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在课堂上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4月30日】我是一名大学教师,教授现代科学。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总带有反感的情绪,备课的目地只是为了把那两堂课上下来,完成任务了事,然后好学法。一段时间,觉得这种状态不对。经过学法,悟到,师父说这一切都是为法来的,我这讲课的形式也应该是堂堂正正的为法而来。认识到了,具体做到可不那么容易。

有一天,我带的课快结束了,心想,不能错过和他们讲真象的机会,决定在课堂上讲出来。当时脑海中就出现我在讲台上放出道道光芒,学生们沐浴在其中。我知道这是一种鼓励。那天,我借着科学的漏洞,谈到法轮功不是伪科学。学生们听得也很有兴趣。但后来,怕心出来,我通过学法,抑制了很多天才平息下来。后来有同事找我谈,说几个主任开会讨论了这事。虽然后来不了了之,但我正念不足,受到干扰,一段时间没能利用课堂讲真象。

为了在对人讲时材料能运用自如,我曾将几张真象光碟中的内容,反复播放,用笔记下来,反复背诵,以求关键的名词、数据准确无误,就象备课一样,因为我悟到备课、讲课这种形式也是为法而来,可以为证实大法而用。古语有:“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其实作为一名教师,教授专业知识是本份,而传授做人的道理,解开答学生涉世之初的困惑,避免他们在学校这个小社会由于正邪不分、是非不辨而走弯路,那是第一重要的。同时,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扩展他们的思维,不被科学貌似强大的表面所迷惑,讲清真象,将“真、善、忍”的理念介绍给他们,那才是这一切存在的最为根本的原因与目地。这一点需要不断的认清。

我曾给3个班合班上一门专业基础课,在讲课当中,不仅授以课本知识,也结合现在社会、学校中的一些不良现象,通过一些传统的故事、经典著作的片断,比如孔子、老子、大法弟子小故事等,给他们传播好的、正的理念,而且用关心、劝善的口气,从不责备或用不善的语气。一次,对一个学生的两难困境,我由衷的表示同情,他竟感动的在第二天上课时,在讲台上送一瓶水。但我悟到这些只是为证实大法作铺垫,仅仅表现善不是我的目地,讲清真象才是万能的钥匙,是解开众生一切渊源的根本,也是这些学生与我有这师生之缘的原因。于是,一天,在发完正念后,在课堂上我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出了“真善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虽然有学生有不良的反应,但我当时静下来再发正念,学生平静了。事后,我心里也冒出:可能谁会告我,但我用正念:这一切都是为正法来的,不允许坏神、烂鬼捣乱,抑制了不正的思想。

但正念不足时,很难做到在课堂上讲真象,就出现了只做了“铺垫”,证实大法的正题却迟迟难以出口。

我悟到,每个大法弟子都有一条证实大法之路,也都不同,这条路只有真正从法中悟,才能真正走正,看同修文章,都是越来越成熟了,不再从表面上效仿,而是真正从法上悟,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不再看重表面上的轰轰烈烈,而是在一件小事中就能体现出正法修出的觉者威德。

师父关于清除共产邪灵,救度被党文化迷惑的世人的经文出来后,我悟到在课堂上讲真象,应该将真象与九评结合起来。我反复读师父经文和“九评”,我悟到,不仅要讲法轮功被迫害真象,法轮功是什么,还要把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共产党的邪恶、流氓本性讲清,要把它们揉合起来,再根据具体对象因势利导。其实师父经文中说得十分清楚,做不到,就是自己思想中还存在认同邪灵的心,“大法弟子能认清它、从意识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扰自己的思想,才会正念更强、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这也是修炼中必须走的一步。”(《向世间转轮》)

我所在学校人称“政治学校”,即政治挂帅,党文化气氛猖獗。在课堂上讲,一定要正念强,不能把恶党在世间的庞大机构、职务看得太实,而且要结合学生接受能力,需要智慧。那天,在最后一节课上,我以叙述在年节,我与另一人对话的方式引出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国外大法洪传的情况,提出了为什么在共产党统治的中国迫害法轮功,学生说法轮功是搞政治,我就讲了“4.25”情况和江泽民的妒嫉,还通过共产党的暴政历史个案让同学认识共产党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残暴本质。最后,那个同学以他能认识到的方式说:“(共产党)那不是搞军阀吗!?”

我体会,只有多学法,学好法,清除自己各种不符合法的观念(甚至在某个层次上认为是好的观念),在法理上不断提高,跟上正法進程,才能完成我们作为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为此,大家要更加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放下执著,不要用人心看待大法弟子必须认清的迫害与迫害我们的邪党的真面目。”(《新年问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