丈夫到村庄讲真象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4月23日】我是一名家庭妇女,文化不高,以前“气功”、“修炼”在我头脑中是一片空白,过着随波逐流的生活。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知道了大法,走进了大法的门,我记得当时是99年6月6日,我每天和老学员一起学法炼功,渐渐懂得了人生在世的真正意义。

可不幸的是我刚刚得法44天邪恶就疯狂的迫害,我们去山西省政府请愿,7月22日从太原返回时,当地派出所把我们从火车站“接”回来,在车上都逐一做了登记,后来又让我们写保证、交大法书(保证里边我只写了炼功过程,没写大法不好和不炼大法,也没有交书,写保证是以交差的心态,心里想的是回家还炼,这是当时对法的认识不足,留下了污点。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后来因孩子得了“化脑”住了医院,说照管孩子,就没有学法炼功,直到2002年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回来后,我看了,惊醒了,便从新走上修炼的路。

我丈夫以前是一个很不好的人,曾对师父与大法不敬。有几种病,后来又是腰椎盘突出症,每天腰疼的厉害,花了不少钱,也看不好。我就让他学大法,抱着试试看的态度,2004年3月他开始修炼,修炼不久病就都好了,他也相信了大法的威力。渐渐的去掉了恶习,变成了大法学员。

随着师父的讲法一次次的到来,我们懂得了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每天做好三件事,他刚看《转法轮》第二讲天目就开了。他在讲真象的过程中,不知翻了多少山,穿过多少树林,有路的地方人骑车,没路的地方车骑人,渴了吃山上的雪,饿了拿的煮鸡蛋冻成了石头蛋,有时在枣树底下捡干枣吃。下面就把他讲的两次讲真象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切磋。(丈夫口述,妻子代写)

*  *  *  *  *

2004年的冬天,我带足了大法资料,骑上一个破自行车就出了门,刚走到一个小村庄讲真象时,便被村里人辱骂、举报,为了安全,我没有搭理就走了。又走到一个新建的焦化厂,开始给外包工讲真象,大家都接受,刚走到办公室门口领导就让我進去,我没進去,知道他们要迫害我。我就到另一边去讲,讲完往出返时发现恶警把两边全包围,我一看形势不对,心生一念:请师父帮助冲出去,我骑着一个破自行车就冲了出去,恶警在后面紧追,我撞進树林,看见有几个人,就把剩下的资料给了他们,便向相反方向跑了几十里路,恶人恶警开着摩托车、警车追,就是追不上我的破自行车。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加持与呵护,摆脱了邪恶后,我平安返回家。过了两天准备出去,结果自行车被盗。我悟到是邪恶的迫害,不让我讲真象。

后来我又买了一辆自行车,准备了200多份资料就出了门。

一开始遇到几个外包工讲了真象,然后就继续走,因为没有路,就扛着自行车向山爬去,翻过山去,路过了四个村子讲真象,挺好。到了第五个村子,刚开始讲就遭到一个共产党员的迫害。他叫了三个小伙子把我摁住,报了警,围了很多村民,村民们让我讲真象,我把所有的真象都讲了。他们问我是哪的,我说了真话,说这个村的某某某是我亲戚。想用常人的办法来解决,但无济于事。在这时忽然想起:“有师在,我怕什么,准备跟他们去派出所讲真象”。结果他们却都散开了,我拿上资料,骑上车就走,也没人管。刚走出半里路,遇到几个人,给了他们资料。派出所恶警开车追来了,我骑车跑不过,扔下自行车向山里跑去,恶警跳下车就追,眼看就抓住的一瞬间,想起求师父帮助把恶警定住,真定住了,我才跑脱。跑在山上发了40分钟正念。自行车被恶警拿走,我又翻了一座山才回了家(写的过程中省略了很多细节,真正的当时之形势只有本人才能体会到)。

*  *  *  *  *

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中,我们悟到没有师父的加持和呵护是很难走过这一段路的。同时提醒同修:赶紧写严正声明、退党退团退队声明。关键时刻别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别忘了师父就在你身边,只要是正念一出,奇迹就发生在你身边。请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走好以后的每一步。

层次有限,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