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真成了学习法轮功的班


【明慧网2005年4月7日】2003年我和其他二十几位同修被绑架,说是监视居住,实际被非法囚禁在一个拘留所里。拘留所的第二道门上挂了一块牌子上写“法轮功学习班”,猛一看还以为这是在学习法轮功,实际上人人都明白,这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我们被分关在各个号子里。

刚進去,拘留的犯人们都说我们是“政治犯”,很不友善。有的同修还遭到“红头”的毒打、体罚或敲诈。利用“放风”的时间,同修互相鼓励,我们必须按师尊的教导,“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一定要以大法的慈悲和威严,做好讲真象的工作,把这里的环境正过来。

随着讲真象的开展,其他人对大法逐渐了解,对我们的偏见也消除了,环境好转得很快。一位财务科长主动问“4.25”和“天安门自焚”的情况,他听后说:“我一开始就怀疑这里有文章,这一下我全明白了!”

一位还不起贷款的农民听了真象后气愤得大骂:“××党真不要脸,这样颠倒黑白!”一位刚被拘留的私人企业家听我给外人讲真象时,三天没吭声,第四天上午放风时他悄悄对我说:“我一進来什么也不说,就听、就观察,我所看到的这些炼法轮功的人和电视上说的根本不一样,原来××党这样造假、坑人!行啦,我回去后要赶快告诉我的哥儿们,我们上了××党的当了!”

有的同修还利用放风时间主动向值班的干警讲真象,开始他们不表态,后来悄悄的告诉说:“这里已关押过许多批大法学员,我们都知道你们是好人,但有什么办法?谁让我们吃××党这碗饭!”其实他们没有吃××党的饭,却刚好相反,是××党在吃他们的饭。

为了克服缺少大法书籍造成的学法困难,同修们根据自己的记忆,默写出许多经文和《洪吟》中的诗词,经过大家反复核对,感到基本无误时,由几名同修整理、抄写发给各个号舍的同修。同修们不但每天自己学习,还念给其他人听。许多人主动索要、抄录和学习、背诵。我们结合经文向他们叙说大法的内涵和做人的道理,并按师尊的教导“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告诉他们大法的伟大和神奇。随着对大法的理解,他们积极保护同修们学法、炼功、发正念,有的主动要求学功,有的从外边带進纸、笔,有的还协助外边的同修给我们带進了《转法轮》手抄本和《中国法轮功》一书。有一次,干警发现了我们学法而進行突击搜查时,他们冒着风险,帮助我们藏起了大法书籍和经文。

女同修住得比较集中,她们开始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并教给其他人员。一天晚上七点钟,趁值班干警打牌、看电视时,她们大着嗓门合唱,庄严高亢的旋律和慈悲劝善的歌词打动了所有的人,就连值班干警不仅没制止,还主动去问他们没听清的歌词。各号舍的人都问:“这歌曲怎么这样好听?!”我们说:“这不只是旋律优美,更重要的是有着大法的内涵和威严,所以感人、动听。”第二天,大家纷纷索要歌词,同修们按照她们唱的顺序给每个号舍抄送了一份大法歌曲的歌词。从此,每天全拘留所都在静静的听着或哼着,唱大法歌曲已成了最神圣、最渴望的一项晚间活动。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拘留所的头头突然進所巡视,听到歌声大为震惊,冲進院子大声制止,并呵斥值班干警:“你们没听他们唱的什么歌?”“没听清!”所长发怒了,破口大骂:“你们都是猪脑子,他们唱的是法轮功的歌,笨蛋!”

唱大法歌曲被禁止了,引起了所有人的气愤。同修们决定以绝食方式抗议非法迫害。我们的集体绝食行动得到了其他人员的同情和支持,他们主动关心和保护,并为我们的安危操心。尽管告诉他们:我们这是正义的行动,有老师的呵护和大法的力量,不会有什么危险,但仍有许多人整夜不肯安睡,注意观察着我们的身体状况。

到绝食第五天时,许多人感动了。他们看到同修们仍很精神,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有的还和干警大声理论,他们感慨的说:“五天了,没吃一口饭,没饮一滴水,要是一般人早就趴下了,可你们还如此精神,我们亲眼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绝食震惊了邪恶,吓坏了“610”和拘留所不法人员。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取得了胜利。当我们被送往别处关押,那些与我们相处几个月的人们依依不舍,真诚的告诉我们:“我这几个月没有白蹲,在这里了解、学习了法轮功,而且亲身体会了炼功人的品德、信念和毅力,我们明白了许多,对法轮功我们服了!”

有一位年轻人突然在院子里高喊:“各位,你们悟到了没有?这个拘留所门口那块牌子没挂错,这儿真成了法轮功的学习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