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科院大法弟子:4.25时中共对法轮功的构陷(图)


【明慧网2005年4月26日】至今还有人说,因“4.25法轮功“围攻”了中南海,中共才镇压法轮功的。这些人是因不了解真实情况,才被谎言欺骗。实际中共与江××明明知道什么是法轮功、更知道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就因为法轮功太正了,而中共的本质是“假、恶、斗”,与”真、善、忍”不共戴天,才一定要灭之。这是正邪大战,水火不容。所以它们对法轮功的镇压是精心构陷、预谋已久的。

早在“4.25”前三、四年,江氏集团就要取缔法轮功并进行了多次大围剿,阴谋不断,越演越烈;预谋了天津事件,又秘密导演了中南海事件。虽然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合理的处理了这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事件,但江氏集团并不甘休,继续耍尽阴谋,终于“7.20”撕掉遮羞布公开疯狂镇压。所以“4.25”绝不是它们灭绝法轮功的原因,也不是镇压法轮功的开始,只是它们蓄谋已久系列阴谋构陷的重要一环而已。

我和丈夫都亲身经历并参与了这一历史全过程,是历史真象的见证者。

一 “4.25”之前的围剿与反围剿

1 1995年邪恶势力就想取缔法轮功

原公安部局级干部、法轮功学员叶浩先生证实,中央一些部门准备1995年春节后,取缔法轮功。“中国法轮功研究会向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写了三份详细的汇报材料,介绍法轮大法自传出后的情况,化解了取缔令。”

2 1996年破坏“三不”政策,开始文化围剿

早在1982年在胡耀邦总书记的关心下,中宣部下发了对气功和特异功能“不打棍子、不争论、不报导”的“三不”政策。1996年在中宣部和公安部指令下,6月17日,恶党喉舌“光明日报”首次发表署名文章“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攻击法轮功宣扬“迷信”、是“伪科学”,开创了破坏“三不”政策的先河,引发了“光明日报事件”。法轮功学员及时向报社反映和写信予以澄清。

大法洪传如火如荼,1996年初《转法轮》成为北京最受读者欢迎的畅销书。江××恐慌起来,责令对《转法轮》组织审查找岔,并没发现政治问题,便以“里面有迷信的因素”为名,于1996年7月24日,中宣部下属国家新闻出版署下文收缴并禁止出版法轮大法书籍;

3 1997年公安部大围剿,遭惨败

1997年1月和7月,公安部两次在全国范围调查法轮功的所谓“非法宗教活动”,还派了许多特务打入法轮功,企图网罗罪名,结果全国公安局经充分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第一次大围剿以遭惨败告终。

4 1998年公安部再次大围剿,又一场空

1997年的调查事实已很清楚,如果是一个正直的、尊重事实的领导,一个真是为人民的政权,就应毫不犹豫的支持法轮功。可恶党江氏集团却妒嫉恐惧,不善罢甘休,再次预谋大围剿。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再次下“通知”秘令调查法轮功,竟先内部定性“×教”,再全国搜集证据,想鸡蛋里挑骨头。令人惊奇的是,由于大法弟子严格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全国一条罪状也没找到。以乔石委员长为首的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也对法轮功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1998年底向党中央政治局提交了正式报告,其中有“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结果这次大围剿又是一场空。

5 出动媒体造谣诬蔑

抓不到法轮功的任何把柄,邪恶势力就拿出看家本领:出动媒体造谣、诬蔑。1998年,“南方周末”、“齐鲁晚报”、“中国青年报”、“健康报”等报刊不断刊登攻击法轮功的文章;中国佛教协会在其主办刊物、出版物上公开攻击诬蔑法轮功为“×教”;1998年6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发行了陈某某第一本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书;

6 制造北京电视台事件

1998年5月,政治打手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编造中科院一个孙姓的研究生因炼法轮功导致精神病的谎言,诬蔑法轮功。此前何就曾多次引用此假证攻击法轮功。与孙同一研究所的人及孙的同学都多次以详细具体事实向何讲清了,孙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可何祚庥在十分清楚事实的情况下,在电台竟仍用同一假证栽赃法轮功,纯属故意。挑起了北京电视台诬蔑法轮功事件。这明显是江、罗流氓集团的又一阴谋。

7 法轮功学员以正压邪使镇压图谋一再未能得逞

(1) 所有对法轮功的攻击都是公然违反国务院“三不”方针的,却又都是由中共江氏集团有组织、有系统地开动国家机器屡屡发难的。但法轮功学员始终以大善大忍之心,和平理性的向各有关部门打电话、写信、送材料、讲真象,据说单是信件,各部门都得用麻袋装还装不完;大批学员去中央信访办、国务院信访办、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国家体委等上访;去报社讲真象,使许多人和单位对法轮功有了正面的了解。

