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第二看守所恶警草菅人命


【明慧网2005年4月8日】安徽省合肥市33岁的大法弟子李钧2003年10月在合肥市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二看”利用现代科技搞人权迫害、奴役在押人员,迫害在押人员的程度都远远超过“一看”。

在1999年迫害法轮功之初,合肥有一个看守所和一个治安拘留所。当时明慧网的资料上所提到的“一看”为看守所;而“二看”是治安拘留所,在治安拘留所里关押的人员不得超过15天。后来兴建了一所“现代化”的看守所,即现在的第二看守所,拥有先进的监听、监视系统,可监视号房内任一角落、放风场任一角落、走廊、大厅。人们也把它叫“二看”。在“二看”的劳动号(可以在里面任意走动的服刑人员)也不敢随意讲话、搭腔。

大法弟子李钧,家住合肥市颍上路58号八一齿轮厂宿舍,原合肥八一齿轮厂职工,后调叉车厂工作。2002年10月31日再次被恶警绑架,被关押在合肥市淮河路鸿兴宾馆期间受尽非人道的折磨。2003年7月25日、8月22日被合肥市法院非法审判、判刑7年,他不服上诉。同年10月31日,其家人突然接到通知说人死了,不让家人查看遗体。李钧的死是由合肥市610的操纵,合肥市公安一处的授意并伙同合肥市第二看守所的直接参与下被迫害致死的。

一、强制在押人员奴役劳动创收

在“二看”被启用之初,为了创收,被关押的人常常从清晨开始至晚上加班加点,到深夜12点都还算早。有时早上7点就又开始干活。一些犯人家属为了接见方便,为了不受监狱之苦,就托人花钱找关系留在看守所,原以为可以在看守所当个劳动号不受苦,孰不知这里更苦、更黑,不见天日的干活。春节干到除夕,初二、初三又继续干。元旦加餐加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吃剩的萝卜炒肥肉,还是馊的,有的一个号房的人吃了全拉肚子。由于启用之初“二看”尚未被批成正式的看守所,所以“二看”不具备正式关押人员的资格,也得不到药品划拨,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狱医是不会拿药的。家近的让家送,而远的穷的就很惨了。一次一位外地的犯人因长期营养不良多次晕倒之后,狱医拿来几片葡萄糖,二、三天后就没了,让同室的人给他白糖冲水喝,说这比药还好。

“二看”活多,什么出口国外的玩具,给狗咬拽的2只球连个方块包的玩具,小妖怪,出口日本的黄豆,串彩灯珠,纸质手提袋……。手脚快的人从早干到晚上八、九点。而手脚慢,眼睛不好的干到凌晨二、三点也没法睡觉。看守让快的带慢的,让慢的拿钱出来买菜孝敬干活干得快的。那些家里比较穷的犯人很可怜,一个月一百、二百元钱很难拿出来,即使从家寄来二百元钱,买十来次也就没了。号里的菜特别贵,一份价值2元、3元的菜,在那里要卖十元、十五元,带点荤的菜价钱就更不得了。

“二看”只认钱,干活就行。犯人打架顶多打一顿,而打架也多为了干活,所以可以“原谅”。但不干活是绝对不行的,是“不接受改造”。那里面的伙食差得用看守的话讲是“连猪都不吃的”。白菜汤里漂着一点油,盆底落着一层砂。犯人都是挑着菜叶片吃。

二、大法弟子遭受奴役和酷刑的双重迫害

大法弟子在被绑架到“二看”来之前多数经受了许多酷刑折磨,身体虚弱。在这种情况下,再强制“劳动迫害”,就显得更为严重。也有的大法弟子是公安一处通过几位公安局长特批硬塞到“二看”来的。因当时“二看”不具有看守所资格,“特批”肯定不会有字据的,所以,是公安一处的人找到“二看”所长批字,方才收人。

先后被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许多迫害。2002年中秋节,大法弟子张和平被绑架到看守所,在“一看”关了不到半天被转到“二看”,曾绝食二十多天。二十多天里她被钉在死刑床上灌食,捏紧鼻子,用力扳下巴,用筷子,锐器撬嘴灌兑了浓盐的大白菜汤。汤汁顺着嘴角流下,流进领子里,背部的衣服湿了,垫絮湿了,从死刑床缝隙中一滴一滴地流下。一盆带汤汁的饭全浇完才走人。不法人员灌完后还无耻的嘱咐犯人给她盖上被子说别冻着了,掀开被子一股股馊味扑面而来。有的犯人看不下去,在劳动号灌食时说慢一点,手轻一点,灌完后再一起帮大法弟子收拾,从颈子下扒出饭粒,擦擦头发,把干毛巾垫在后背吹干水……。但有多少干毛巾呢?许多大法弟子都被野蛮灌过食,用看守所警察的话说,这大板(指死刑床)是为你们大法弟子准备的。

“二看”较“一看”不常打犯人,也不允许犯人之间打,因为这直接影响警察的收入。“二看”不法人员对被关押的人员,一般是上脚镣,再重就是上死刑床。所有犯人宁可挨打,也不愿上死刑床;上死刑床后让人痛不欲生。而“二看”很频繁的把人上死刑床。

2003年初春,张和平被警察暴打后被钉上“大板”,出手不轨。一犯人打抱不平说,你们警察也不能耍流氓啊。在张和平被下大板后,这名犯人被不法警察上了大板。张和平被打后当晚伤势危重,全号房的犯人为她大声呼救,拍门(只有紧急时方可拍门),警察来了又走了,第二天狱医赶来,训了警察几句,张和平被下大板,但没有送医院。

另一位年轻的大法弟子,20多岁的女孩,被非法关押在“二看”,遭受的迫害很严重,长期严重便血,要求去医院被拒,严重伤急时还被钉在死刑床上,又尿血,警察在听到犯人报告后不理不睬,三天后才给其下大板,却又戴上脚镣(监规:大板只能带三天,怕出事)。用恶警们的话说:“你就是不行了,我们把你送到医院去,五分钟后死亡跟我都没关系。”

李钧在“二看”不到3个月,就是在这种“你不行了,我们把你送到医院去,五分钟后死亡跟我都没关系”的情况下被迫害致死的。一个年轻善良的,原本健康的生命在这里遭受迫害,摧残,虐杀。

在李钧之事登上明慧网后,全世界正义之士纷纷打来谴责电话,“二看”的虐杀行为得到一定的收敛,不敢再明目张胆见人死亡而不管,但依然在虐待、摧残、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二看”在迫害死李钧之后,于2003年年底被不法人员评为所谓的“文明看守所”,以掩盖其罪恶。

* * * * *

在此,奉劝“二看”不法人员,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留一条退路,否则到那时你们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你们将被控犯有非法拘禁罪、诬告陷害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滥用职权罪、枉法裁判罪等。不但这样,天理的惩罚和恶报也必将降临到你,甚至你们的家人头上,到那时悔之晚矣!是选择善还是选择恶,请好好想一想吧!真心希望你能悬崖勒马,弃恶从善,将功补过,赎自己的未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理。谁作了恶,谁承担后果,无人能替。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那极个别还在为作恶的人,立即放下屠刀,否则最最可怕的报应就在等着你。

相关电话:
合肥市第二看守所总机电话号码:0551-4483021
合肥市第二看守所管教科电话:0551-4483021-2843卜副科长
合肥市610办公室0551-2928550
合肥市“610”头目:鲍x x 办公室电话: 0551 2618916,手机: 13965099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