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定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暴行


【明慧网2005年4月5日】2004年12月25日下午,我去定州坐公交车看大法书被恶人举报,遭定州市公安局恶警马铁柱非法绑架。他们先把我拉下车搜身,先是一个拿对讲机的恶警把我全身衣服口袋翻一遍,我随身带的150元钱被此恶警搜走,快速装进自己腰包,还抢了我的大法书和呼机,还有几张光盘,之后把我强行带到公安局四楼国保大队。先是宁增杰问我姓名地址,我不配合并向其讲真象,他不听,而后是恶警马铁柱进来,见我不说,一边骂一边打,我和它讲道理,根本不听,一会儿又把我带到另一个屋,恶警李铁柱又问我姓名地址,我不回答它就打我耳光,并满嘴脏话,(此恶警狡诈邪恶)我正告它迫害好人要遭恶报。到傍晚它们去吃饭,要把我铐在暖气管上,我不配合他们,三个恶警就对我大打出手,恶警李铁柱揪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宁增杰摁我的胳膊、身体,马铁柱打我耳光,用脚踢我,我就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打好人!后来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我双手被铐在暖气管上,有宁增杰、李铁柱看着,铐了我一夜。

第二天上午马、李两恶警把我双手戴手铐带下楼到一个屋里想给我照相。我不配合它们,并正告它们迫害好人有罪,拿照相机的是女的,20多岁也很邪恶,见我不配合就说:“打他呀,把他衣服给脱了,上外面冻着他。”马、李两恶警强行将羽绒服给我脱掉。它们轮流对我大打出手,打我耳光、打我身上,我还是不让它们照,它们就想把我背剑式反背铐上。我不配合它们。恶警李铁柱把手铐松开一只手,双手按着另一头狠命的往下拽,每拽一下我的手腕象要断了一样疼痛难忍。于是我就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恶警一边拽着我转弯,一边奸笑说:“让你师父救你来呀?”就这样转了几个圈后,两个恶警摁住我的胳膊还是想反铐我,我就使劲的不让它们铐。他们就气急败坏的把我一只胳膊拧到背后,用力往前一推,我被推出两米多远,栽倒在地上,当时昏死过去。

我醒来时见两恶警站在我身后不敢动,它们知道这一下很重。我慢慢坐起来,感到胸部胀痛、头晕。它们在我意识不清时,给我照了相,李铁柱得意的说:“不让照也照上了,晚上就给你上电视。”之后把我又带上四楼,铐在暖气管上,十点多把我送到定州市拘留所关押,到号里我就感到胸部胀痛,走路不能挺腰,深呼吸胸部都疼的不行。见我被打成这样,拘留所长(已明白真象)同情的说:“它们为什么打你?”我说:“我不报姓名。”他嗨了一声说:“你先进屋吧。”号里的几个普通犯都很同情并骂恶警说:“它们真坏,出去告它们。”第二天晚上,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正念走脱。

正告恶警马铁柱、李铁柱、宁增杰,你们的恶行直接违反了国家的《宪法》和《刑法》,身为警察知法犯法,迫害好人。奉劝你们悬崖勒马、弃恶从善、将功补过、赎回你们对大法犯下的罪过,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否则,等待你们的是人间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