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警服的歹徒 --- 山东潍北监狱恶警名单和犯罪记录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地处山东潍坊市寒亭区以北的潍北监狱是山东省一个大型劳改农场。1999年7.20以前这里有100多人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洪扬使这里的人们深深受益。原来因病多年不能上班的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给农场节约了大量医药费;原来脾气不好,家庭不和的坏脾气改了,家庭也和睦了。

法轮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身心,也自然使人的道德不断提升。工作中有的犯人家属给做干警的大法弟子行贿,都被一一拒收,并向他们讲述做好人的道理,使犯人家属们很受感动。有的大法弟子把关系单位送的回扣,如数交给了农场里。大法弟子脏活、累活抢着干,同事之间发生矛盾时,大法弟子就把做好人相互忍让的道理讲给他们听,使矛盾化解,给农场里带来一片祥和。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这里和谐的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监狱长陈建、纪委书记郑民利等人紧跟江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把潍北监狱变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狱。狱警徐海明、赵冰、王文腾、孙济生、宋立国、刘立学等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不断出卖着道德良心,在自毁的绝路上越滑越远。

* 活活打死山东莱州市电视台主持人李光的恶警徐海明

恶警徐海明,40岁左右,回族、中共党员、山东省潍北监狱教育科科长,610办公室头目。曾多次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受到上级奖励,参加过多次省级会议学习研究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它甚至于为此去北京专门学习培训过。山东莱州市电视台主持人李光就是被恶警徐海明等活活打死的。

大法弟子李光,山东省莱州市人,生前是莱州市电视台记者、主持人,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高材生。2003年李光被非法投入潍北监狱时,丧失人性的徐海明伙同副科长孙济生、书记王文腾对绝食好几天身体非常瘦弱的李光下毒手,几个人同时用电棍电击李光。

2004年3月,李光强烈要求潍北监狱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遭到残酷迫害,被迫绝食达7个月之久。恶警们为使李光屈服,仅电棍电击,就近40次,每次长达3―4小时。恶警曾用7根高压电棍恶毒 的电击他,李光的脖子被电击得像头一样粗。五监区恶警用尽了招数,也没有使李光屈服。2004年11月底李光被调离五监区,并被再次交给了恶警徐海明,仅五天时间,李光于12月3日在潍北监狱总厂被徐海明等恶警活活打死。

大法弟子曹玉国,是山东乳山果品厂设备科科长。因拒不转化,在徐海明的带领下,恶警孙济生、王文腾在他绝食的情况下用电棍电击,进行酷刑迫害。大法弟子刘兆红也是在长期绝食后遭到上述三人残酷的电击,甚至把电棍塞到刘兆红的嘴里电击。

平时,徐海明怂恿、奖励犯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这些犯人加分,报功,几个人能吃上二十几个人的饭菜,吃不了倒掉,而别的犯人不够吃;普通犯人只在夏季才能午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一年四季午休。

青州市黑社会老大、牢头杨××,和徐海明曾是街坊邻居,也是回民,和徐海明的大哥私交甚好,徐海明的大哥是青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青州市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杨××的家人给徐海明送了许多厚礼,仅现金就超过20000元人民币。徐海明在2004年春天直接将其调入教育科洗脑班当老大(班长)。 杨××在洗脑班毒打、谩骂、体罚、不让睡觉等方式残酷折磨大法弟子。他仗着有徐海明撑腰,监规纪律根本约束不了他,犯人自检小组(纪检)也不敢查他。

七大队五中队牢头张玉雄,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人,因犯抢劫、吸毒被判刑入狱,为达到减刑的目地,2003年张玉雄让家人给徐海明送了5000元现金,结果事没办成,钱也未退。七大队五中队二级严管犯孙之收(音),2004年听说徐海明能办事,在接见时告知家人给徐海明送礼,家人送了5000元不久,孙之收(音)被徐海明直接从七大队五中队调入教育科洗脑班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

* “笑面虎”宋立国

被称作“笑面虎”宋滑头的恶警宋立国是潍北监狱七大队二中队指导员。

2004年2月,被关押在二中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抵制非法关押,要求停止迫害、无罪释放、拒绝奴工劳役。恶警宋立国、张松良等丧失人性,使用高压电棍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克军(28岁、山东新泰市、中专学历)和李刚(34岁、山东青岛市、研究生)。

2004年4月,恶警宋立国、张松良一并使用高压电棍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克军、大法弟子李术军(山东齐鲁制药、本科学历)。恶警在电击李克军时凶残叫嚣:“改不改?不改每天都电你几么(次)!……”一个月后,李术军理发时满头还都是高压电棍电击后留下的疤痕。

