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整体提高 整体升华(1)


【明慧网2005年4月4日】下面是我们地区五年多来大法弟子在同化大法、救度众生过程中的一点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基点问题

1、2002年4.25前后,我们当地有八位大法弟子被抓,有一位同修来我家告诉我要注意安全,电话、门铃都别接。我想我还有单位呢,他们要去我单位怎么办?当时思想很消极,被这位同修的人心带动,没能真正在法上悟,真正的否定这一切。没过几天,恶警就从单位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刚一進看守所,四个犯人打我,当时虽然我有怕心,但我想你们打我,你还不起,将来你们的生命怎么办?后来,他们就再没有人打我了。

在被非法关押的三个月中,我向检察院控告政保科非法抓人,他们就给我报了劳教。但当时我就有一念,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不承认这一切强加于我的迫害,我就走师尊安排的正法之路。一天,单位局长来看我,劝我转化,被我拒绝后,他生气的说:“不转化就劳教!”说完气汹汹的走了。于是我把副局长找来,告诉他局长对我的态度。我说:“他对我态度不好,我不怪他,可他对大法这种态度,将来他的生命怎么办呢?”因为当时我真的站在为他负责的角度,所以局长的思想发生了转变,不长时间,就以三个正局级的党籍和公职把我从看守所保释出来。

从看守所出来之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法船靠岸了,里面有许多众生,中间一个大椅子,而且好象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你合格了,圆满了,让我坐那把大椅子。醒后很高兴,认为自己合格了。可出来后,通过不断学法、交流,才发现自己的认识完全错了,才认识到自己進看守所是耻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和众生,这些根本就不是师父的安排。师尊讲:“其实真正的粪正好是它们旧势力与一切强加于正法的生命。”(《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由于我没同化好大法,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跳到真正的粪里去洗,岂不是越洗越脏吗?师尊安排的就是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象。再说师尊安排的磨难是真正磨炼人的心性,只要一提高心性就能过得去;而旧势力安排的魔难是毁灭众生的。它认为我合格了,圆满了,是在它的安排中认为我行了,可真正的本质它是毁灭我,毁灭众生。(如果我在外边,不進看守所,能救度多少众生啊!)

那时认为自己被抓的原因是因为有消极的心态,有怕心,可现在法理升华了,又有了清醒的认识。我们有人心不是让它们迫害的,是在同化大法、救度众生中修去的。跟它们迫害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有人心是要归正,那是为了能用更纯净的心态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

2、2002年“十六大”期间,我们地区有一位同修被送進洗脑班,有两个常人24小时对她進行监控、包夹。由于她本人在家不能学法(因她爱人反对她学大法),这回来到洗脑班,她还觉得挺好,因为这里能学法。她找了个借口,在包夹人的陪同下来我家拿大法书。我生气的对她说:“别人都在家学法,发正念,讲真象,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你却感觉那里[指洗脑班]还挺好,你怎么想的?”同时还说了很多我在法理上的认识。她似乎明白了。这两个监控她的常人听后说:“这下我们可倒霉啦!”我心想:那你们就倒霉吧!(后来其中一个得了癌症,另一个的女儿在家喝药了。这是她们参与迫害造成的后果,报应总是要有的,只是来早与来迟的区别。)

她们走后,我们发正念解体洗脑班的一切邪恶因素,可两三天过去了,却一直没有结果。于是我们交流向内找,为什么我们的正念没有把同修营救出来?首先我们有埋怨同修的心,还有争斗心、情等因素掺杂在里面,所以发出的正念不纯,被自己的人心障碍着。我们悟到:现在是正法修炼,不是个人修炼,一切针对同修的迫害,就是针对大法来的,是师父不承认的,那作为我们每个天体的神都不应该承认。如果同修有问题时,我们其他同修都埋怨、指责,那想想这时我们站在哪里去了?是不是无意中就等于承认有执著就应该被迫害?

