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得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我是一名7.20以前得法的老弟子,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总觉得做的不够好,尤其是讲真象的事,一直很苦恼,和人家讲半天,他们也知道好就是接不上缘,心里总有一种压抑感,现在比较好了,我们这条街的人大多都和法接上了缘,那还得从我的弟媳谈起。

我和我的弟媳相处得很好,我俩在一起,我经常讲通过我学法悟到的法理与大法的超常、神奇等,她也知道学法炼功的好处,她身体素质好较年轻,但总说没时间。可天有不测风云,去年冬天不知怎么回事,她腰痛、一条腿麻,吃药也不好,我就再次叫她和我炼功。炼了几天,她就买了毛线,给她丈夫织毛衣,就说没时间了,等打完毛衣再炼。毛衣打完也快过年了,因她丈夫是做生意的,就帮着忙起了农历年前的生意,就更不提炼功了。

好不容易忙完了年,她的腰痛、腿麻一直服着药,也没见好。我又对她说“现在也不忙了,和我学法炼功吧!”她很不情愿的来了,可只炼动作不学法,炼完功就走。炼了几天,她说炼功这么站着脚麻得厉害。我说没事,那是师父管你,在你炼功的时候,师父把你的病气从脚下给你净化出来了,你要学学《转法轮》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不信我说的话,说是站着长时间不动造成的,我说真是师父在给你消业,是净化身体的表现,真是好事。我给她说了好多我从法中悟到的法理,她还是半信半疑的样子。

第二天,我等她来炼功,好长时间她也不来,就去叫她,我问她“你怎么不来呀?”她女儿抢先说:“我妈跟你炼功都血压高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没事不想炼了,炼功也不会把病炼好,不吃药也不行。”我说:“叫你学法你不学,光炼功难受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看看《转法轮》就明白了。”她不高兴的说:“你去炼吧,我不去了。”

回到家里,心里挺不是滋味,这几天因我娘家爸也是刚得法时间不太长,一出现消业的状态就认为是病来了,心性忽上忽下,总是不太坚信大法。我沉思了好一会儿,怎么办?还是请师父加持吧。于是我抱着救度众生的纯净心态给师父上了香,然后打坐,立掌请求师父加持弟子,铲除弟媳和我爸空间场的所有阻挡他们得法的一切旧势力安排的不正因素。因我是关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就是觉得心里非常平静。大约过了10分钟,我不自觉的向给师父敬香处看了一眼,心里一惊,那香灰大约都有半寸多长,象莲花一样向外扩展着不落,此时我非常激动,泪水一下涌出来,不一会儿,香灰先后落下来。过了一会儿,我调整好心态,又打坐立掌,清理他俩的空间场,请求师父加持,我感觉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心里涌动,觉得正念很强。大约15分钟左右,又不自觉的向敬香的地方看去,和刚才的景象一样,香灰还是半寸多长象莲花一样,不一会儿就纷纷落下了。此时我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师父洪大慈悲点悟的心情,这也坚定了我启悟他俩学法的信心。

因离娘家较远,一时不能回家,就打电话给爸爸,叫他加强正念,引导他精進学法。而后又去弟媳家,一進门遇到了邻居王大姐,我俩一前一后進了屋,原来王大姐是要带弟媳一起去找巫婆(有附体的人)看病的。我着急的说:“你怎么找它去看呀?它那是附体。”她说:“我哪儿都不好受,吃药也不管事,炼功也不管用,我难受血压高”。王大姐接着说:“我知道炼功好,可有病该看病吃药也得看病吃药,病没在谁身上谁不知道,难受只有自己知道。”弟媳听着王大姐的话有道理,都不正眼看我了。我当时没把这放在心上,只是一个心眼儿的叫她看《转法轮》,从法中找答案。她们看我挺固执,就不说什么了。最后我用和蔼的口气说:“你用心学法,把你的病放在一边。”我就走了。

晚上我去看她,一進门她就冲我笑,手里还捧着《转法轮》,她说:“以前叫我学法总不想学,今天不得不学,你说的话挺是那么回事,我都不敢看你。我学了快两讲了,越看越想看,都不想放下了。”听她这么说,我心里踏实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来了,進门就说,大嫂,我这腿昨晚麻了一夜,我才不拿它当病了呢,书上可写着呢,炼了功哪不好受都是净化身体的表现。听她说这些话,我觉得她悟性很好,刚学法对法认识还挺快,我真是打心眼里高兴,在内心感谢师父对她的慈悲呵护。

从那天起,她有时间就学法,晚上和我们一起炼功,几天的功夫,她的腰、腿全部都好了,身体也净化出来了。这一下我的老婆婆亲眼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见人就说大法好。在她们娘俩的带动下,我们这条街在几天之内就有大多数的人来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了,走進了修炼的行列。

以上是我的真实经历,因层次有限,写得不好,最后以师父的经文《快讲》与大家共勉:

快讲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