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玉溪市红塔区恶警和伪法院陷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4月29日】2005年4月11日下午3时,玉溪市红塔区法院非法审理牛玉琼、沈跃平、胡宪鼎、普智民。当天旁听的不仅有大法弟子,还有很多得到消息急于想了解真象的世人。玉溪虽然也审理过几起大法弟子的案子,但这一次不光是大法弟子,还有想了解真象的世人,人数都是最多的一次。在面对恶徒的威逼利诱,四位大法弟子临危不惧,对公诉人出示的所谓的“证据”皆一一驳斥。逐句逐条的与公诉人和审判人员对质,并且根据《刑法》第300条中,向法庭提出质询。而公诉人却以1999年10月人大常委委托只有行政而没有立法权的国务院机关民政部制订的相关条例,来意图混淆视听。

当四位大法弟子试图发言时,法庭审判长又一次粗暴打断大法弟子的发言。立时旁听席上议论的耳语声此起彼伏。本来想当庭就想宣判的审判长,不得不宣布休庭,就这样一场由玉溪市610、国安、公检法司联合导演的闹剧草草的收场了。

在4月11日3时的那次玉溪公开审理四位大法弟子的事件中,大法弟子也披露了一些恶徒的恶行。在2004年12月28日哪天,国保的特务以怀疑藏有毒品为由,也不出示任何的证件,强行搜查。在车上搜到笔记本电脑一台和若干真象材料,和几条被套。恶徒就以此编造谎言,说他们四人利用轿车和电脑准备搞插播,和利用布标搞条幅(其实胡宪鼎身为玉溪电力公司的司机,当天检修完郊县的电网后,因为时间较晚,单位领导就叫他把车先开回城里去。在路经玉溪市体育馆见到3位同修,因已有些时日没有见面了,故将车停在体育馆停车场,邀三位同修上车,坐这聊一聊,才没有聊多久,就发生了这一幕)。

就在当天的晚上23点到凌晨4时,恶警就分别强行的抄了这4位大法弟子的家,在抄家的过程中,因冬天气温较低,牛玉琼的家人,没有及时开门给恶警,他们就强行踢门,闯入室内,把牛玉琼的爱人、女儿、儿子打翻在地,对其家人拳打脚踢。但是到了后来这些恶警反倒诬陷说其家人,妨碍公务,暴力抗法,明明恶警打了人,到头来反说牛的家人打了警察,其爱人到现在还有当时被打后的后遗症状。

在抄胡宪鼎家的时候,连任何的搜查令都没有,单位保卫部门的人就领着国保的恶警把他家就这样抄了。就连他儿子多年淘汰的老电脑都不放过,统统抢走了。在法庭的陈述中,胡也明确表示,在车中的笔记本电脑、包括车子都是单位的,并不是个人的,应该尽快归还给单位,并且自家的2台电脑是儿子的,要求法庭应该归还,但法庭没有任何表示。

在庭审中四位大法弟子也给在场的旁听群众,讲述了在抓后的遭遇:他们被抓以后,四个人被绑在一起,恶警两天三夜,轮番轰炸,不给睡觉,当时牛玉琼突然来例假,跟旁边的女警要点卫生纸,都遭到拒绝,恶警还以小偷伎俩盗走其钥匙(为了能顺利闯入其家中),事后还在其面前炫耀,表示他们的手段“高明”,并嘲讽牛的家里连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还来练法轮功。在冬天最冷的那几天,审讯他们的恶警在审讯完后,把窗子和大门打开,以图用寒冷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还在审讯过程中对他们进行严刑逼供。

在整个定案的过程中,这些恶徒穷其想象,乱栽罪名,说有人在幕后指导他们,搞破坏活动,因他们4人都不会电脑,恶警又在2005年1月5日,绑架了在财政局工作会电脑的陈光华,以图造成一个利用高科技手段破坏公共通信的小组织。后又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只好作罢。

到现在云南玉溪红塔区共有八名大法弟子被关押中,他们分别是:牛玉琼、普智民、沈跃平、胡宪鼎、陈光华、飞学龙、李秀兰、黄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