如我和老伴去中宣部信访办上访时,接待我们的一位女士,认真听完我们修炼法轮功的祛病健身奇效和提高心性的事实后说:你们觉得好,就继续炼吧!其实,当时群众对法轮功是友善的,并无仇恨,镇压法轮功是与民意相违背的。

(2) 面对种种人为事端和无理挑衅,为了吁请国家领导人明辨是非,1998年5、6月间包括歌唱家关贵敏在内的21位知名人士,致信国家领导人。同年8、9月间科技界、教育界、文化界、法律界的具有高级职称的专家学者和老干部160余人,针对公安部一局的“通知”,再次联名上书给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同时抄送有关部委。由北京大学法律系王教授执笔,大家一起在清华大学建筑系建筑馆进行了讨论、修改和签名。(我和老伴也参与其中,老伴李宝庆还是科技系统的联系人)“上书”阐明了公安部的“通知”违反了中国宪法和法律,并反映法轮功实情和遭遇的不公,要求给予正当修炼环境。

直到“4.25”时才知道,朱镕基当时对学员的信有回复,批评公安部某些人放着危害国家的大案要案不办,而与一个修炼团体过不去。法轮功这些年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不应该去找法轮功的麻烦,应该抓社会治安问题。可一个中国国家总理的批件也能遭到江氏集团的扣压,法轮功学员们一无所知。

(3) 北京电视台事件发生后,上千名学员去北京电视台反映情况,八位学员代表都以亲身修炼体会讲述了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揭穿了何祚庥的谎言。真挚生动、感人肺腑又平和至善,令北京电视台的领导和当事人心灵震撼,承认这次节目是建台以来最严重的失误并以正面报导法轮功炼功的方式作为纠正,还责令责任人停职处理。

(4) 1998年12月法轮功学员针对中国佛教协会对法轮功的攻击给政协主席李瑞环写了“关于中国佛教协会公开攻击法轮功有碍社会稳定的情况报告”要求追究责任,严肃处理。我和老伴都参与其中。

(5) 同年,国家体委搞气功重新登记,我们和许多学员去国家体委反映情况、讲真象;北京辅导站和我们中科院的法轮功学员特邀请中科院心理研究所身为评委的张姓研究员座谈,我还给他提供了翔实的法轮功修炼奇效的证据。1998年10月国家体委专门组团去长春、哈尔滨进行调查,并拍摄了现场录影,调研组组长发表谈话说:调查表明,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都是很显著的,这些是要充分肯定的。调查的录影带当时在社会上广为流传,法轮功学员祛病健身的神奇故事和道德提高的鲜活事例十分令人感动,成为佳话,使更多的人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大法反而得到了弘扬。(见:录像:98年国家气功评审调研组在长春座谈会上的发言

6) 为帮助政府了解法轮功,北京学员主动做了详细、确凿的法轮功万人健康调查报告,送交各有关单位;以大量翔实资料和个人修炼实例证实了“法轮大法好”。

(7) 开始行凶

但江氏集团邪恶本性决定了它视法轮功为眼中钉,定要除之,种种阴谋失败后并不甘休,无理可讲,就开始行凶,1999年不断出现公安机关对法轮功学员的炼功活动进行无理骚扰,北京一些炼功点遭扬土、喷水、驱赶。新疆、辽宁、山东等省发生对法轮功炼功群众无理驱赶、甚至抄家、拘留、罚款敲诈等事件,并有越演越烈之势。

二 “4.25”记实

1 预谋天津事件,员警施暴

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青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老调重弹,执意用早已澄清的假例证栽赃诽谤法轮功,再次挑起事端。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到该出版社讲真象,要求给予纠正。同时北京和全国各地的学员也都一直在关注着这事。何祚庥是中科院的,我们中科院的法轮功学员直接给他打电话,想与他见面详谈,但他自知理亏,态度极恶劣,把我们拒之门外。4月22日,我们中科院的法轮功学员就联名给中科院院长写信,反映何祚庥故意引用假例证栽赃法轮功,违背了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

