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亲的幸运和遗憾


【明慧网2005年4月7日】我80岁的老父安详的走了,没有痛苦,面带安详。整个家族在一片赞许声中,夸老人家有福气,儿女孝顺,呈现在一片祥和之中,唯一使老人家遗憾的是:没有好好看《转法轮》一书:“我怎么走马观花看的”。

2005年元月2日,我老父在突然完全失去知觉的情况下,被家人抬去医院的。虽经抢救,不到2小时就什么都明白了,又能下地行走,医生觉得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说不符合常规,觉得奇怪。我父身患多种疾病,“多年肺气肿”、“肺结核”、“冠心病”、“脑动脉硬化”等。在此治疗期间,用了大量的好药,最多时一起挂4瓶点滴瓶。昼夜不断,5天时间,花医疗费近伍仟元。最后越治越重。出现9种病合并,嘴唇呈黑紫色,口腔红肿,舌头上出现许多沙粒,白色小泡状。医生看后也吃了一惊,说是“梅菌”。把我叫到外面,说:“9种病合并万分之一希望都没有,有思想准备,预备后事”。面对残酷现实。把该通知的亲属也都通知了,第二天准备买寿衣。

半夜时分,望着老父苦苦挣扎,躺也躺不下,坐又坐不住。痛苦得死去活来的样子,折腾得直喊老天爷!心里非常难过。此时,我说老爸,你女儿修炼8年多了一片药没吃,一针未打,在劳教所经历非人的折磨,九死一生。如今,你女儿比以前还健康,身轻体健,不是大法超常哪有今天。你因何不信?

此时,我父说:“别说你那身体,在那里头,上大挂、坐铁椅子、电棍电等,好人也得扒层皮,早就完了。最次也得做一身病。”我父非常认可。但我深知老父还是心里害怕,怕共产党整人那一套,经历了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斗争、文化大革命、6.4学潮、历次运动让人想起胆战心惊,老父成份高,其父母土改被分了财产后杀害。反右派中他是重点人物,文化大革命中被批斗,一辈子吃尽苦头,大气不敢出。如此打压,学法轮功怎敢轻易下决心,知道好就是不敢炼啊!

后半夜,我爱人看护着老父。我早晨3点多醒时,看老父躺那睡得正香,一直睡到早上6点多钟,坐起就想吃东西。8点不到小妹来后,看到老父直溜坐那,脸色也好了,嘴唇也不黑了,很是吃惊。我也觉奇怪,小妹问我老父说:“爸你咱好了呢?” 老父说:“我信法轮大法了!”

我小妹当时非常惊讶说:“真的吗?怎么回事?”我老父说:“你姐夫告诉我炼法轮大法好的!”小妹马上给我大妹打电话说:“咱爸好了!”大妹不敢相信说:“不对吧”,那意思是不是回光返照。我小妹说:“不是!我知道,咱妈那时去世时才两种病合并就不行了,爸现在脸色什么都不一样。”

我大妹马上打车过来,看后也觉神奇,问老爸:“你怎么好的?”老爸说了,他信法轮大法的经过。原来,我后半夜睡着后,我老爸继续折腾,很是辛苦,痛苦中连喊:“老天爷!救救我,我不想死!”

这时我爱人说:“爸,有个人能救你。”我父问:“谁?”我爱人说:“就我们师父能救你!”我父说:“真的吗?”我爱人说:“你试试!”我父说:“我相信!”我爱人说:“那你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缘份就信,没缘份就不信。”老父说:“当时喊完,奇迹就真的出现了。”当时他只觉得左眼前出现一道红光,身上也越来越不那么难受了。这时老父发自内心承认大法好,还说自己以前骂过大法。今天大法救了他,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他。说江泽民骗人,骗了多少人,害了多少人哪。还把如何对付警察如何来抓他的词都想好了。

老父亲说:“我这么大岁数,都快死了,咋没人管,是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胆小一辈子的老父,还是心里害怕,不敢逢人就讲,只是与一个平时和自己要好的同事说了真象。那个同事说:真这么神奇?关键时我也要喊喊。这是后话。

而且,当时老父头发也从根上发黑,秃顶的地方也长出头发来了,种种奇迹的出现,使得我的全家族基本上都得了大法。用小妹的话说:“看到爸爸身上发生的奇迹,我发了好几天呆,不得不让人相信,原来真有神哪!一切都是真的,原来《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是生命,还不如咱们呢。”

后来在他们身上又出现了很多奇迹。

老父从医院回到家。知道炼功人身上不是病是消业现象等,不用吃药打针,关键时吃药,打针也没好使。把药全扔了,而且确实身体越来越好。由能走动到上外溜达,顺便又能往回买菜,剪头、自己出去坐车洗澡。全家都承认大法神奇说:“你救了咱全家,说如果你现在不炼,我们上哪知道这么神奇的大法啊。”全家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老父表示发愿:“自己修的不好,师父不要,我也跟定师父,跟定大法了。”

但现实中,老父热衷于过年,比以前还心盛,我也想加倍弥补,让老父能享受幸福晚年。在延续来的一个月中,没有及时好好带老父学法修炼,导致老父表面走形式,没有实质真修,扔了肉身,至今追悔莫及。过后小妹说师父都给了爸三次机会了。第一次来看老父手拿遥控器在地上来回走着看电视。第二次来看老父手拿菜刀在厨房切饺馅。第三次来看老父又忙于办年货等。小妹说:“我告诉爸了,给他延续的生命是叫他修炼的,不能完全过常人生活。”爸说:“那什么都不能干了?”过后我自己反思,“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马虎。”我的心在哭泣,血的教训。我记得老父说过的话:“人啊,没死的时候说不怕死,真到死的时候怕死。”老父一辈子在刀尖上求生,经历了大大小小历次运动。如今,好不容易得了大法,而由于自己的执著放不下的名、利、情,又没有珍惜师父给的修炼机会。

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必须紧跟师父正法進程,不断完善自己,不断精進,保持理智、智慧、慈悲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不断的学法中,我又有了新的体悟。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