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敖汉旗所谓的“扶贫”活动的本质是什么?


【明慧网2005年4月26日】2005年4月2日,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与敖汉旗政法委互相勾结,对敖汉旗部份原大法学员进行了所谓的“扶贫”活动,一共十二个人,每个人一袋白面、一桶色拉油,价值百元左右。但有一个绝对的条件:就是必须是彻底“转化者”,也就是彻底背叛大法者。每个放弃修炼者,必须做到骂师父、骂大法。那么我们透过这一假象看一看其背后的实质是什么。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他要求修炼者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遇事忍让、宽容、不争斗。要与人为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其祛病健身的奇效,大忍谦让和平理性的精神受到赞誉。法轮大法获褒奖1300多项,大法洪传60多个国家,大法书籍翻译成3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

可是,自从99年江××出于妒忌开始迫害以来,全国迫害致死1900多人(经证实),一千多人被送精神病院,6000多人被判刑,10多万人被非法劳教拘留,又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流离失所,又有多少亲朋好友及单位领导同事受株连,几千万人受到非法迫害,十几亿人受谎言洗脑。只在小小的敖汉一地就有40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有的甚至在短短的5年内,两次被判刑劳教并多次洗脑。

以上的十二个人也曾从大法中受益匪浅,身体、心灵都得到了净化。家庭、亲人也都受益,否则,他们决不会由于修炼大法而多次被迫害,以至于承受不住而屈服于邪恶的压力而转化。

辛玉琴,曾两次分别在图牧吉、呼市两地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劳教,每次2年,这4年当中失去人身自由,不是她造成贫困的真正原因吗?

于翠华,在敖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曾被管教纪亚环多次毒打,并用狼牙棒把臀部打得黑紫色,多日不敢坐着,而后又被非法劳教3年,家中只剩下丈夫带着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度过了1000多个日日夜夜。

胡明军,修炼前,打架斗殴,酗酒闹事,修炼后在建筑队(建筑工人)任劳任怨,兢兢业业,2002年被关押期间,被敲诈勒索、被迫送礼花掉四千多元,2003年7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了近一个月,他们以欺诈的手段欺骗了胡明军,并许诺“不再秋后算账”,在胡被强迫转化后又被罚款才放人,结果没几天以“案未完结”为借口,又把其关押一个多月,后经人担保才放出。

每一个被“扶贫”者都被多次罚款、绑架、劳教、判刑,甚至两次劳教,失去人身自由,如果他们不被迫害,不被罚款、敲诈勒索,哪来的贫困?这也许正是社会上流传的那句“打一巴掌给一个酸枣”吧,大家来评判一下,他们的“贫困”是谁造成的?其实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何尝不是如此,疯狂的迫害后,再给你一点点的小恩小惠以收买人心,看上去他们得到了点实惠,但他们失去的却是永远也得不到的。他们有的被迫放弃修炼后,再次卷入你争我夺、随波逐流的洪流中,他们不再有以前的那种慈悲、祥和、遇事忍让、与人为善的美好心灵与行为,有的打架斗殴,酗酒闹事……

那么从上述的事实看,我们对政法委的做法真是无法理解,大法学员以真、善、忍为人生准则,而他们却强迫其与假、恶、暴为伍,这是不是对假、恶、暴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