4月24日,我们了解到:本来由于天津学员多日持续的讲明事实真象,出版社表示要改正。但后来却突然态度变强硬,拒不认错。4月23日,天津公安局出动防暴员警施用暴力,殴打学员,多人流血受伤。有45名大法学员被关押。学员们到天津市政府和公安局要求释放大法学员,天津政府告知法轮功学员,公安部已经插手,要释放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必须北京授权。天津公安竟然建议学员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告诉学员是公安部插手,已属重大泄密,又鼓动法轮功学员上北京找中央解决,这是非常反常的,没有上面的指使,他们是断然不敢的。

其实从何祚庥的蓄意挑事,到天津公安施暴抓人,再到让学员上北京,都不是地方公安无上面指令就敢做的,再联系后面事态发展中的蹊跷现象,足以证明,这又是邪恶江氏集团精心策划的镇压法轮功的大阴谋。

2  法轮功学员被逼无奈上访

天津事件形势突变,牵动了全国大法学员的心,24日知道消息后,相互你传我,我传你,在学员中迅速传开。学员们的心情都是:必须首先想办法把天津学员营救出来。如果我们坐视不管的话,那么天津学员的遭遇在北京接着就会发生,在全国也都会发生,自然我们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威胁。

天津事件的发生明明是何祚庥和天津出版社违反“三不”政策,他们不纠正、不道歉,天津公安局反而对手无寸铁、和平理性的大法学员大打出手,非法抓捕,觉得太不讲理、太不公平了。在天津已无处申冤。当时我们以为中央不很了解法轮功真实情况,只是一些地方和部门违反“三不”政策。怎么办?谁能管得了天津市政府和公安局呢!大家自然都想到要向中央反映,只有中央才能解决。所以我们当时是完全出于对中共党中央和政府的信任和期待,才想到应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

营救大法学员刻不容缓,非常紧急,所以24日得知天津消息后,我和丈夫第二天一早(4月25日)就乘55路汽车来到国务院信访办所在地“西安门大街”上访,时间还不到7点,本以为太早了,信访办还没上班。可是一下车我就惊呆了,没想到竟有那么多人,西安门大街人行道两边已满是大法学员,许多外地学员24日晚上和夜里就来了。我们互不相识却相知,同一心愿,不约而同都走到这儿来了。

我们被逼无奈才试用一次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上访的权利。并期望政府能给予公平解决。我们目的单纯,全然不知邪恶势力有圈套。

3 骗学员入陷阱

24日晚就有许多外省法轮功学员进京,大多是乘大轿车的,要经许多路卡和检查站,沿路员警丝毫不加阻挡;北京城里街头一下增加那么多人,有的还在打听哪里是信访办,有的已到了西安门大街、中南海附近,员警也不驱赶、不报告。在受严密监控下的北京,这是完全不可能的。早前有文章揭露:“公安部对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之前的行动了若指掌,而不是像国内媒体所说的毫不知情。CCTV用来揭批法轮功的录影表明公安部门对法轮功学员从何处开车进京,何时从什么车站下车,经什么路口向信访局步行汇集,都非常清楚,并安排了摄像记录”。所以是邪恶势力故意骗学员入陷阱。

4 员警把法轮功学员带入府右街,构陷包围中南海


4.25 上访人群分布示意图(“人”字表示人群所在位置)

我早晨到后,看见学员虽然很多,但都秩序井然的站在东西向的“西安门大街”人行道的边上,队伍向西到“西四丁字街”又向南,向东延伸到“北海”。因为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在这里。中南海的西北门和西南门(正门)在府右街上。府右街为南北向的,与“西安门大街”相接。这时府右街上并没有法轮功学员。因为我们的愿望是到国务院信访办依法和平上访,而不是要把中南海围起来。

我正抬头向前看时,突然看见员警正带领西安门大街东边的法轮功学员队伍向南边的府右街走,我愣了一下,觉得有点蹊跷,但当时并没多想。法轮功无组织,也无人指挥,学员都听从员警指挥,员警让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员警让站在哪儿就站在哪儿,我也跟着队伍沿府右街由北向南走,同时我看见也有员警从长安街方向带领着法轮功学员队伍由府右街南向北走,两边汇合后,员警就安排我们站在府右街马路的西边人行道上。我们自觉排成三排,留出了盲道、行人的路和花池草地。(中南海的围墙和门在马路的东边,那边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我正好站在中南海西南门马路的对面。)因来了上万学员,所以长安街、西四、西单、北海及胡同里都有法轮功学员。结果由员警指挥、安排成了对中南海包围之势。学员都太善良了,想不到正陷入恶党邪恶势力的圈套。

5 员警戒严造成交通中断,妄图栽赃法轮功


执勤的警察在闲聊(注意群众身后不是紫禁城特有的红色围墙)