在二中队,大法弟子被强迫每天干奴工活14个小时以上,没有午休、双休日,以及其它法定节日。大法弟子刘健(山东青岛市、本科学历)由于不熟悉缝球手工程序,加之刚缝球时被针扎破手指,在手指滴血的情况下还被迫缝球。就因为缝的速度慢,宋立国指使中队长张松良、队副徐沛军将刘健叫进队部,两人用高压电棍电击刘健。

宋立国还对缝球车间的犯人头头说:“干活慢的就是欠办……”。致使犯人头头经常用铁棍、木棍、木板疯狂的殴打干活慢的人,连病残人员也不放过。宋立国与犯人头头称兄道弟,并与该犯年轻的老婆结为干兄干妹,该犯人老婆来探视时,他将其领到自己的办公室让该犯接见。宋立国收受犯人家属的现金贿赂早已是公开 的秘密。2000年宋立国教唆犯人打犯人,曾导致被殴打的犯人上吊自杀。

* 施用高压电击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刘立学

恶警刘立学是狱部监区七大队教导员。

2004年2月底,大法弟子为抵制迫害、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進行集体罢工。刘立学带领六个恶警将大法弟子孙培俊(临沂蒙阴人)骗到队部。刘带头将大法弟子孙培俊摁在地上,用脚踩住,拿高压电棍猛烈电击,同时教育股长冯忠民、马广礼及四队长丁勇一起用四根电棍电击,并猛击头顶、脸、颈部至全身,直到电棍没了电 。许多监狱犯人都目睹了当时的残忍恐怖场面,孙培俊被电击得失去了知觉。

2004年4月,大法弟子王光臣、金增亮、刘键、李树君等被刘立学等恶警残酷的折磨,李树君的头顶被电焦糊,王光臣多次被电的从地面弹起。

* 残暴已极的恶警赵冰

恶警赵冰,山东省潍北监狱入监队的队长,40岁左右,中等身材,面相凶狠。

山东省被非法判刑五年以下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关押在潍北监狱。赵冰为了争功,在入监队就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采用的手段主要有:让犯人把学员踩在地上,用脚踩头。用电棍电击头顶、颈部、耳朵后面、面部和嘴,而且是通宵达旦的折磨。犯人集合出工时,经常听到四楼入监队传出的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胶州市大法弟子刘兆红被送到潍北监狱时已经绝食数月。恶警赵冰命令对其进行野蛮灌食。在刘兆红身体极端虚弱的情况下,赵冰不让犯人协助刘兆红上厕所,致使他大小便在床上,以此制造同室犯人对刘兆红的仇恨。恶警赵冰见刘兆红意志坚定不屈不挠,又命令犯人将刘兆红拖到院内,放倒在烫人的水泥地面上,将其上衣解开,在太阳下曝晒,并布置数名犯人看管,不许翻身,甚至不许动一下。刘兆红就这样被曝晒三天,整个脱了一层皮,人黑的走了样。第四天开始下雨,恶警赵冰又命令犯人把刘兆红拖到雨中暴淋了三天。 在经历曝晒和暴淋折磨后,它们又把刘兆红面朝上扔在建房子用的一堆乱石上。

大法弟子初立文 ,男,50岁左右,山东潍坊昌邑市太堡庄镇人。因讲真象被非法判刑送入潍北监狱,初立文一直非常坚定,遭到赵冰多次残酷折磨,有时使用超高压电棒电得他满地滚,直到电棒没电;有时把他吊铐起来或“大”字形把他铐在走廊的铁门上进行折磨。

2003年4-6月份,初立文在这两个多月中承受了一个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的非人折磨。四、五个恶警一齐用电棍电他,拳打脚踢,并且用铁夹板夹双腿(把腿用两铁板标起来,两铁板用螺栓穿起来,螺栓两头带螺母,紧螺母时,两铁板就往里收。)有一次夹双腿,当 时初立文被折磨到极限无法承受,昏迷过去。待他醒后,狱警见他仍不屈服,又故伎重施。就这样他在这个人间地狱里被酷刑折磨了两个多月,身上没有几处好地方,根本无法行走,最后被狱警抬出了监狱,从此下落不明。

* * * * * *

山东潍北监狱的恶警们在近6年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积极充当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多位大法弟子在它们灭绝人性的摧残折磨下失去了生命,有的被迫害致伤残。具有人性的人才能称之为人,这些双手沾满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鲜血的暴徒,尽管身着警服,还能称之为人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