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马三家内幕


【明慧网2005年4月26日】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是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2001年重新建大楼后,更名为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几年来,这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数千名,其中很多是第二次、三次被抓进去的。截至2004年12月,仍有700多人在被非法关押中。

这里是两名曾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和迫害过的大法学员讲述她们在那里的亲身经历。因邪恶之徒害怕他们的暴行被世人知道,一直试图封锁真实情况,而用谎言来欺骗世人。这里讲的只是冰山之一角,望更多知情者站出来揭露邪恶。

(―)

记得2001年,我听说有18名女大法弟子被扒光衣服,投进男监一事,很是震惊,之后我又看到一份手写复印的传单,内容是:“写给善良人们的一封公开信”,信中写了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使用老虎凳;手指钉竹签等多种刑具镇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且有18名女大法弟子被扒光衣服强行投入男监一事,看后心情非常沉重。不曾想,后来,我也因学炼了法轮功被抓进马三家教养院,当时,给我做‘工作’的人对我说:你看这里是女队,女二所,哪里有男监,哪里有什么刑具。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渐渐知道了很多事情的真象:原来18名女大法弟子被投入男监一事是在2001年马三家教养院未搬进新大楼发生的,附近都是教养院,有男犯(普犯),而一名叫尹丽萍的就是其中之一。目前,她正在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的一楼铁门里,她已是第三次被抓,因为很多学员都认识,知道她的情况。此次她被抓时大概是04年9、10月份左右,时至今日她一直被单独隔离,邪恶之徒不让她与其他学员接触,她绝食,院里给她强行灌食,一段时间后,她吐血,也不送她上医院检查。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住尸首。尽管教养院百般封锁消息,掩盖事实,可真象永远是封杀不住的,终将大白于天下,正可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现在让我来说说马三家的刑具之事吧:

可以说:我被抓进去的头一年多时间里,还真不知道马三家有“小号”,甚至有刑具,以为只是体罚、殴打、不让睡觉、精神摧残之类的事(因为我也遭此际遇),以后方得知:不但有小号,且有多种酷刑,而且我也亲眼所见被抬、被拖进小号的学员出来后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身体也很虚弱。据知情人说:有学员看到综合楼四楼顶里头“非工作人员免进”的铁门里,大大小小的暗房,各式各样的刑具,有老虎凳、电椅子、电帽子、日本侵略中国时使用的那种高悬的大铁链子等,非常恐怖、可怕,原与董文华一起共事的歌唱演员高雅贤就是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多次被送进小号遭迫害;还有锦州的许清炎也多次被送进小号,出来后走路腿不好使;还有大连的徐淑清在03年底邪恶之徒所谓的“攻坚”战中(实则强制转化手段),被送到所谓的“帮教团”(实则所谓的打手、黑手)后,因不转化,强行将其吊起二天一宿,她为抵制迫害,撞墙,头被撞破一条大口子,后来,在强大的高压下,被迫转化。其实很多学员都是在这种情况下转化的。以后队长发现她看大法经文,给她加了3个月,现正期已过,延期已近2个月,前些天,徐想给家里打电话,队长不许,说:那要看你表现得怎么样,如此这般。还有潘晶,苏明,米艳丽,周润芝,张秀玲,信淑华等都曾被关过小号。

还有很多不知姓名的学员:如有的不让穿衣服,光着身子上厕所;有的两条腿跪着被绑在木板上两手撑着地上厕所;还有的被打残后需两人架着上厕所;等等;等等。还有时常听到喊“法轮大法好”,接着是被抬、拖进铁门或小号里的;还有时常听到的撕心裂肺的哭声、惨叫声及打骂声。

还有很多被折磨成精神病的学员:如不知姓名的整天瞪着眼睛喊“开门”、“开门”(早已送进精神病院);有整天屎尿都便在裤里,被送回家的林丽娜和迫害成精神分裂症的崔艳玲,阿香及不知姓名、去向的其他学员;还有众多的学员被抓时身体是健康的,而出来时却患多种疾病,保外就医的等等、等等……