和上访群众隔街相望的是中南海西门(这里可以看到紫禁城的红色围墙)

此时正值北京早晨上班高峰,行人、车辆非常多,因学员们都非常守纪律,紧靠边站着,留出了盲道和行人的路,上班的车辆、自行车、和行人川流不息。交通很通畅、正常,一点也没有妨碍交通。但当员警完成把学员引到府右街后,大约8点多钟,员警开始戒严,不许车辆通行,行人也只许出、不许进入府右街。是员警戒严造成交通中断的,而不是因为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

6 正义与邪恶对阵

那天预报下雨,我带了雨具。不想天气却好得出奇,阳光温暖,又不晒。我看见太阳奇妙地不时变换着颜色,呈现出橙、粉、兰、绿……。我忍不住仰望,心中生出无限感激,我们来对了,有上苍在呵护。我们自觉让出了商店、机关、住宅的门口,前排站着,静静的,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骚动,没有喧哗,没有激愤,没有抱怨,都捧着《转法轮》在读。真诚地期待着,期待着向中央反映实情,期待着公正处理,期待着释放天津被抓捕的学员。

学员中有白发老人、有年幼儿童、还有快临产的孕妇,扶老携幼都默默的等待着。万人之众,有条不紊,达天人合一之境地,这是正义的力量。事后邪恶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上访扰乱机关办公和市民生活,纯属无中生有。

员警戒严后,府右街路东停着许多警车,路西密集的一排武警与法轮功学员近在咫尺、面对面的对峙站着。路中员警的除障车不停的游弋,还有扛着摄像机的人站在汽车上摄像,来回的摄,没一个人能遗漏,谁都清楚这是为秋后算账作准备的。路上除了警车就是员警,还有些不知身份穿便服的人。不经特许谁也不能进入,更没有外界媒体了。气氛恐怖、窒息、散发着火药味,有一触即发的感觉。

7 朱镕基总理面见法轮功学员

上午8点多朱镕基总理上班后,走出中南海正门(西南门)到对面马路接见学员,知道是法轮功学员来反映情况后,朱总理让学员派代表进去反映,学员们互不相识,无组织,更无代表,就举手毛遂自荐,朱总理随即指了先站出来的三个学员,其中有中科院地球物理所的博士研究生石采东,他们跟着朱总理进了中南海,向信访局负责人等反映了他们各自要向中央领导反映的问题,主要是:要求释放被捕的天津法轮功学员;要求公开出版发行《转法轮》;要求给法轮功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信访局负责人觉得他们不是代表,让石采东出来找负责人,他不知谁是负责人,就找了个老学员进去。石采东从中南海出来后,我遇见了他,他给我介绍了全过程和情况。特别是朱总理说对法轮功学员反映的情况早就做了批示,可学员根本不知道,才知遭恶人扣压。因问题还一个也没得到解决,天津学员没被释放,因此我们不能离开,大家仍不动,静静的继续等待着。

中午过后,国务院领导又找了法轮功北京辅导站的学员李昌、王治文、于长新、郝家凤等五人进中南海反映情况。在学员代表要求下除信访局负责人外,天津市有关负责人和北京市的负责人也在场。我们在外面一小时、一小时的平静地等待着。

7 “至真、至善、至忍”消溶武警的对峙

开始武警个个严肃、紧张,如临大敌,面无表情、笔直的站在路西的学员面前,目不转睛盯着。学员们却对他们慈悲祥和,自觉的维护秩序,一切井然不乱,谁踩着了盲线就赶快退回来,废纸垃圾都装袋里,还有学员自愿沿队伍收垃圾,前排的学员一直站着,从早到晚很少换,我老伴六十多岁了,从早7点到晚9点,他竟没吃饭、没喝水、也没上厕所,一直站在前排没动过,精神还非常好,真有些神奇。武警们很快发现他们无事可干,这些人群是不会有任何危害的。就开始东张西望、说话,他们虽都是青年人,可过一会儿就站不住了,他们要不断的换防,还站不过法轮功的老头儿、老太太。他们来回走动,后来干脆跑到路东边,坐着喝水、聊天。再后来他们主动和学员说话,脸上也有了笑容,武警的对峙在消溶。夜幕降临后一些员警和穿便衣的还到学员中来聊天,问我们为什么要来这儿,为什么炼法轮功等,我们不管他们什么身份和目的,都如实讲真象,有的对法轮功表示理解和钦佩。

