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曝光邪恶的上海提篮桥监狱(图)

【明慧网2005年4月8日】上海提篮桥监狱是上海的中心监狱,专门关押政治犯、所谓反革命、间谍或者重刑犯人。对外号称“百年老监”、“远东第一大监狱”等。在这上海最黑暗的监狱内,最为黑暗的就是曾关押死刑犯的所谓“青年实验中队”。现在这个“青年中队”里关押的是法轮大法学员。

高精度图片
上海提篮桥监狱

高精度图片
上海市监狱管理局
高精度图片
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

1.提篮桥监狱整体概况

提篮桥监狱有十个监区,一监区是大刑犯关押区,基本都是死缓、无期及15年以上的;二监区是管理监狱的后勤,包括伙食、大帐(犯人用自己的钱买的一些物品)等,其中还包括象“青中”这样的“看管”中队,被强制从事包装肥皂的劳役;三、四监区从事印刷行业的强制劳役;五监区本不存在,因为大法学员被非法劫持的越来越多,就专门把“青中”还有死刑犯看管中队独立出来成为五监区,现在由于邪恶的不断曝光,五监区已经撤销,重新归为二监区;六七监区从事缝纫等强制劳役,据说整个监狱系统的警察的制服就在这里生产;八监区是整个监狱系统的医务管理,其中包括监狱医院;九监区是所谓的“文化”监区,找有姿色的女犯人从事整个监狱、乃至整个上海监狱系统的“文体”娱乐宣传等;十监区是“老残”监区,这里的犯人基本是残疾人或者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每天也要被强制从事繁重的劳役。

提篮桥的强制劳役强度很大,基本没有休息时间,每天早上5点钟左右起床,晚上有的要延长到晚上11点或者更晚。如果有关部门来检查,恶警会把劳动间封掉,犯人的伙食会比原来好点。

2.邪恶的“青中”

和其它地区相比,上海一般死刑犯人临刑前都被关押在看守所,把死刑犯集中关押也是中共上海邪恶的一大“发明”。这里把死刑犯根本就不当人来看待,当作猪猡来养,养几天拉出去杀头。一个小监3.3平方米,关押两个死刑犯,两个死刑犯手挽手铐在一起坐在地板上。为什么坐在地板上呢?因为提篮桥设施太陈旧了,监房里没有床,只有地板。到了现在的监狱长乔利国当权,搞了一个“造床工程”还作为其政绩大肆夸耀。

这里长期形成了一套严密的监管体制。一般每个小监会有3个普通的刑事犯看着一个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的境遇甚至赶不上这些可能曾经犯下很大罪行的死刑犯。死刑犯在这里还可以看看书、下下棋,可以说说话,而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什么权利也没有,一切都被禁止。

法轮功学员一离开看守所,先到上海新收犯监狱报个到,然后马上被劫持到提篮桥“青中”。进来后先抄身,然后就被关进小监面壁。小监里基本没有其它设施,只有一个马桶。法轮功学员就这样24小时在里面,不准活动,不准看书。没有床的时候,被强迫坐在地板上,双脚伸直,甚至冬天不准穿袜子,手或者背在后面,或者强迫放在腿上,或者双手伸直放在两侧成45度,一动也不能动。一般人坐20分钟就受不了了,而大法弟子被迫每天从早上5:30坐到晚上8:30,要坐15个小时以上,一坐就是几年。那里放风机会很少,基本没有。特别是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象周斌、熊文旗、瞿延来肯定没有放风的经历。坐的时间长了,动动手都是很奢侈的事情,一般看管犯会马上来制止。刚开始,大法弟子是和死刑犯关押在一起的。其实恶警也是有意制造这样的恐怖气氛。

北京大法弟子华威在看守所时坚持炼功,邪恶之徒把他铐上皮戴铐劫持到了提篮桥。华威坚持每天炼功,当时的中队长欧利刚、指导员张健唆使其它犯人每天冲进监房暴打华威。这些监狱的恶警为了防止消息外传,严禁这些所谓的“看管犯”谈论此事,对外说不准打,没有打,看见了也当没看见。

