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大法救命之恩


【明慧网2005年4月25日】我素患高血压,胃病,关节炎,泪道堵塞导致双眼长年流泪,每周要去两次医院做治疗,但始终治不好。无可奈何之下,皈依了佛教,拜观音,做善事,印佛经,可诸疾仍在,身体很差。1997年12月有幸得遇大法,读第一遍《转法轮》时,全身发热,不再流眼泪,从此我就放不下这本宝书了。修炼3个月就来了例假(时年60岁),从此康健胜昔,精力旺盛,不知疲劳。至今人家见了我都以为我只有50岁。

我家四代同堂,婆婆今年90岁,白天睡觉,晚上不睡,吵人,屎尿不能自理,经常拉在身上;丈夫对我修炼大法原本还无异议,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怕我出事被抓,就变了脸,经常打骂我,不让我学法炼功,并把家务全部推给我,想让我没有时间、精力去做好三件事;儿子,媳妇,女儿,女婿上班,都回家吃饭;孙子接送幼儿园,都是我的事。婆婆早晨6时就找我要饭吃,一大家人的三餐,还要给婆婆洗屎洗尿,一直要忙到晚上9点以后,才是我自己的时间。所以,我自修炼8年来,每天只睡3~4小时觉,凌晨2点起床学法炼功,发资料,贴不干胶,挂横幅,常常是做完这些事回到家中,家人还在梦中。由于每次出门都重视发正念,所以都平安回来。一般都利用午休时间出门找同修交流,切磋。8年来,我一点都不觉劳累,这在修炼前是不可想象的,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好身体,我必须做好该做的一切。

丈夫见我累不垮,就增加了家务劳动强度。2003年夏,异常高温(40℃以上)天气持续近三个月,别人家家尽量简化家务,休养生息以避酷暑,他却在双休日呼朋引友,大打麻将,我要为他们供水,供饭,更忙了。但我照样扛了下来。许多功友为我抱不平,建议我在家里正法,讲真象,实在不行就自己分开过(我退休前是科级干部,工作能力强经济自立)。我想,如果我离开这个家,家人与邻里都会认为我只顾自己不顾家,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所以总是默默的承受。后来由于婆婆生活自理能力越来越差,家中屎尿气味常有,丈夫想把她送到乡下弟弟家去。我说:“我们房子虽小(两室一厅),总算有个卫生间,乡下条件更差,她会吃苦的。”坚持留下婆婆让我照顾。

现在婆婆明白了真象,逢人便夸“我媳妇好”,并对我说:“你们师父教的好!”还会照顾我。此后见我夜间2点起床,就会说:“你要炼功了,我不吵你,我去睡觉。”(她过去夜里是不睡觉,要吵人的)丈夫现在也不打骂我了,我可以光明正大在家学法,炼功。过去每到发正念时间我只能躲到卫生间去,他还要干扰,现在可以在睡房发正念。过去劝我与丈夫分开过的同修现在也说:“你做得好!你坚持大善大忍,终于把家里环境正过来了,还救度了身边的亲人。我当时劝你分开过是自己的有争斗心、安逸心的缘故,我以后好好向你学习。”这个同修过去一受到丈夫干扰就提出离婚或离家出走,表面上是“坚持大法”,实际上是没有做到“善”和“忍”。

在修炼的8年中,我曾有两次象是“中风”的经历。一次是在家中,突然嘴歪向一边,右手端不住茶杯,喝不到水,右脚站不住。我立即默念:“我是大法弟子,邪恶你怎敢上我身?快走开!”心念:“一正压百邪”(当时还不知道发正念),15分钟左右就恢复正常,照样做家务。

