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安丘大法弟子三次进京上访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我是山东省安丘大法弟子,1997年得法。得法前,我虽然大病没有,可小病很多,腿疼、腰疼、脾气暴躁,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就发脾气。得法后,全身的病痛不翼而飞,脾气也变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时时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大法。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师父被诬蔑,我再也在家呆不住了,我决定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1999年10月13日,我和另一个同修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刚到天安门,就被便衣认出了,非法把我们强行抓上车,拉到了北京一派出所。不法人员们从搜出的身份证中得知我是山东省安丘人,就又把我们送到了潍坊驻京办事处在。在办事处,他们翻遍了我全身,抢走了我身上的七百元钱。之后,又把我们劫持到北京招待所临时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非法关了一夜。第二天,又把我们送到当地派出所,强制坐了一夜老虎凳。

第三天,不法人员把我们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当时有好几个弟子,我们集体炼功,被不法人员们拖到外边用电棍电,然后强迫我们坐在地上,把腿伸直,双手勾住双脚,一直到夜里11点才让进屋。

在拘留所里,我被关押了15天,上缴了115元生活费后,又被送到计生办洗脑班关押了11天,被勒索罚款2000元,才被放回了家。

2000年正月19日,镇长侯镇祥带领一伙恶徒闯入我家,强行把我抓到计生办“洗脑班”,非法关押15天,我绝食抗议四天后,被放回家。

2000年3月6日,我第二次进京证实大法。这次刚下车就被便衣认出,把我抓到了北京招待所,在那里,我们七、八个人被非法铐在了一个圆桌腿上,第二天被非法押往当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我们集体学法,恶徒侯镇祥看见后,从我身上把大法书强行抢去。我哭了,流着泪对他说,把大法书还给我。他不但不还,还叫四、五个人把我按倒在地,用卫生纸沾上开水烫我的嘴,嘴立刻就被烫起了大水疱,他们一看事不好,就把我放回了家。

2000年6月,我一路行走,四天走到济南时,被当地派出所抓住盘问地址,我坚决不说,他们没有办法只好把我放了。八天后到达德州时,又遭到盘查扣留(当时各地都有拦截上访大法弟子的警察),我还是坚决不说,他们无奈只好又把我放了。

因为盘查的紧,我决定坐车前往,刚到天安门立刻就被不法警察抓住,拖到一个无人的地方,他们立刻拳打脚踢。打完后,把我关在了招待所临时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第二天把我送到了当地洗脑班,我绝食三天后被放回了家。

2000年10月25日,(派出所长)刘洪武、(镇长)侯镇祥等人到我家,要绑架我到洗脑班迫害,我挣脱后立即向村东跑去,他们在后面追,当跑到村东水井边时,我被他们围住。我被不法警察铐上手铐,拖到车上,劫持到洗脑班。到洗脑班一下车,我就向回跑,被他们强行摁住,将我的上衣全部扒光。

2000年11月13日,我在邻村发真象材料,被不法警察抓住。他们先将我铐在派出所的一棵大树上,然后,副所长刘洪武、恶警李守正又将我拖到屋里,用橡皮棍没头没脸的打,把我的腰和腿都打得变成黑色的,很久也没有恢复。恶警打完后又将我铐在椅子上。第二天,他们又将我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我绝食抗议。六天后,我被放回家。

我是一个受害者,但我更是一个修炼者。我能够在“真、善、忍”宇宙大法中熔炼,是我生生世世的期盼。我衷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早日了解真象,为自己奠定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