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209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证实(图)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明慧记者古安如综合报道)据明慧网的资料统计,2005年3月份,又有209例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自1999年7.20中共及其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至今,已有至少167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在3月份证实的209宗案例中,共有41人死于2005年内,其中14人死于刚刚过去的3月份。

死亡案例中,男性79人,妇女118人,有12人性别仍待证实,妇女占迫害致死人数的56%。

209位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年龄最轻的仅有28岁,是广东省中山市豪头中学的女教师白燕霞,在迫害中于2000年夏因病去世。209宗案例中,年龄在70岁以上的古稀老人共有51人,其中年龄最长者是93岁高龄的黑龙江省双城市新兴满足乡庆乐村法轮功学员杨高氏,因610恶人迫害导致内脏受伤,于2002年腊月初八含冤离世。

209例迫害致死案例分布于全国23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其中辽宁31例,吉林29例,山东、河北各28例,黑龙江21例,湖北10例,内蒙古8例,北京市7例,河南、四川各6例,安徽5例,广东、广西和贵州各4例,重庆市、天津市和山西各3例,江西、甘肃各2例,湖南、西藏、新疆各1例,另外还有1例台湾归国侨胞被迫害致死案例。

在3月份报导的迫害致死案例中,普遍存在着严重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遭受到各种形式的毒打、酷刑折磨和强制洗脑“转化”,经历了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和当地公安及610强迫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残酷迫害;非法抄家、绑架和经济勒索极具普遍性。

一个突出的事实是,很多被害人在劳教所、洗脑班等非法关押场所遭受了长期的折磨,致使生命垂危。为了逃避责任,他们被从迫害场所放回了家。由于长期摧残对身体造成的巨大伤害,很多人回到家以后也无法再恢复正常的健康而含冤离世。

另一个突出的事实是,很多的被害人是经过修炼法轮大法,以往的各种疾病好了,精神祥和,身体健康的人。但在迫害中被强制剥夺了修炼的权利,被剥夺了炼功的权利,并因遭受各种残酷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而致使身体状况变坏、患病或导致旧病复发,最终被迫害致死。

* 被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酷刑折磨 徐卫东含冤去世


大法弟子徐卫东,于2004年12月29日含冤去世

徐卫东,男 ,37岁,1999年7月19日得知外地的一些辅导员被抓,他和他的母亲夏桂芹还有许多功友于1999年7月20日登上去北京的列车要去北京上访,可是到沈阳就被警察劫下了车,于是他和功友于1999年12月份又去北京去上访,被非法抓捕关到北京拘留所,元旦过后即半月后被放出。

他原是吉林市酒厂工人,于2000年9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遭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野蛮摧残,2001年10月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之际才被劳教所释放。从劳教所出来之后不久,他便一直不清醒、不说话,生活不能自理。后不幸于2004年12月29日含冤去世。遗孤徐帅和其他亲人境况悲惨。

2000年9月28日,他又与他母亲和功友到北京为法轮功申冤,在丰台区功友家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关押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四大队。为抗议非法关押和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虐待,徐卫东数次绝食,被劳教所动以酷刑,并先后调于四大队、教育队、二大队加重迫害,身心和肉体遭受严重摧残。他在劳教所里受了很多苦,恶警们用几根电棍同时电他,逼他转化,他也没有屈服。一次给他野蛮灌食时,他被灌得昏死过去半个多小时,后送到吉林市越山路二二医院抢救又缓过来了,直到一年后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劳教所怕他死在劳教所里承担责任,才把他送回家。

由于他长期遭受酷刑折磨,他的肉体和身心承受巨大伤害,在从劳教所出来之后不久,他便一直不清醒、不说话,生活不能自理。后不幸于2004年12月29日含冤去世。

* 山东威海大法弟子田丽被迫害致瘫三年后离世

山东威海大法弟子田丽在2002年5月22日被威海市环翠区610头子刘杰等人绑架到威海高区看守所迫害致残后,一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终于2005年2月21日带着无限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田丽和她儿子田丽97年照片

2003年10月13日在家中拍的照片

田丽,女,约42岁,98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据明慧网2003年10月24日报导,2002年5月22日上午约8、9点钟,威海市610头子刘杰带领4人来到田丽单位──威海市海林宾馆,将田丽扭住毒打,接着就将她绑架到威海市城里派出所继续毒打,后又将她绑架到威海高区看守所。恶人给她戴上背铐,强制坐铁椅子,并拉到烈日下晒,直到下午1点左右,当时田丽想活动活动已疼痛麻木的身体,不料铁椅子带人向前栽下去,她当时便没了知觉。当她清醒过来时,浑身已动不了。恶人翻翻田丽的眼皮,说没事,又继续把她绑在铁椅子上。一会又一恶人摸摸她的手腕,觉得不对头,只好把她送到威海市市立医院。住院一个多月,田丽一直处于瘫痪状态。而住院期间一切医药费、生活费等全部自费。最后医院不能治愈,只得回家养病。

