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退党声明前后


【明慧网2005年4月4日】近日,我公开向单位递交了一份退党声明。声明递出后,单位领导十分紧张恐慌,立即召开中层干部会议,亲自驱车前往上级汇报,紧张程度不亚于东南亚“海啸”,随即停止我手头工作,对我进行调离“软禁”,到另一科室,并约法几章,并声言报告“610”。当然我不会接受迫害,我没有心动,我知道有师在,有法在,没什么好怕的。事情过去好多天了,有惊无险,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当时同事议论不一:有说共产党邪恶得很,何必撞这个石头;有说退党就是反党(没有恶意);有说混着过,退休了它就管不着了,不必急于一时;还有一些表示没有必要、不理解,等等。三天后,我的直接领导把“退党声明”要回,当着我的面撕了,并说:我可以退党,你就不可以。后来听说,上级领导当时只叫其找我家属做做“工作”。当然多数同事都是对我“好言”相劝。

我爱人知道后,又急又恨,公开表示:如果我这次被单位开除,就和我分手。我心情很平静,没有怕这怕那的。过了两天她又和气的问我生不生她的气。我说我们修炼大法的从不生别人气。矛盾就这样消解了。

我这次公开声明退党考虑欠妥,没有理智的去做,仅在“现在不公开退党,就得参加共产党的‘保先’教育,和不好叫别人退党的一念下”所为,没有理解好师父最近讲的法,首先考虑的是自己,怕参加保先教育,其实还是一颗怕心,怕被共产邪灵污染。说穿了还是一个“私”字在作怪,表现上是证实大法的需要,实则潜意识还是在证实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那么多常人党员,他们时时刻刻都在被共党邪灵毒害着,甚至断送未来。他们都在迫切的在企盼著我们大法弟子救度。作为大法弟子怎能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还怕这些低灵的东西?再说如果真的那样,共产党员都聚到一块,也是个难得的机会,正好近距离集中清除邪灵。

通过这件事,我有如下想法:

1、公开退党声明确实击中了共党邪灵要害,使其坐立不安,如热锅上蚂蚁。但是在普遍讲,中国人对共产党几十年来整人运动十分害怕,多数党员本来就是贪图利益加入的、怕心较重,这样一来,如叫其退党,虽然理明,也不敢为之。

2、公开退党声明,要视其条件而行。特别是领导层对讲清真象要有一定理解,条件不行的公开声明退党要慎重。否则,会增加不安全因素,影响救度世人,造成损失。

3、退党问题在中共各级领导都十分敏感,这是恶党邪灵垂死挣扎表现。目地就是拼命维持表面空间这个场,苟延残喘,避免加速被清除的命运。而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能量场是相当大的,从这一点上看,大法弟子迅速退出邪党一切组织刻不容缓。

4、身份公开的大法弟子,退党形式个人认为还是按照《明慧》要求办好。因为中国人受党文化毒害极深,看问题、思维方式都是党文化那一套。而身份没有公开的大法弟子,智慧的公开声明,我想应该是可以的。

我这次公开退党声明虽然有惊无险,也充分体现了整体协调的威力。当某个大法弟子某件事做的欠妥的时候,其他大法弟子立即自觉的填补这个欠缺。在我公开声明的第二天,周围的其他大法弟子就知道了,不断的加持我的空间场,清除企图迫害我的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恶神和共产邪灵。这是我事后知道的。

个人经历,仅供借鉴,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