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大法学员贺荣苗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29日】涿州女大法学员贺荣苗,修炼大法前百病缠身,成天吃药,备受折磨。贺荣苗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病都一个一个没了,走路一身轻。

当大法遭到邪恶的诬陷时,贺荣苗想要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99年,她去北京上访,没到信访局就被恶警绑架了。恶警把贺荣苗送到蠡县驻京办。在那里,恶警让贺荣苗面墙罚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当晚县610恶人陈贵星和辛兴镇的张永江把贺荣苗送到县看守所。陈威胁贺荣苗写保证,否则罚款10000元或送劳教。

贺荣苗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非人折磨。恶警李国昌喝酒后耍流氓,逼女大法弟子坐在它尿结的冰上,不坐就打,嘴里还大骂着。

在看守所时,贺荣苗的丈夫要想见她一面,给辛兴镇的张永江送一次礼就得上千元,还得给县610陈贵星送,才能见人。

在县看守所两个月,贺荣苗被罚款10000元,贺荣苗的丈夫被罚3000元。从99年至2002年间贺荣苗家就被罚款一万六千多元,还不包括被迫送礼。

2002年,贺荣苗因恶人举报,被辛兴镇政府和派出所恶人绑架到县“洗脑班”。在“洗脑班”贺荣苗不配合邪恶,五天后被送到涿州洗脑基地。在那时,大法弟子被逼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早晨不到5点开始被逼劳役。为抗议邪恶之徒的非法行为,贺荣苗开始绝食,恶警张晓飞把她弄到一间小黑屋里,用电棍电她全身,用狼牙棒打,她全身被打的没有一块好地方。最后恶警把她铐在铁椅子上,用铁板子撬开她的嘴,用很粗的管子乱插,强行灌食,灌的是发酸了米汤,贺荣苗不配合,一恶警恶狠狠打她耳光。

在涿州洗脑基地一个多月的日子里,每天拿50元的伙食费,可大法弟子吃的发酸了米汤或吃恶警吃剩下的骨头渣作的菜汤。县610送大法弟子去的路费强行让我的拿一百元,大法弟子竟还要交恶警摧残我们的灌食费!

由于在涿州洗脑基地没有达到它们的目地,涿州洗脑基地的恶警给县610打电话,县610主任张春亮又从涿州洗脑基地把贺荣苗转到县转化班,一个恶警恶狠狠的问:“你叫贺荣苗吧?你很有名的,你说天安门自焚是真的还是假的?”贺荣苗说是假的。它马上把贺荣苗铐了起来,到外面罚站,一站就是一天,不让上厕所。一次一个醉醺醺的恶警把贺荣苗铐在种月季花的地方,站也站不起来,蹲也蹲不下,从上午一直铐在夜里3点来钟。

一个叫小辉的恶警,一次把贺荣苗铐在院内的柱子上冻了她一夜。在九天的转化班又罚了贺荣苗4000元。贺荣苗家人请了镇干部和村干部才让贺荣苗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