第二次是在同修家切磋,突然感觉半边身子不遂,嘴又歪了,我心想:“不会有事的,不要连累同修,一定要回家。”在同修的搀扶下,我拖着一条腿,坚持回到家,一路心念:“大法弟子一定要站起来”“我不会有事”“一正压百邪”。進门倒在床上一直保持正念,象头一次一样,认识到是邪恶的迫害,心念:“邪恶,我不怕你,我是大法弟子!”结果,半小时左右就好了,起床照样做饭。我深深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由于家贫,我打小就被送给了养父家。养母去世后,养父孤单一人住在六楼(儿女各自有家),老人三年前出现高血压危象,生活不能自理,我常去照顾他,并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每天早、晚站在晒台上,诚心祷念这二句话,约一个月后就恢复了健康,从此坚持每天祷念。现在90多岁了,每天可以上下六楼散步,买菜,生活完全自理,我只需要隔段时间去给他洗洗衣被。2005年农历新年前老父发生脊柱压缩性骨折,医生讲至少卧床三个月,可他一个月就康复了。全家人亲眼看到大法给老父带来的可喜变化,都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

今年(2005年)农历新年前后,我养父家的二弟媳,三弟媳,四弟和住在农村的同胞弟弟先后生病住院,我经历了一次修炼以来最大一次“百苦一齐降”的考验。先是二弟媳(50多岁)左小脚摔成三截,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读了《转法轮》,仅两个月就可以独立行走,创造了一个骨伤科病人康复的奇迹。现二弟,弟媳都得法修炼;三弟媳(50多岁)2004年患胰腺癌,看了几个大医院都不予手术,在求医过程中经我洪法她一直在读《转法轮》。2004年12月医院请来外地医生给她做手术,术前把危险性告诉了家属。在8个半小时的手术过程中,她的丈夫女儿一直都在病房里对天祷祝,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本人在清醒时也同样在默念。结果手术顺利,术后三天就离开监护室(一般要一周),而且24天就出院了。出院后三天独自一人坐公共大巴返医院换药,医生惊奇的说:“真是奇迹!”现弟媳康复,全家人得法,并在家中安了师父的法像位;四弟于2004年12月5日夜间3时许被的士撞伤,全身多处骨折,昏迷不醒,瞳孔散大,医院认为很难挽救,妻女哭成一团。当晚开始给四弟读大法资料,四天后,四弟清醒过来,我就教他念大法好,第七天做下肢外伤手术,四弟与家人一直默念大法好,平安度过。现全家人得法。

农村的同胞弟弟也在2月初患大叶性肺炎住院,同样在念大法好后,迅速康复,仅住半个月即痊愈,并从此学炼大法。从此不仅我全家人、弟妹们感谢大法救命之恩,并修炼大法获得身心健康,而且所有的人郑重发表了“三退”的声明。(我家出身“好”,有几十名党员)虽然那段时间我一天要跑二个医院、四个病房多次,每房/每次送饭都是3~4份,其辛苦劳累难以想象,但我看到这么多人获得大法的救度,我由衷的感谢师父,自己也感到欣慰。

还有一位同事的丈夫78岁患胃癌已到晚期,在去上海看医生花了4万多元未动手术返家。2004年9、10月间同事告知她丈夫病危,让我去看看。患者虽然已奄奄一息,我还是向他洪法。他要求读《转法轮》,读了两遍,面色转为红润。至11月份,他一直在念大法好,后面带祥和笑容辞世。家人为他做超度时,和尚惊讶的告诉他的两个女儿说:“你爸很好,已升天了。”本人又两次托梦给妻子,说:“我很好,不必挂念。”从此,妻,女,婿,外孙全部加入大法修炼。

2005年农历新年,我在家门贴了一幅大春联:“心中牢记真善忍,洪福常伴善良人”丈夫没有表示异议,媳妇很害怕,我说肯定没问题,结果,居委会主任来我家三次谈“保先”的事,对门联未置一词。

在修炼过程中,还出了许奇迹,都是有惊无险,转危为安。篇幅有限,难以尽述。我只不过是按照师尊教导做一些自己该做的事,一切都是师父帮助的结果。其间我也曾埋怨过,觉得自己在家里为四代人服务,却受到如此不公平待遇;也为此哭过,觉得修炼太难了。现在回过头来一看,真是算不了什么,正如师父所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P33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