法理清晰了,我们几个同修完全站在正法的基点,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针对洗脑班和同修的一切因素。半小时后,同修的亲属(也是修炼人)来到我家说:“洗脑班的牌子没有了,同修和610的人也都不知去哪了。”她说会不会送進看守所了?我们说:不会的,一定是回家了。因为我们找到心了,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邪恶因素。

又过了20多分钟,同修打来电话,告诉我们她已经回家了。从此我们当地洗脑班彻底解体了。

3、2004年8月份,当地农村有四名大法弟子因做真象被抓進看守所。我们立刻通知同修发正念,同时上网揭露邪恶,还做了大量揭露当地邪恶的真象。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一个也没营救出来,而且其中一位被送到了××劳教所。于是我们组织召开了一次交流会,在交流会上,我说:“师尊讲:‘力挽崩裂前 怎容烂鬼祸’(《洪吟(二)·金刚志》)。它们算什么呢?怎么配在正法中起作用呢?师尊在经文《也棒喝》中讲:‘你们自己来评判一下。’师尊为什么要我们来评判呢?我悟到因为我们是在宇宙天体正法中形成的生命,有一切能力,能够在否定排除它们的安排中解开这一切。当初旧势力就动了一念,它下面的生命就按照它的这一念行事,如果我们的天体都不承认这一切,所有的天体就会倾尽一切能力去灭尽它们,那它们还能存在吗?”

第二天,一个被抓同修的丈夫(也是修炼人)来我家。他说了很多埋怨同修的话。我问他:同修去干什么了?不是去救度众生吗?她们哪里错了?这完全是邪恶的错啊!我们应该分清啊!正如师尊在经文《也棒喝》中讲:“有的家里人在迫害中被关、被迫害,你们不赶快和大家一起反迫害、制止迫害、减轻家人的被迫害,还在说什么在家里学法,对学员所做的一切还牢骚满腹。知道你的家人在被关押中减轻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为大法弟子顶着邪恶与危险在反迫害中揭露与震慑了邪恶造成的吗?当他们出来时,你有什么脸面对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修炼的人不是修炼的神,修炼过程中谁都有过,关键是怎样对待。”

这位同修一下明白了,于是我让他给他们当地协调人打电话,通知大家发正念。可那位协调人却说不能通知,有跟踪的。当时,我接过电话,对那位协调人说:“现在咱们的家人正在看守所遭受迫害,还有一个因绝食在医院里生命垂危,我们却还在想怎样保护自己的安全。跟踪是谁安排的,我们能承认吗?师尊曾讲过,宇宙中的生命增加私心就往下掉。你马上通知当地同修发正念!”后来,同修们有的到医院近距离发正念,有的打电话,有的散发真象和粘贴不干胶,终于营救出来两位同修,可还有一位同修在看守所关押(这位同修平时修炼基础不是很扎实)。

我们继续三、五个同修交流,这位同修即使有执著,有不足,那是有待于以后在同化大法中归正的,也不是让它们迫害的借口,作为每个天体的神,能允许对同修的迫害吗?绝不允许!师尊讲:“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于是,我们继续用强大的正念营救同修。不长时间,那个地区的协调人给我们打来电话,说那位同修也回家了。从此,我们地区看守所里的同修全都营救出来了。

通过继续交流向内找,发现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执著心,认为同修被抓到当地看守所好营救,一旦被送進劳教所就没有那么大能力了。还有很多同修认为那里比较邪恶,我们每天发正念都说要营救狱中同修,可却不知道,我们正念无形中被自己强大的执著心挡住了。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同时交流中又找出我们整体都有麻木、消极的因素,有对大法威力不够坚信的心。

师尊在经文《也棒喝》中讲:“不是有人说我叫它跳它就跳、我叫它疯它就疯、我叫它狂它就狂吗?”那我们每个天体都发出强大的一念:叫它灭它不就灭吗?叫它放它就必须放,关键要明白这一切是我们说了算。我们一定能把同修都营救出来。

有一个同修的丈夫在×××劳教所到期要释放,可同修去办手续时,哪里都不管,都不给盖章,并说不管了。我说:“他是谁的亲人,不是我们的亲人吗?怎么能不管呢?”师尊讲:“天性豪气洪 消磨也不去”(《洪吟(二)·法正一切》)。我马上通知同修发正念,你明天去盖章吧,一定行!第二天下午,同修顺利把章盖上了,终于把同修营救出来了。接着我们又在××、×××劳教所营救出来五、六个同修,其中有一位同修还有一年半到期,突然什么手续也没办,就释放回来了(劳教所告诉回来后补办手续)。我想只要我们法理清晰,又有对大法坚定的心,用真念发正念,是能解开这一切的。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