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旧势力黑手以“病魔”方式進行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3日】我是山东济南的大法弟子,今年56岁,是1996年5月有幸得法的。

得法前,我的身体非常不好,腰和腿都被汽车碰坏了。得法后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我的文化水平很低,才小学二年级,大字都不认识几个。但大法给了我智慧,我得法不久就能够通读《转法轮》及师父的所有经文了。

2004年12月份,我们的资料点被破坏了,做资料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因为我和资料点同修有接触,我心里很担心他们,身体怎么样?受怎样的迫害?我得不到她们的一点消息,我真的很担心他们。虽然我也发正念清除邪恶,但过于担心法也学不到心里去,发正念也入不了静,就只好求师父保护他们。我对资料点同修动了人的情,并没有在法上正确对待这个问题,让邪恶钻了我的空子,让我不能好好学法,不能静心发正念清除它们。

这个情的执著心后来又有表现。我女儿的男朋友酒后来我家找我女儿。不知为什么两个人在我家吵起架来,他还骂我女儿。我听见了就非常生气,我把女儿从她屋里叫出来,让她把她男朋友赶走了。我还越想越气,这气不知从哪里来的。自从跟着师父修炼以来,我还真没有生过这么大的气。想想,这也是自己没有守住心性关,让黑手钻了我的执著的“情”的空子,也让我没有过好“忍”的关。

就这天夜里,我突然发高烧、浑身发冷。我看到师父的法身来到我的身边,看了看我就走了。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要坚定。第二天我躺在床上,盖了很厚的被子,可高烧始终不退,烧得我神志不清。我总感觉自己右肩头上有个头压着,连自己的脖子都找不着;邪恶的黑手还控制着我发出“嘿嘿”的冷笑,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被黑手钻了空子,邪恶正在通过这个高烧和病态对我進行迫害。我不能承认它。但是自己当时正念不是很强。第三天,我的状态更糟。附近的功友得知了消息,陆陆续续来看望我,其中有位同修我以前不认识也来了。作为一个整体,大家都来我家一起发正念清除邪恶的黑手、烂鬼,不让邪恶迫害任何一个大法弟子。

有一个同修能看到另外空间。邪恶的黑手(旧宇宙的坏神,表现上就是一个神的形象)对这位同修说:她有执著,这是她要去的心。显然黑手企图干扰同修发正念。同修正告邪恶黑手说:她是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有执著心,也不允许你来迫害她,大法弟子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发现执著就去掉它。你们出于一己之私、妒嫉心来迫害她,你迫害她就是迫害我、就是迫害我们整体,就是迫害法,这是每一个大法弟子坚决不允许的!于是同修坚定的正念除恶,大家一起持续不断的发正念将近一个小时,把这个邪恶的黑手彻底清除了。此时,我也不那么难受了,头能抬起来了,感觉轻松了。

大家交流了一会儿,整点又发正念,邪恶又往同修的大脑上反映,说:你们走了我再来。于是同修正告邪恶:我们师父说了,“乾坤无限远,移念到眼前”(《洪吟》),你就死了这个心吧,你们是有来无回,谁动这迫害的一念都立即被灭尽。宇宙中大法弟子修好的那一面,都会正念除恶帮我们的。在大家的正念加持下,我坚持着和大家又发了半小时正念,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在睡梦中,我到了另外的一个空间。那里有很多已封好的小尼龙袋,装着满满的东西。当我走到小包跟前,一个个小包裹就炸开了。我一连走了三个空间,那里也有同样的小包裹,看不清有多少,也同样给炸了。我想,那些小包可能是我从前的放不下的执著心和我做得不好的事情,现在都炸完了。我的心里感到无比的轻松。心里想:我该证实法了。当我走出那个空间,我看到一条又长又宽的大路,就说:师父啊,我要讲真象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去!说完这句话,我就顺着这条大路“唿”的一下飞了起来,飞的可好了,我飞着飞着就醒来了。

第二天晚上,有个同修表现出病业反应,被家人强拉到了医院,她从医院打来电话,我劝她要正念正行,从医院闯出来,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想到一个自称医学上的大魔头就顺着这个电话过来了。到了夜里我梦中看到,同修们修好的一面也都在我家里看护着我。邪恶的魔头对同修说,我带来三张王牌,打出一张就把她灌倒,它手里打出一个小魔迫害得我很难受,也醒不过来。这时听见同修对邪恶说:别说你的三张王牌,就连你也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同修们发正念清除了这个邪恶的魔头,我才醒过来。醒了我就发正念清除邪恶,发正念时我看见邪恶的魔象扔肉球一样往我家里扔它们的同类,我发正念彻底把它们清除了。

因为我的身体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早上6点发正念时,我的元神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这时听见师父叫我的名字,才把我叫回来。当我的元神回来时我真不知道怎样感谢师父,我用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