8 宁静下的暗流

在宁静祥和的上访队伍中,有一股暗流涌动。不时低声传过来资讯,队伍长得望不到边,无法弄清是谁、为什么传的,我们只能以大法来衡量,符合大法的就向下传,不符合的就不传。明显有包藏祸心的人,妄图把学员的心和队伍搅乱,如传“不要带法轮章,传!”,“不要看《转法轮》,传!”“是律师的学员都出来,到东边集合,传!”我就觉得不对劲儿。有时还传些不实消息,有煽风点火之嫌。也有混在队伍中拿着手机串来串去的可疑人。但法轮功没有组织,不听哪个人的,而是以法为师,所以想搅动人心,搅乱队伍的招儿并未得逞。

9 何祚庥、司马南现身中南海

那天中午左右,我看见挑起“4.25”的何祚庥也出现在中南海正门,在大门处停留了足有20分钟。而司马南那天也被特许出现在现场;他们这两根恶党的打人棍子,攻击法轮功的行为是人人皆知的,阴谋者就是想激起法轮功学员对他们的气愤,酿成混乱,好当即暴力镇压。没想到法轮功修炼人,没有气愤、没有争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学员们看见了他们,却平静得连动都没动。这一计又落了空。

10 通告暗藏杀机

约下午2点左右,突然出现一张列印的通告,向学员们散发。大家不接,有的拿过来看了内容后又还给了员警。大意是说法轮功学员不能聚集在中南海,要立即散去,否则结果自负,发出了威胁。这时我们的五位代表还在中南海内,天津被捕学员还没释放,我们当然不能走。学员们依然不动,像什么也没发生。但从员警的紧张神色,马路上的人、车调动,换防等,都能感觉到要有什么事发生。

下午,在北京火车站有便衣公安“蹲坑”,并大耍流氓手段,竟冒充法轮功学员,假说是接学员去信访办,将一批外地乘火车来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骗上警车,当有人发现不对头不上车时,它们就凶相毕露,大打出手,抓了大批学员,不知拉到何处关押了起来。有一个学员侥幸逃出来,我们才知道恶党已动手抓人了。

一个学员的家人是中南海警备部队的,傍晚时他接到家里的紧急电话,让他必须立即回家,说是警备部队已经架起了机枪,再不回来有生命危险!可见江××头一伙已经准备暴力杀人了。此时如有任何一点骚乱或借口,都会引发一场流血镇压。事后知道江××白天曾躲在防弹车里,到现场观察。

而法轮功学员们不管发生什么,都始终理性平静得无懈可击,“真、善、忍”的力量化解了刀光剑影,江××一伙当时才没有下手。

11  ”4.25” 获善解

在朱镕基总理的处理下,下午晚些时候我们听说天津已释放了被关押的学员,傍晚时已全部释放。但我们的五位学员还在中南海没出来,大家不知他们是否安全,会不会被扣押。我们一定得亲眼见到他们出来。所以我们依旧不动。

直到晚上九点多时,他们出来了,让学员们散去。因天黑,人太多,队伍太长,消息真假不能确认,学员们仍不肯离开。经历了这不寻常的一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学员们为免上当,不能只听传言。所以就由李昌亲自到学员中挨处告诉,学员才相信,因为认识李昌的人多,不会有假。学员们知道了情况已向中央反映;天津学员已全部释放;五位学员也安全返回,已初获善解。有关领导还答应遗留问题要再派代表到永定门的信访办继续谈。学员们通情达理,说散即散,府右街是不宽的街,上万的人流,竟去之神速,令人不可思议,没有喧闹、没有碰撞、没有堵塞,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连一个纸片都没有。一位女员警指着法轮功学员离开后的地方,对其他员警说:“你们看!这就是德!”。

三 “4.25”震惊世界

上万法轮功学员运用公民合法权利,和平理性上访,并获善解。震惊了世界,得到国际舆论称赞。由此向世人展现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将法轮功推向世界舞台。

“4.25”事件的和平解决、法轮功学员的表现却令江××妒嫉、恐惧得发疯。江氏集团诬蔑法轮功和平上访是“围攻中南海”、“反政府”、“破坏社会安定”“搞政治”等,其实都是为灭绝法轮功制造舆论的流氓伎俩。恶党邪恶势力与江××相互利用,喊出要战胜法轮功。99年7.20开始对法轮功公开镇压,将恶党邪恶势力的“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邪恶基因强化到了极致。它们犯下了全宇宙不可赦的大罪,天定恶党必灭。善良的人们赶快觉醒,再也不要受它的蒙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