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被迫害含冤去世的大法弟子刘玉才


【明慧网2005年4月28日】大法弟子刘玉才,在2005年春,明慧网上报道他已含冤去世,我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将我知道的他一些受迫害的情况公布于众。

刘玉才,男,50多岁,家住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县姜家屯乡马家良村,邮编075100,户口所在地内蒙古兴安盟。

2001年春,刘玉才因证实大法而被邪恶绑架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迫害,非法劳教二年。当时图牧吉劳教男队大法弟子全体抗议到期不放人的邪恶迫害,集体绝食,拒绝劳动。邪恶之徒把王志臣、吉晓东等几名学员关進小号迫害,强迫剩下的大法弟子到楼前罚站,当恶警队长张亚光和恶警王立伟带领多名恶警在大法弟子的队列前吆三喝四的嚎叫时,刘玉才喊了一声“《正大穹》”,于是大法弟子齐声背诵:“邪恶逞几时,尽显众生志……”邪恶之徒惊恐异常,无法阻拦,张亚光大喊“把刘玉才塞小号去!”两名恶警把刘玉才强行抓進小号,接着其他大法弟子领着背,恶人就不停的把领头背的抓進小号,直到还剩五、六名大法弟子,背《洪吟》的声音还未停止,恶人把小号里的大法弟子全部分开隔离,不让互相接触。

几天后,恶人对绝食的大法弟子强行灌食迫害,他们先拿身材瘦小的五十多岁的刘玉才下手,刘玉才坚决不配合,恶人强行给他撬嘴,灌粥,刘玉才昏迷过去,邪恶之徒又赶忙给他输液,第二天才苏醒过来。二十多天后我和刘玉才在去厕所的路上相遇,他指着他的嘴告诉我,恶人那天给他灌的是热粥,当时没灌進去就昏倒了,醒来后发现嘴被烫的全是水泡。那次大家整体做的非常好,当时仅有的两名被所谓‘转化’的也在这次证实法中,声明转化作废,又回到了大法弟子的证实法的行列。事后劳教队被迫无条件释放到期的大法弟子。接着图牧吉女队、内蒙古呼市女子劳教所也按此例释放到期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不过邪恶仍准备了下次迫害,在被迫释放到期的吉晓东、王晓东、赵洪海的同时,又把田福鑫、成刚二人转到五原劳教所迫害,目地减弱图牧吉男队大法弟子的力量。

后来大法弟子又经历了几次大规模的邪恶灭绝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也進行了反迫害。2002年大法弟子又一次反迫害,导致邪恶无法收场。恶警队长张亚光被迫到楼上向大法弟子保证:“用他的人格担保”、“再不发生打骂大法弟子的事件”,可时隔不久,邪恶在上级610内蒙司法厅、劳教局的要求下,又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刘玉才在恶警毒打大法弟子时直接质问张亚光:“你不是用人格担保吗?你人格哪去了!?”张亚光大骂,过来劈头盖脸打了刘玉才二十多个嘴巴,刘玉才被打得满口是血,他把血吐在地上,看着张亚光等恶警说:“我看不起你们这些东西,你们什么也不是。”

后来恶警强行“转化”大法弟子,为了让刘玉才“转化”,强迫他不许睡觉,刘玉才强硬抵制,恶警大骂,几天不让他睡觉,致使刘玉才血压升高,恶警只好放弃对他的强制转化。但那次迫害后造成刘玉才血压居高不下,天天全身发冷,非常痛苦,直到到期释放一直未能好转,回家后被恶警多次去家骚扰,2004年1月被非法搜家,刘玉才有家不能回。2004年1月16日含冤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