马三家对外是“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如果是这样,应以思想教育为主、为本,就不应有体罚、殴打、更不该高压、强制,甚至狱中使用的刑具,应为国家培养出身体健康,思想境界更高的人才,毕业时发思想毕业证书,可为什么人人进去拿的都是劳动教养票与解除劳动教养书?如果是教养院,可为什么又要打着学校的旗号,挂羊头,卖狗肉,又不执行国家的教养条例违反辽宁省司法厅印制发行的“院务公开手册”规定的种种条例;为什么要欺上瞒下,擅自剥夺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应有的权利,侵吞国家发给的劳教人员的生活补助费(有四五年来数千名学员的若干月生活补助费);为什么学员的作息时间安排的是上午学习,下午1点劳动至晚上8、9点钟;为什么要非法长期监禁、殴打、体罚劳动人员,阻止上访等执法违法甚至不转化的要长期关禁闭、关小号、用电棍、上刑具等,做工作的也多是强制、威逼、殴打、体罚、不让睡觉、罚蹲、罚站等方式,阿香就是其中的一例,崔亚宁也是其中的一例。

马三家这样的省级教养院却将学员都享有的生活补助费,生活用品等这部份经费扣留,而且所有教养院负担的如学员坐的小凳、室内清扫用的扫帚、撮子都是学员自己出钱买的。

教养院购买的粮食:苞米面黑粗难吃且是陈粮,菜也只是菜汤而已,学员身体不好,又不许学法炼功,还要天天干活劳动,学员不得不花钱买点水果点心等补充身体(04年9月份,市场葡萄最便宜时每斤0.5元而马山超市却卖2.50元 )

还有教养院花巨资购买、设置、装修什么音乐调控室,情绪调节室(实则发泄室-及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发泄处),那里装修气味很大,呛人,而且隔音,所以无论在里面如何喊叫,外面都听不到,四周的墙壁上到处都有大法弟子被迫害时抓过的印记。

现在,马三家又将所谓不转化的学员集中到一起“严管”,不允许她们到食堂吃饭,天天有人打饭往楼上送,队长在走廊门口摆起了桌子现场办公。尽管如此,可是清醒过来,继续修炼的学员越来越多,此起彼伏,不断听到消息说:××分队×ד反弹”,甚至老年队的其中一个室都声明从新修炼(除个别被‘转化’、彻底放弃修炼的骨干外),还有不断的听到消息说:××分队已解教回家的××给队长打来电话声明继续修炼;还有被视为转化非常彻底的××,××都在外面纷纷‘反弹’,难怪有队长说:现在的学员从这里出去个个都得反弹,甚至有的队长说:共产党对法轮功的镇压最终将以失败告终。

纵观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的种种所为,已不难看出:什么是真正的善,什么是真正的恶,到底谁又是真正的坏人和杀人的凶手?尽管他们千方百计地搞各种各样的活动想让学员放弃修炼,又听什么这个报告、那个报告,搞什么这个表演、那个表演等五花八门好不热闹,之后又搞起了什么吃午饭时要排四列纵队喊“一二一”到食堂大门口,须先唱“严守纪律歌”后方可进入吃饭,看罢令人啼笑皆非、深感愚昧荒唐透顶。简直就是文革的再现。

更令人费解的是:马三家在各路招数都使尽的情况下,什么百分考核、什么三级管理都行不通、都难得人心的情况下,最近竟也搞起了什么气功讲座,立即有人不无感慨的说: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都不让学,定为×教;现在又让学这个功、那个功,劳教所的行为真是让人费解。

去年马三家选人大代表,有的劳教人员出于惧怕无奈而参加投票选举,今年参加投票的人寥寥无几,而且据了解:去参加投票的学员对马三家院长入选人大代表几乎投的都是反对票,这意味着什么?

另外:张大队长(二大队)在给“骨干”人员开会笔录上写着:“敌众我寡,敌强我弱,骨干普遍反映累、工作不好做。”更有一学员苏爽,只因一篇经文就被铐了三天三夜,且被加期半年,现劳教期已过,却不能回家。还有崔亚宁,邪恶之徒怕她出去揭露曝光,也被压了下来,而那些所谓转化彻底的恶人,打人凶手却被减期半年,四个月,二个月不等。

另外,马三家教养院很多被关押的都是为了凑名额而被抓进去的。如:有个老太太是捡破烂的,拣了几张传单,便被抓了进去,还有一个叫张欣的,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的,也被抓了进去,判了三年,等等,等等。

以上只是我知道的一点点而已,还有许多真象被封锁,传不出来。

另外:据知情人透露:沈阳龙山教养院两名院长被抓,一名警察逃跑(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

(二)

我在03年3月被非法送进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教养院),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殴打,体罚,遭虐待,现将马三家教养院(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干警执法犯法的渎职行为和自己亲身遭受的及其他学员和我一样遭受殴打,体罚,虐待等情况如实的向世人揭露如下:

4月×日罚蹲2天2夜,参与者:姜春香、李秋玲、毛洪霞等。

7月×日,因上大课的考试卷没交,被视为“反弹”,强行将我拖到队长厕所殴打后,将我捆绑打双盘坐,手被反铐,一宿。参与者:队长:齐福英 不法人员:姜春香、林萍、李秋玲、王德平等。

8月4日:在每月必交的思想汇报中,我如实的说出了心里话:“我还是认为大法好,如果不反对,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学。”结果被强行拖到一楼铁门里关禁闭,将我捆绑,打双盘坐,手被反绑。第一天晚上连续绑十五、六个小时,半夜要解手,不许,尿在裤里;第二天晚上又连续绑14个多小时,期间要求上厕所,还不许,并叫嚷:你今天不炼都不行,非让你炼得腿起大泡,(姜春香)叫你还说大法好。

上午10点,齐队长进来,我再次要求松绑上厕所,齐队长厉声道:不行,拉到裤里!我实在憋不住,就便在裤里。吃午饭后,她们嫌有味,才将我松绑、冲洗,这时发现我的腿果然有三处被磨起了大水泡。(至今还有一处腿上留有疤痕)。下午,又罚我蹲着干活,捻豆,不许我坐、跪、站等,我口渴要水也不给,不许我喝。说除非我转化,又说晚上要将我吊起来,大头朝下。在极度的身心摧残下,吃午饭时,我突然精神恍惚,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一周后恢复神志(参与者:齐队长、姜春香、王德平、关淑贤)。

10月秋收扒苞米时,我痔疮犯了,肛门出血,疼痛难忍,要求请假休息,不许,便强行被背下楼,整天拖着病体跟着队伍走。一天早上,我躺在床上起不来,被他们强行拖下床后,又将我拖出室内至走廊门口,我哭喊着也不放过我,后来逼我上医院检查开初诊断方罢休。(参与者:姜春香、毛洪霞、朱艳玲等)即使这样,也没让我休息,天天给我做工作。紧接着便开始了长期的被监禁,做工作,被折磨。

10月×日在综合楼房间里,苑淑珍、朱艳玲、赵柏云、王冬梅等将我再次强行捆绑打双盘坐4个小时,不许我吃饭,上厕所,后来队长告诉她们轮流看着,不许我睡觉,不许闭眼,直到转化为止。这样大约到了10月末,11月初,队长看我还不转化,便又示意她们不让我坐着,当天就罚我站了一下午,紧接着将我从综合楼带到一楼铁门里,关禁闭,开始了“严管”只许在一块方砖的范围内站着,不许闭眼,更不许睡觉,甚至连行李都不许我拿,更不许靠床,这样持续了近一周,我实在支撑不住,倒地,立即便遭来拳脚相加,殴打,造成腰部、腹部、下巴等处轻伤,手抽筋不好使。恶人并扬言现在转化都不好使。从此,不许我吃正常饭,只能吃窝头、咸菜,还吃不饱,限量,再后来,只许我睡半宿觉或2、3个小时,又多次施压转化,否则送大北(参与者:王冬梅、朱艳玲、王德平、吴淑贤等)。

12月6日,我从一楼铁门里被带到二楼谈话室,面临的是更严重的持续高温的“攻坚”战,再次被剥夺健康权―睡眠权,在指定地点日夜罚站,我困顿不堪,心力交瘁朦胧中刚一合眼,便被冷水直冲眼睑,打骂便是家常便饭,稍有不从,便被绑在暖气管上,或手被反绑或群拥而上,痛打一顿,我大叫找当值的队长,队长张某进来说:不用叫,是我允许她们干的。(参与者:大队长张某、队长齐某、苏丽芝、王冬梅、赵柏云、王德平、吴淑贤)。

一天晚上,她们将我带到队长办公室,逼我转化,签字,否则没有机会,立即送我去大北。我拒绝后,她们气急败坏的把我推回谈话室,揍了我一顿,有几个人抓住我的手,将我摁倒在地,强行在她们已写好的转化书上按手印,我挣扎,全身痉挛,手抽筋,不好使。(参与者:齐队长、王冬梅、苏丽芝及帮教团的男队长)。

12月×日,分队开转化会,会后,我哭着举手发自内心的说:“队长:大法真好,”立即被拖回谈话室,一顿拳脚,我趴在地上哭着,她们大叫,脚踩在我的身上说:再叫你说好,……(参与者:姜春香、苏丽芝、王冬梅等)。

