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阳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2005年4月23日】2003年3月28日是一个摧心裂肺的夜晚,学员9点钟入寝以后,就听到高阳劳教所大院警车鸣笛,摩托车嘟嘟响,恶警们跑步声、集合声混成一片,很象是战前准备,情景十分恐怖。我知道他们有特殊行动,究竟是怎么回事还不清楚,这半宿大家都没有睡觉。大概3个小时后,恶警们回来了,当时我们屋里一个吸毒犯人跟去了,回来后满身泥土,当然他不敢透露消息,后来才知道,当天夜里他们是去野地里埋人。当天从石家庄所、保定所、唐山所转来一批人,都是坚定修炼大法的,送高阳来强制洗脑(可见这里的恶毒),有唐山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宋桂贤、保定劳教所的大法学员李金玲,可能还有其他人。我永远忘不了这个邪恶发狂的夜晚。

在这几年的迫害当中,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使尽了招数。2002年邪恶第二次对我下毒手,突然有一天我在睡午觉,说是找我谈话就把我带走了,当天送往拘留所后非法判劳教两年,送往高阳劳教所。在送到高阳劳教所的当天晚上,恶警让我写保证书,我坚持不写,十来个恶警对我拳打脚踢,让我盘上腿七根电棍一起电我,这样一直电了三、四个小时,脸被打肿了,很长时间走不了路。

高阳劳教所是人间地狱,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这里的大法学员生活在恐怖当中,恶警们只会狼嚎鬼叫,不会说人话,侮辱学员。走路也骂、排队也骂,在田里干活恶警们拿着电棍在后面监工,干活不许抬头、不许直腰;否则就大骂。他们想尽一切恶毒的办法迫害学员。对于坚持修炼的学员,恶警们就给隔离,不让他们接触其他学员,几乎每天遭受着电棍、电绳等各种酷刑的痛苦折磨。对于被迫违心“转化”的人,他们也不放过,每到敏感日(6月4日、10月1日)就出骂大法、骂师父的答卷,叫这些人答;如果不按恶警的要求答,就轮番上刑,一般选在夜里,夜深人静时提审折磨,这样没人知道。

劳教所提审的地方设有暗室,四面都是骂师父、骂大法的邪恶画面,里面漆黑,凡是进去的学员都是走着进去,抬着或架着出来。他们在这黑暗的地方打人,无论学员怎么喊也不会有人听见,所以恶警们可以大胆行恶。

更邪恶的是,家里来人接见时,恶警给家属出答题,逼迫家属骂大法、骂师父,否则不让接见。另外恶警们还背着学员给家属打电话,叫家里来人配合恶警,向学员施加压力、大哭大闹,给家属造成矛盾,而且花很多的路费。

在这两年中,我多次受刑,对身体摧残很大,同时给家庭造成严重的创伤。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邪恶人员的末日已快来临,无论人间的法律,还是宇宙的法理,都不会放过这些邪恶之徒!

作恶者:杨泽民、李雪君、魏红玲及丈夫李莫、牛丽君、段广慧、刘慧丽、卢健娜、范亚菊、赵燕平、黄暴、良保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