直到去世前,田丽都是全身瘫痪,长年躺在床上,大便需人抠,有时把床摇起来,使她处于类似坐姿,但最多也只能“坐”一个小时。她的腿、胳膊都变形了。田丽的丈夫每天需上班,不能照看妻子,年仅11岁的儿子上小学四年级,家里只好雇人照看瘫痪的田丽。原本健康的田丽被迫害致残,恶人却扬言田丽是“跳楼自杀自残”。

当时田丽家人准备起诉恶人。恶人闻风后很是惊恐,为了压制起诉一事,田丽丈夫单位的书记曾找田丽的丈夫谈话,说要赔偿田丽的丈夫几十万元,可是到现在也没见到所谓的“赔偿”。而田丽的单位从她被610恶人绑架迫害后,就停发了她的工资。

* 曲洪奎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

吉林辽源市东辽县大法弟子曲洪奎,多次走出来讲清真象,2001年12月再次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成肺结核、生命垂危,直至2004年12月29日才放回家中,于2005年2月13日(正月初五)含冤离世。

曲洪奎,男, 41岁,家住辽源市东辽县凌云乡二道村,多次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后被关押在辽源市劳教所。据见证者描述,大法学员被强迫劳动,整天挖沟,打混凝土,搬石头等重活,为劳教所创收。管教还经常残酷折磨大法弟子,他们把大法弟子的双手反扣上,整夜休息不了,第二天还得干重活。劳教所里为逼大法学员们“决裂”,整天整夜的用“面壁”,“开飞机”等对我们进行体罚,还不能动,动就指使犯人打板,有时板子打断了,就换光缆棍打,边打骂,边威胁和污辱。2000年8月的一天,曲洪奎被管教指使的劳改犯毒打得长时间不能行走。

2001年12月30日,曲洪奎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被抓进朝阳沟劳教所以后,经受住了无数次所谓的“转化攻坚战”酷刑折磨,在劳教所的迫害下,饱受疥疮折磨一年之久,却又经肺结核的肆虐,因营养不良、医治不及,长时间无法痊愈。然而在他已瘦得皮包骨头、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劳教所仍不放人。

曲洪奎于2004年12月29日才被放回家中,于2005年2月13日(初五)含冤离世。

* 北京师范大学音乐教师马静芳被迫害致死

马静芳,女 ,59岁,家住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原北师大音乐教师。曾参加过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和平上访。1999年7月20日邪恶迫害大法后,坚信大法,曾去天安门证实大法,两次被非法劳教。因长期受到骚扰、惊吓等迫害,马静芳于2005年3月8日含冤离世。

2001年7月12日晚,马静芳与一同修一道发真象材料,被恶警非法抓紧东城看守所。在看守所马静芳因拒绝说出家庭住址,被非法折磨7天,最后被强行拍照,恶警拿着她的像片到各个街道居委会进行辨认,被当地居委会人员认出。结果被邪恶非法抄家,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并被非法劳教2年半。

在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她因不放弃信仰,七大队大队长王兆凤对她进行了严重的迫害,王兆凤以马静芳“假转化”为由,整她的黑材料,准备到后期给她延期。在劳教所这个魔窟里,马静芳被折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她的身体已经相当虚弱,终于在2002年7月的一天突然晕倒,失去知觉,后被送进大兴医院抢救,几个小时后才苏醒过来。恶警们知道对她的迫害很严重,怕承担责任,就给她办了保外就医。

从劳教所回家后,马静芳总觉得胸闷憋气,有时全身浮肿,后多次住院,经诊断为严重心力衰竭,时刻有生命危险。可是恶警们仍多次上门或电话骚扰,并长期受到当地居委会的监视。

后来马静芳又被不法人员们非法判了她3年劳教。因为身体实在虚弱,劳教所拒绝接收,才改为所外执行。当地派出所、居委会对她进行严密监视,限制她的出入自由,身体一旦有好转,时刻都会被送进劳教所。马静芳最后终于因长期受到骚扰、惊吓等迫害,于2005年3月8日含冤离世。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