12月又一日,吃过晚饭:我被带到一楼综合楼医疗室接受针灸治疗,之后要送我去“帮教团”转化,除非自行转化,我拒绝,随即被拖到情绪调节室强行捆绑打双盘坐,手反绑,并殴打,折磨了一夜,我痛得直翻跟头,裤子都被褪下来。(参与者:姜春香、苏丽芝、王冬梅、赵柏云)。

12月末,他们又将我从谈话室带到队长厕所,日夜罚站,不许闭眼,此时我已连续近20天,其中自有一天晚上能够上床睡觉,其余那些天都未曾合过眼,连续2个多月没有回分队室内,并吃窝头咸菜吃不饱(一个小窝头,一口咸菜)腿脚肿得老高,常常跌到昏迷,头撞大包,夜间站在那儿便开始梦游上厕所,端盘子等,常常遭到训喝,殴打而猛醒。(参与者:王德平、吴淑贤、许桂霞等)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身体虚弱无力,精神疲惫,恍惚,感情脆弱,易激动落泪,有时只因为能够得到允许晚上在三角库房的小凳上眯一会儿或11、12点以后到教室的桌子上趴几个小时,能够吃一顿饱饭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超级的享受,能够上床睡一夜整觉,都是我不敢企望的奢求,有时好心的人偷着给我口好吃的。

农历年后,因我不所谓的‘转化’,邪恶之徒又将我从二大队三分队转到直属队,我不去,(因我知道直属队有几个很凶恶的打手),随即被带到库房和教室威胁殴打,陆大队长说:若不去,就用电棍过,我被迫答应。(参与者:陆跃琴、王玉维、李艳玲、梁正梅等)

3、4月份,我和大家一样参加劳动挖树坑栽树,很累,要求给我换饭(正常饭),不许,我写了一份举报信,投进“院长信箱”,如石沉大海,无音讯。一天早上,我心情压抑,吃不下饭,便没有吃,回去时,突然被李艳玲、王玉维、梁正梅、刘志贤等拖进库房,二话没说,将我一顿毒打,当时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象被抽了筋似的,接着腿不好使,我只好不做操,不听广播。于是每天都被强行拖到晾衣场,遭打骂,白天逼我干活,参加劳动,或精神摧残――接受思想转化,或肉体折磨――罚蹲、罚站等。

一次,她们还将一个很沉重的木板凳用绳子挂在我的脖子上,让我蹲着不许动,或将两个大饮料瓶装满水,用绳子挂在我的脖子上,罚站,这样我一边参加“劳动改造”一边接受“思想教育”。我经历了近半年的饮食虐待――饼子咸菜。

因长期的高压刺激,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整天面对的是强迫洗脑和只干活劳动,不许买货,买食物,不许与家里通信、通电话,接见住宿,更不许与别人说话等。6、7月份,常常感到心情郁闷、压抑、经常呕吐、头迷、无力,上医院检查,肺有点黑,身体缺乏营养――缺“钾”,致使再度精神崩溃,造成如今的精神分裂。之后,教养院也不及时与家属联系,通知家属或医治或疗养,而是不闻不问,天天将我关到一楼库房,让人看着,年底才依家属的强烈要求被接回家疗养,现在疗养中。

目前,我神智逐渐得以清醒,对过去经历过的事时常想起,但总是感到触目惊心,痛心疾首,时常泪流满面,我害怕、恐惧,担心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惊疑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有着悠久闻名历史的泱泱大国――中国,更不解的是为什么人民的警察要对人民下此毒手?!

以上事均有见证人:姚素云、张欣、高艾芹、李辉、刘敏、钟淑娟、张秀玲、夏玉兰、吴丽霞、兰丽华等……

另外,我知道朱云在派出所抓她时,将她仅有的5000元钱生活费没收了,她绝食,院里强行给她灌食,扎小辫,打骂折磨她,现已7个多月了,仍在被关押中。(年底前)

还有18名女大法弟子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监的其中之一:尹丽萍已第三次被抓进马三家教养院,现正在铁门里关禁闭,她绝食,灌食一段时间后吐血,院里也没有带她到医院里检查,至今情况不明。还有众多的大法弟子被马三家关小号:有米艳丽、崔亚宁、周润芝、信淑华、徐淑清、许清炎、张秀玲等等,等等。还有不知姓名的都不同程度的遭迫害。(年底前)

以上事实均有于精神和肉体上遭受迫害的原因,详情不能一一描述,望能让更多的人了解事实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