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齐市泰来监狱凶残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4月5日】黑龙江省齐市泰来监狱从2001年开始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大法弟子在里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恶警们封锁消息,家人接见时派2-4名干警看守监视,用录音机录谈话内容,怕迫害内幕泄漏出去,所以几年来尽管大法弟子在里面受尽了摧残,却无法揭露,邪恶非常猖狂。然而纸里包不住火的,下面我把里面的邪恶迫害曝光。

有一个叫卢玉平的大法弟子,吃的苦无数,由于他坚持炼功(3-4个月),每次都被指导员、队长指使恶人毒打,拖到水房子,打昏了用水浇,有几次差点打死,昏了很长时间。

大法弟子郑连清被酷刑折磨、违心写了“四书”,后明白不对,向队里声明作废,被队长反挂在墙上,在最冷的冬天在外面冻了3个多小时,手冻得疼痛难忍,多天不能入睡。有一次被打昏,醒后恶警还在打其头部,然后关小号,手脚铐上。

田勇,在2004年夏天被恶警打得腿不能行走,最热天用太阳晒,恶警还把他扔進坑里。

潘洪冬,被支工字架,耳朵被打豁。

在监狱里每个大法弟子都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最残暴的恶警有:张维佳、王智玲、乔平、崔力(还有很多恶警的名字没记住,只记住这几个,很遗憾)。它们就象打死人不偿命一样,对不屈服的大法弟子用酷刑,皮带抽,不让睡觉,派人轮流看守、关小号、上工字架、暴打、上大挂(手从背后绑在一起吊起来)。

还有的大法弟子被恶警把手和脚用铁链子铐一起,中间链很短,只能蹲着走,要是从后面铐就更惨了。还有用细铁丝穿着20多斤重的铁牌子挂在大法弟子的脖子上,上面写着“抗改”。

2004年,恶警全面迫害大法弟子,一个也没落下,上“工”字架、地环,不管用时,有一个队长想出了屁股底下加垫两钢球的办法,白天在厂房里坐,有一个大法弟子双脚带着镣子没法走,用车拉到厂房里照样干活。

迫害最严重的是五大队和十一大队,超时干活,最长时间是早上3点干到晚上12点。冬天厂房里没有取暖设备,很冷,还吃不饱。

也有明白真象的干警,一位领导对他的手下说,你们都睁大眼睛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人?他们很少迫害大法弟子,还有一个队长说“我从来不相信有好人,看到了法轮功之后我相信了有好人。”这在监狱里只是极个别现象,大多数为了奖金、提升,不惜余力迫害大法弟子。


泰来监狱长:于振海,还有3位狱长,狱政科:马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5/98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