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4日】广西女子劳教所在2004年被上面评为优秀教养学校。而后迫害不断升级。当时它们高兴地说它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到了多少多少;现在,它们又自吹“转化率”又提高了多少。

且看它们是使用怎样的邪恶手段来达到它们所说的“转化率”的。

它们对刚进去的法轮功学员首先使用精神折磨:一律不许睡觉。它们说:“你们是神,不用睡觉。”每天由邪悟的人天天在学员耳边骂师父和大法,只要稍为反驳,就被罚半蹲着铐起来,不让站也不让坐。

对坚持点名不答到,见到干部不蹲下、不报告的就给绑起来,不许上厕所。有的学员实在忍不住了只好拉在裤子里,邪恶不许学员去换洗,搞得房间里都是屎尿,又脏又臭。直到10天后,学员实在忍不住被逼说“报告”后才许去洗。洗回来又继续绑,逼学员写保证书,不写转化保证就要她写自己不讲文明,把屎拉在裤子里。不写就不给松绑。有些很邪恶的吸毒人员绑人时用尽全身力气,捆得学员喘不过气来。它们绑人是把两手反绑到背后往上拉到跟肩一样高,让受刑人觉得肩膀就要断了,非常疼痛。

广西女所对外宣称从来不打人,很文明。它们是不打人,可是它们这种行为跟那些强盗说“我们不抢钱物”有什么区别!

现在这个邪窝里还非法关押着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那些没有被转化的学员,她们所受的迫害也是最残酷的。例如:

林铁梅,玉林人,20多岁,北京医学院毕业。2003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她整天在背经文,一见人就叫“正一切不正”。劳教所就对不知情的学员散布说“林铁梅疯了。”在劳教所里煽动仇恨,让人人都恨她,个个都说她是疯子,炼法轮功变成了这样了。一些不坚定的学员看到这种情况就动摇了,跟着转化了。2004年春节还放话出来说林铁梅保外就医了,让解教了的学员到外面说劳教所让铁梅走了,而实际上却把她关在一间秘密屋子里。这间屋子由几个夹控守着,外面却不让人靠近半步。很多人被骗了还不知道,还跟着邪恶来迫害她。林铁梅每天都被铐着,不许睡觉,冬天就坐在木板上,也不给被子。现在因为长期被铐她的手脚都已经僵硬了,已经不能行走,每天由夹控抬去灌食。她的脸、手脚都完全浮肿,手铐深深陷进肉里。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劳教所却拒不放人,因为它们知道她没疯,害怕它们的暴行曝光。

黄依依,玉林人,20多岁,银行职员。2004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她被邪恶迫害不许睡觉达半年之久。一直不妥协,最后把她弄到三大队,教育队(法轮功最多,专做转化的)不要她了,因为转化不了她。到三大队,吃饭的时间最长也就几分钟时间,一碗饭最多时只能吃掉2/3。经常是吃不饱的。

蒙桂,因拒不照相,被几个值班压在地上照。她也一样被迫害,后被转到了三大队。这个队以心狠、毒辣著称,有的吸毒犯人一听到吴队长的名字都会尿裤子。

张树学,百色右江医学院附属医院护士。非法判3年却被关了4年。受到的迫害包括:不许睡觉,五花大绑,蹲着铐,吊在楼梯上(双脚不着地),不让上厕所等等。她一直不妥协。到期后邪恶本不想放她,但她已经被迫害得双脚无法行走,狱方才无奈放人。邪恶的迫害使她心理压力非常大,现在整天还处在恐惧之中。

目前广西女所里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名叫李慧。此人专管法轮功。她个子不高,身材偏瘦,声音犹如破铜锣一样嘶哑难听。就是它,专叫吸毒犯人绑法轮功学员,一绑就是几天。它下班回去睡觉,几天不来就几天不能松绑。而且这里有个规矩,谁让绑的要谁来解,就是队长也不能给松绑。往往几天都见不到它的影子,学员一绑就好几天,。

另一个邪恶之徒是罗丹。它最擅长对学员罚站。让学员在烈日下一站就站几个小时,站上几天,站得腿脚肿得老高还得站。

希望广西的大法弟子同心一致,结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不能再让邪恶迫害我们的同修了!


另:广西南宁的胡平南被非法劳教后转化。解教后心脏病死去。别有用心的人就散布说是炼法轮功才死的。其实她是被迫害才死的。她炼功后身体健康。如果不是非法劳教,她怎么会死去?散布造谣,目地就是要否认和掩盖邪恶对她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