监狱的恶警为了逃避责任,往往指使所谓的“看管犯”去强制转化,看管犯为了获得恶警的欢心不惜出卖良心,24小时把大法弟子的动向加之它们的理解汇报给恶警,并残酷折磨。

大法弟子唐仁亚,约43岁左右,来自江苏盐城农村,被非法判刑3年。唐仁亚为人很朴素,不看某人脸色行事,只是坚定大法好。恶警倪凌就指使看管唐仁亚的恶人王皓敏去“做工作”。王皓敏得到批示“狠狠下手”,就强迫唐仁亚坐在又低又矮的小板凳上,双脚伸直,时间长了,腿都是肿的。后来王皓敏又出花样,在地上反扣一个碗,上面放一块肥皂,让唐仁亚坐在上面。恶言恶语更是经常的事情,王皓敏还用马桶盖子砸、用鞋底狠抽唐仁亚的脸,晚上隔一个小时就把唐仁亚弄醒,不让他睡觉。

大法弟子陶湘为,上海人,约46、47岁左右,被非法判刑4年,看管犯经常打骂陶湘为,曾经把他的头按在马桶里。2003年当地的派出所来找陶湘为按手印,遭陶湘为拒绝。当时的流氓书记傅克琥勃然大怒,把陶湘为调离“青中”,重新关押在死刑犯中队(当时死刑犯中队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中队构成了五监区),在整个监区内召开大会,批判陶湘为,晚上不准陶湘为睡觉,让看管犯肆意打骂,整整折磨了一个月有余。

大法弟子张勤,约45岁,被非法判刑4年。恶徒张得胜受欧利刚、张健、倪凌的唆使,天天殴打大法弟子张勤。这个恶徒从小就被关押在少教所,学了一身折磨人的功夫,知道打哪里疼,打哪里人最难受而外表又没有伤。他每天中午毒打张勤2小时,晚上毒打1小时,用他在监管单位学来的迫害经验来毒打,用手掌、脚掌、折扇猛击猛刺张勤的喉管、胃部、腰部,用木板猛击手指、脚趾,肌肉等,怎么使人痛苦他就怎么干。毒打了十几天休息休息,想出新的招数再打十几天。

大法弟子仇申,男,大约50岁左右,被邪恶非法判刑6年。看管恶徒刘洪涛经常殴打仇申,打的啪啪的响,很远都能听见。

大法弟子梅建琪,约28岁,上海交通大学学生,被非法判刑5年。梅建琪曾被恶人用拖把殴打,打的头皮出血。

大法弟子杨延辉,约30岁,被非法判刑3年。杨延辉一直坚定信仰,在离监前被傅克琥劫持到死刑犯中队,直接指使犯人殴打。

大法弟子蔡军,刚刚从劳教所里被放出来,因为发了十几张传单就被非法判刑7年。邪恶之徒把他调到一大队专门进行迫害。恶人们把地上的水盆放进水,强迫蔡军翘着撅在那里,恶言恶语那是经常的事情。

3.提篮桥监狱里大法弟子的正气

在这么邪恶的氛围里,大法弟子没有被吓倒,依然坚定着大法,否定着邪恶,用智慧在讲清真象,用生命在维护着大法,谱写了一首又一首伟大的护法之歌。

大法弟子瞿延来,从被捕之日起就开始绝食,至今已有将近900余天;大法弟子熊文旗,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时间累计已有500余天,绝食的同时反迫害,直接促使了流氓书记傅克琥的下台;大法弟子江勇将囚服扔出监房,高喊“我们没有罪,穿什么囚服?!”大法弟子耿兆军直接向监狱当权者反映看管犯殴打学员,使殴打学员恶人被处理,恶人不敢赤裸裸的行恶;大法弟子蒋业祥,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写记录所谓对×教的“教育”,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大法弟子余雷,坚定的向周围的人宣扬大法,绝食抗议至今已有120余天;大法弟子吴文明,用自己所学的法律知识来反驳邪恶所谓的“维护法律说”;大法弟子张一明理智严肃,使一批又一批看管他的犯人明白了真象,连恶警都佩服“真是好汉子”;大法弟子胡志明,绝食反迫害,堂堂正正闯出邪恶魔窟;大法弟子张勤,残酷的殴打并没有使他屈服,最后正念闯出提篮桥;大法弟子张占杰,妻子同时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被非法劫持,最后也堂堂正正走出“百年老监”……

邪恶的迫害还没有结束,我们的同修谱写的伟大证实大法之歌也仍然在继续。当您看到此文时,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们或许正在绝食,或许正在被迫害。虽然此时的提篮桥的恶人正在采取种种措施防止消息外泄,但终挡不住正义穿破重重黑帐曝光提篮桥监狱的邪恶。正义之剑已经高高举起,清算邪恶的日子不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