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人都是我讲清真象的对象

【明慧网2005年4月4日】2005年3月7日下午,我被恶警绑架。下午在派出所,他们把我关在一个屋子里,里面有一个特殊的木制椅子,人坐在上面然后把手和脚卡起来不能动。派出所警察拿出一张表来,上面写着要刑拘我一个月,叫我签字,我一看就拒签。他们问我:为什么不签?我说,我没犯法,我不承认,坚决不签!他们说:你签不签都要把你送到看守所去。我说:那是你们强加于我的,我不承认!

这样一直僵持到晚上,晚上12:30分他们把我拉到了成都市看守所,先要检查身体和量血压。一量就说我血压高,指针的确到了顶端。第二天,他们给我药吃,我不吃,说道:我又没有病,我不吃药。没办法他们就把药放在我饭里面,我把饭倒掉了不吃。牢头说:你们法轮功不吃药?我说:没有病肯定不吃药。牢头叫我读监规,我说我只会背“法轮大法好”,其它我都不背。

三大队一警察传讯我,他很和气的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想,洪法的机会又来了,不管你是谁,表面善的也好,表面恶的也好,在我的眼里都是众生,都是为得救而来的。于是我堂堂正正的说道:“这个功法好啊,他不仅使人道德高尚,师父教我们要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同时自身病业也没有了。我就讲我没炼功以前的身体满身都是病,特别是全身长满了牛皮癣,省皮肤研究所的医生说:没有药物能治好的,同时我还有胃病、神经衰弱等。我炼功半年就全部好完了。”接着我又讲了天安门自焚真象以及傅怡彬杀人伪案的真象。这警察说:我接触过很多法轮功,就是好,我外婆就在炼,她都80多岁了身体很好!我说:你明白了真象,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最后我说:我在监牢里也要炼功。他说“行。”

在看守所里,我把每一个人都当成自己讲清真象的对象,给几个年轻人讲了法轮大法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真象,并告诉他们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这样一群遵循“真、善、忍”法理做人做事的好人,江氏政府现在正在迫害这样的好人。他们都听明白了,说(江氏)政府错了。我接着又说,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并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一个好人,不能做坏事,那样对自己不好,出去后找个正当职业干,这样才对得起父母。有三个年轻人当天听了我讲以后,他们都表示出去不做坏事了,并记住了“法轮大法好”。更神奇的是他们几个明白了真象的年轻人在两天内都放出去了。好多人一看都信了,并说法轮功就是好。

星期五是11号,把我戴上脚镣手铐,用车拉到市三医院,有三人都是高血压去检查。我在三楼就给大家大声讲:我就炼了法轮功,我没犯什么罪,给我戴上脚镣手铐干吗?师父就是叫我们做好人,我身体也健康了,犯了什么国法?

管教吓慌了不准我说,我还是大声说并问他:你给大家说一说,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他连忙说:没说你有罪。就心虚地把我往里推,马上就给我把脚镣手铐取下来了。“作为大法弟子,你们今天的表现是伟大的,你们这一切善的表现、就是邪恶最害怕的。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除尽邪恶的同时圆满自己、强大法在世间的体现”(《理性》)。

回去的路上我问医生:我的血压是多少?医生说:你不知道啊,你的血压是205-210高血压,血压太高了。在看守所里他们专门安排人扶我行走,怕我出问题,所以在15号晚饭后,叫我收拾东西,放我出去。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我正念闯出了魔窟。

几天后,我老是感觉不对劲,因为我不能自由出入。我女儿不准我随便出门,我不知是什么原因,于是问她:为什么不要我出门?她说,她给派出所写了保证:不准我与功友接触,不准串连,等等。我当时我没有悟到这是邪恶的迫害,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直到有一天我从家里跑出去,跟同修一起学法,切磋后我才恍然大悟,这就是邪恶用的毒招,利用亲人救人心切的心,让他们在无知中对大法犯罪,这种狡猾的招式真是够毒、够狠的。

我把邪恶因素与人本身分清后,就一边铲除邪恶因素一边给女儿讲真象,彻底破除邪恶对她的控制与迫害。然后与她一道写了一个声明,全盘否定在无知状态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违背法轮大法和“真善忍”的言行。这样一做,场纠正过来了,女儿也不管我了,对我的态度也变好了。通过这件事我進一步悟到“讲真象是一把万能钥匙”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