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我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明慧网2005年4月27日】我是一名50多岁的家庭妇女,七年前因重病缠身,走進大法修炼,是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天目没有开,七年来一个有关修炼的梦也未做过,但我悟到是师父知道我有一颗坚定的心,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对弟子的信任!虽然另外空间什么景象我也没看见过,但是我多次感受到大法的威严与神奇。

看到《明慧周刊》上“正念正行证实大法”征文启事及同修们一篇篇感人肺腑的文章,我也想将几年来我的一些经历与同修交流,但因自己文化低,许多字会认不会写,查字典用的时间比写的时间还花费得长,同时觉得与同修相比我差得太远,因此多次提笔到中途就放弃了。这次终于提笔完成,是因为我的手机被神奇的充了电。我悟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怎能被各种观念或困难阻碍着?我一定要突破自己,用亲身经历的神奇事实证实大法,展现伟大的师尊对世人的洪大慈悲。

一、重病神奇痊愈 

我于1998年6月喜闻大法,得法前我做过三次不同的切除手术,在癌症科有14年的档案历史,长年在重病中煎熬度日,面呈灰色。第一次看师父的《转法轮》时,我先是抱着一颗治病的心在看,我从上午八点一口气看到凌晨两点十分,书看完了,但有很多字不认识,当时也没有明白这是指导修炼的天书。可是第二天醒来,我发现14年来折磨得我死去活来的那种钻心的疼痛不翼而飞了。当时的心情无法形容,我手捧宝书,双膝跪地,泪如泉涌,口中喊到:“师父,弟子不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紧跟恩师永不变!”

二、车子撞人,人没受伤,车受伤

师父看到了我那颗坚定的心,就接连安排我消病业,还命债。我把自己视为炼功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论师父安排我过多大的关,我不担心,也不害怕。

1999年初,我与另一位老同修买菜一起走在大路上,那位同修已抬脚离开公路,踏上了房子前的路面,我也准备上去,可是迎面而来的一辆轿车竟从路那边快速斜着横穿过来,将我给撞了,撞后又把我掀起来再甩到水泥地上,围观的人一层又一层,都认定我被撞死了,只有那位老同修在我的耳边喊我的名字。十几分钟后,师父把我的命从债主那里要回来了。我苏醒过来,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两个司机当时也吓呆了,傻傻的看着我,突然看见我还活着,忙弯腰将我扶起来,看见我脚上的一只鞋子没有了,一个司机扶着我靠在树边,几十人帮我找鞋,最后在十几米远才找到,看样子当时掀得够高的,摔得也够重的。可是我身子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只是整个头“喳喳”作响。另一个司机在找鞋时,从地上捡到一坨软绵绵的东西,用他那发抖的手捧着,左看来右看去,我担心他会把那东西丢掉,就说:“那是我买的牛肉。”他脱口而出:“天啦,吓死我啦!我以为是……”停下没对我说出口,转身对旁边的人说:“我以为是婆婆的内脏摔出来啦。”一位老人拽着我的手说:“你大难不死,定有后福。”我笑道:“那您算是说对啦。”

我从司机那接过牛肉要回家,他们俩说什么也不同意,一定要送我到医院全面检查,怕我以后找他们的麻烦。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在《转法轮》上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我不会找你们的任何麻烦,我身体也绝对不会有任何事,你们就放心走吧!”

两个年轻的司机双手抱拳对我说:“婆婆,您是世界上最好的婆婆。”他们正准备开车送我回家时,突然发现车盖头被我撞進了一个碗口大的坑,他们摸车子,我摸头。旁边的人说:“真是奇事,车子撞人,人没受伤,车受伤。”

回到我住的院子,碰巧撞我的司机是邻居的亲戚,邻居对我说:“他做大生意很有钱,刚买了新车学开车,他将你撞成这样,找他要钱。” 我说:“我修炼了就得按真善忍去做,不要他的钱。”

三、警察看不见《转法轮》和真象资料

2001年腊月28晚上8点,我正坐着学法,突然听有敲门声,儿子把门打开了,走進来四个陌生的男子,我想不会是邪恶之徒吧。其中一中年人走到我跟前问:“你在看什么书?”我把手中的《转法轮》举起来说:“就看这书。”他伸手接过去翻了翻还给我说:“这种书你天天看都没问题,你千万别看法轮功的书。”

我哈哈一笑望着他,心想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他见我看他,便说:“你可能还不认识我吧,我是公安局的,我姓陈。”

我想既然你们找上门来,机会难得,只能让你们空着手走,不能让你们空着脑袋走。我一边招呼他们坐下,一边端瓜子、泡茶,就在我拿杯子倒水时吃了一惊:猛然间看见柜子上整齐的摆着六捆真象资料和三十条大法条幅,距他们不到两米远。因为我和儿子准备第二天回农村老家过春节,当天就把要带回老家去的东西搬到客厅里摆着,便于第二天好打行李,却没想到这些人赶来凑热闹。但我很快就平静下来,心想:“书拿在手上都看不见,真象资料放在柜子上更看不见,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师父会摆平他们,况且现在也不能收,把心放下,好好抓住机会告诉他们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倒好茶后,采取聊天式的方法讲真象,谈得很活跃,没有半点紧张气氛。最后他们问我出去发传单没有,我理直气壮的说:“发了,可我发得太少了。”他们回答:“少发点好哇,不要搞得太凶了。”当时我的回答可把我那没修炼的儿子吓呆了,我送走他们回屋后,儿子指着我的鼻子说:“妈,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明知道屋里有这么多真象资料,还留他们在这长坐,说起来没完。”我笑着说:“不是没出问题吗?” 儿子停住了吼叫,说:“是呀,太神了!”

