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法轮功学员在新加坡驻美大使馆请愿(图)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几天以前,还只有中国大陆是世界上唯一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国家。然而2005年4月27日,这一极不光彩的记录却被拥有一部保障公民言论和集会自由的宪法的新加坡打破了,而被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却是在公共场所和平讲诉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真象,及散发相关的真象资料。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在新加坡大使馆前和平请愿

据报导,两名法轮功学员黄才华和程吕金在2004年5月被控“未经申请非法集会”,并加控“拥有及邮寄未经批准的光碟”等八项罪名。经过近1年的审理,2005年4月27日,新加坡法庭判黄、程两人分别被判罚款24,000新元和20,000新元。两位学员拒绝接受该判决,表示要上诉,她们于当日晚6点之后被带入樟宜女子监狱,可能被监禁最长24周。其中程吕金还有6个月大的婴儿需要照顾,而新加坡警方拒绝了她要求婴儿和她在一起的请求。程吕金现在狱中绝食抗议法庭的错误判决。

新加坡法庭对两名法轮功学员做出的这一不公正判决,引起全世界法轮功学员的极大关注。2005年4月29日中午,华盛顿DC法轮功学员在新加坡驻美大使馆前和平请愿并举行新闻法布会,要求新加坡政府立即释放被无辜关押的两名法轮功学员,并呼吁新加坡政府不要充当中共的帮凶,立即停止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

几十名华府法轮功学员静静的站在新加坡大使馆对面的街道上,并展开了印有“新加坡:停止帮助中共迫害法轮功”,“立即释放黄才华、程吕金”,“Release the Truth Tellers”等字样的中英文横幅。

任职于美国太空总署的科学家黄博士代表法轮功学员宣读了致新加坡大使的一封信,信中呼吁新加坡政府能尊重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人权,并以法律来维护正义和良知,而不是用本该神圣的法律来惩罚法轮功学员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象的行为。

*中共在新加坡的影子

新加坡法庭的这一判决并不是新加坡政府对法轮功学员不公对待的唯一事件。曾在新加坡留学4年的甄寒菲女士以自己和她所了解的其他新加坡法轮功学员的亲身经历介绍了详细情况,她说“法轮功早在1996年就在新加坡注册了法轮大法佛学会,所以法轮功在新加坡是合法的,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法轮功在新加坡的活动是很自由的,集体炼功,开法会,办9天班都是很自由的,不需要申请的。而在中共镇压之后,情况就变了,很多活动都受到了限制,原来办9天班的地方也不允许了,如果只是申请炼功还可以,但要是申请揭露迫害、讲清真象的活动就会遇到很大阻力,而且经常得不到许可。”

“然而新加坡人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甄女士说,“在1999年中国大陆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新加坡的媒体大量的转载了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宣传,常常是几版几版的转载,中共诬陷法轮功的许多血淋淋的照片都在其中,而这样的转载报导持续了两、三年,以至于很多新加坡人都受到了很深的毒害,认为法轮功就象中共宣传的那样,甚至有很多人误认为法轮功是自杀、杀人的,在新加坡也是非法的等等。法轮功学员也因此受到了很多歧视,在外面公开炼功就会被报警,警察来了就记下了每位学员的身份证号码。很多学员在申请永久居民,工作签证和学生签证的延期中就因此受到了很多不公对待。”

她说:“有的法轮功学员与新加坡公民结婚后,都5、6年了还拿不到永久居民的身份,而在正常情况下,几个月就可以拿到的。一位法轮功学员是我的好朋友,因学生签证到期了,到移民厅去延期,正常情况下一个星期就可以拿到两年的延期,而他却被要求每两个星期就得延一次,这样持续一年多。我自己也被要求每个月延一次签证,直到我的护照空页快要被盖满。”

甄女士自己也因为携带法轮功的真象光碟而受到警方威胁,她说:“有一次我和另外两个同修去地铁站作一个有关法轮功的调查,被人报警,警察来了后就搜查我的包,发现有法轮功真象VCD,警察说这个VCD没有准证,携带它是非法的,后来警察局寄给我一个警告信,警察局又通知了移民厅,随后移民厅又给我寄来了警告信,说如果我再被发现这样做就取消我的学生签证。”

“在新加坡我们经常遇到类似的骚扰和歧视”,甄女士说,“法轮功学员在新加坡感到很压抑。”

从甄女士的经历中,尤其是新加坡政府在中共镇压法轮功前后对法轮功学员态度的变化,我们可以明显看出中共在新加坡的影子,而新加坡政府和警察的做法已经是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中国的迫害真的和新加坡无关吗?

在此案的审讯过程中,当法轮功学员谈到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时,法官说:“这是中国发生的迫害,这是关于中国人的事情,我们对此没有兴趣。中国发生的迫害与本案无关。”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在弗吉尼亚州工作的经济师丁先生说:“如果中国的迫害真的和新加坡无关,那为什么新加坡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在中共的镇压前后有如此明显的变化?而新加坡媒体又为何大量转载新华社等中共喉舌媒体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如果新加坡人都没有受到中共宣传的毒害,对法轮功学员都有客观、公正的认识,法轮功学员也就无需去牺牲自己的时间和工资去向新加坡人讲真象了。”

从甄女士的讲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很多新加坡人是不了解法轮功真象的,而他们是有权和有必要了解真象的。代表法轮功学员起诉江××的律师泰瑞-马什说:“新加坡警察的做法剥夺了新加坡人民了解真象的权利和机会,同时也剥夺了新加坡人民帮助那些在中国无辜受迫害的人民的权利。”

“在南亚海啸后,新加坡政府和人民也参与了帮助海啸受难者的努力,由此可以看出新加坡并不是不关心别国人民安危的。新加坡人中,也有不少有亲朋好友在中国大陆因炼法轮功而遭受迫害的,而法官为何说中国发生的迫害与本案无关?”丁先生说,“是由于来自中共的压力。”

*新加坡使馆紧张

下午两点左右,新加坡驻美大使馆一秘利景志和另一名官员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代表丁先生。丁先生说,两位使馆官员一直比较紧张,一开始便不让媒体進去,而且只允许一个人進入使馆,并反复询问有没有带相机,有没有录音。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代表请求约见使馆官员

新加坡驻美大使馆接收了在当天新闻发布会上宣读的全部信件,并答应将信息传递给新加坡国内。他们还两次询问大使馆前的请愿活动要持续多久。丁先生说,“直到问题得以解决为止。”

丁先生说,“经过近六年法轮功学员向各国政府和人民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象,国际社会对法轮功已经了解,法轮功在世界各地受到的褒奖已超过1千多个,大多数正义国家纷纷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自从去年11月份大纪元时报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社论以来,众多的中国人已经觉醒,已经有一百一十多万人站出来公开宣布退党退团。在中国国内、国外这样的大环境下,新加坡政府做出这样的选择很不明智。眼前的利益稍纵即逝,如果历史的这一页过去后,再回过头来看一看,他们将为此深深痛悔。”

“如今,黄程两位法轮功学员的命运,正在被全世界关注着。我们诚心希望,新加坡政府能再从新考虑,在维护正义与为虎作伥之间作出一个令自己和新加坡人民无愧于子孙后代的正确选择。”丁先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