我双手合十对师父说:“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弟子又让师父操心了。”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讲:“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我深深体会到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四、警察明白真象没扯“法轮功专栏”

2002年7月10日左右,有三人来到我家,说是要找我签字,他们站在门口,眼睛望着墙上问我:“你家门口办《法轮功专栏》啦?贴得整整齐齐的还蛮好看呢!”其实他们是被那三十多张大小不等、各种不同的不干胶真象吸引住了,看完后進到屋里说:“这不行啦,贴这么多,真象是专栏,你不扯,我们等会扯。”我装作没听见,热情的拿烟倒茶,忙完了坐下来后,问他们:“你们在外面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好的大法标语吧?” 他们三人会意的一笑,其中一个小青年说:“那张《劝善歌》写得好。”

我说我不是想办专栏,只是想让有缘人看后能知道法轮大法好,给自己和家人留个美好的未来。接着我就开始很自然的给他们讲起大法真象来;还讲我身体以前有病,真是生不如死,学后身心受益;讲我遇到的惊险,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一中年人说:“太淳朴了,你再说,等会把我也说到你们那个组织里去了。”我告诉他们:“我们没有组织,我们是人传人,心传心,你刚才听了我亲身受益的体会,你觉得很真实,很好,你今天来,是我组织你来听的吗?”

他们三人哈哈大笑。他们也跟我讲起了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讲真象的故事:某看守所关着一个抢劫犯,关了几个月拒不交代犯罪事实。后来关進去一个法轮功学员,经常给同室的犯人讲真象,告诉他们只有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去做,才能返本归真,要说真话,办真事……那个抢劫犯听后,主动交代了所有的犯罪事实……。

听完他们讲的故事,我也很高兴,说明了这些警察知道法轮大法学员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他们在我家坐了半上午,也没拿什么叫我签字,便起身要走,出门后又站在门口说:“你扯掉吧!”我直视着他们说:“要是不想给自己留后路,你们就扯,你们就等着遭报吧!”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门的邻居出来看热闹,第一个人下楼时叫第二个扯,第二个往下走,叫第三个扯,第三个是那个小青年,他朝我做了一个怪像,都笑着下楼走了。邻居说:“这三个人都被你堵住了。”我笑着告诉她:“是他们都知道了善恶有报才不敢扯。”

五、师父帮我的手机充电

今年3月27日,我到农村去发真象资料。晚上11点左右,我从一个村子出来到另一个村子,快到村口,从旁边的路上走过来一个40多岁的高个子男人,他问我:“谁呀?”我答道:“我啦。”他忙应道:“啊,你真忙,这么晚还在外面?”我“嗯”了一声,让他走在我前面,他边走边跟我说话,我只“嗯”着答应不说话,進村后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发。

走到村子中间,他推门進屋了,我听到闩门声,赶紧上前送上光盘和真象小册子,又快步退到黑暗处站着不动,不久那人果然站在二楼阳台上东张西望,待他進屋后我再开始发。因为我以前发真象时,多次遇到这类情况,第一次没经验,当人一進屋我就开始发,没想到他一会儿开门又跑出来追问:“我回家把你比这个也不象,比那个也不象,你到底是谁?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我解释了好长时间才脱身。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之后我每次再碰到这类情况就有经验了。

我发完一个村又一个村,直到快天亮才做完。发真象时浑身是劲,做完后才感觉到又困、又饿、又渴。准备回家时,路过多年未见面的亲戚家,我想告诉他们真象,顺便歇一会儿。我给他们讲了我修炼中亲身受益的体会,两口子非常相信。他们虽然还没看过真象资料,但是知道我炼功前做过几次大手术,也知道我原来每隔三个月就要到武汉癌症科检查一次,更记得我以前那张铁灰色的脸。这么多年后,站在他们面前的我竟是红光满面,身体健康,走路生风,两口子拽着我的手激动的说:“我们俩要跟你学法轮功。”

我听后很高兴。但我昨天出来时,对家人说发完真象资料就回家。因不能按原计划返回,想打电话回家说一声,一是向家人报“平安”,以免家人担心,同时想让家人将炼功带和大法书送过来。拿出手机拨号时,看到手机上是个白板,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出来时虽知道手机快没电,但为了乘便车,没来得及充电,现在自动关机也不能打电话了。怎么办呢?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 师父还说:“讲清真象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

因此我马上决定留下来教他们炼功。我写出口诀后,教他们炼五套功法,他们学得很认真。午饭时我们边吃饭边看真象光盘,下午三点突然间听到手机响了,手机没电关机了,又没开,怎么会响呢?我觉得很奇怪,从袋子里拿出手机一听,是家里来电话问平安,再看手机是刚充好的满格电,我含着眼泪对师父说:“谢谢师父,弟子以后会做得更好。”

两口子亲眼目睹大法的神奇,乐得象个孩子,他们兴奋的问我:“是师父帮你的手机充了电吧?”我回答:“是呀,你们缘份真大啊!得到这么好的大法,可千万要珍惜哦!”他们郑重的点了点头。

在这五年多的证实法中,我感到恩师时时就在我身边。师父为了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我无以回报,只有好好学法,放下一切人心,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写的“师徒恩”(《洪吟(二)》)与大家共勉:

师徒恩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