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土匪还恶的河北610恶徒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2002年5月13日,由于我将“法轮大法好”的标语签上自己的名,贴到了本村大街上,结果被人举报到乡政府。当日,村干部通知我说镇上要我这个人。当时因为害怕被抓,13日晚我离家出走。我出走不多时,镇610的人到我家来搜,只搜出了一盘大法音乐带,它们骗我妻子说带着它们去亲戚家找我,把她绑架到镇610做人质。我妻子说:“我没炼为什么抓我?”它们说:“因为你是他妻子,不抓你就抓你的儿子,你丈夫几时不回来就几时不放你。”

我妻子是个非常善良的百姓,没经历过任何事故,在它们的迫害下,2天没有吃饭,眼泪不止,最后瘫倒了。在我家人的再三央求下,它们让我儿子做抵押,换回我的妻子。

听到消息后,我于5月18日被村干部送入镇610办公室。在那里我受到非人的迫害:在610办公室,它们对我进行了多次非法“审问”。负责人王会来把我带到一间小屋里,此屋约3米长6米宽,朝南有两扇小门,门上的玻璃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靠北有两张单人床,每张床前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上放着一根二尺多长一把粗的棍子,桌子南面放着一组用电加热的一组暖气片。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正在修暖气。北边的床上都歪躺着两个人。

进门后,王会来坐在椅子上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如实的说了一遍。他又问:“谁让你写的?”我说:“没有谁,是我自己写的。”它说:“你不说实话。”不由分说拿起棍子在我背上狠狠的打了几下,嘴里嘟囔着:“打他,打死他算了。”说完扬长而去。在它的命令下,床上躺着的几个人一跃而起,抡拳便打,有的拿着棍子不分地方对我狠打了起来,这是对我审讯的第一幕。它们打累了,一个说:“朝墙站着。”随即在我膝盖后猛踹一脚,嘴里喊“跪下”,让我面壁而跪。此时一片宁静,修暖气的又照常修暖气。

一会儿王会来进来问我说不说?问我和谁一起炼功?我说就我自己。王又说:“×××是个女的,40多岁;×××是男的,70多岁的老头,炼过吗?”我说:“那是在不管的时候。”这时修暖气的人马上就是又对我一顿拳脚。逼我骂师父,我不骂。一会又问:“你的上头是谁?是不是××村的。我说没有上头。他拿着改锥在我面前晃晃说:“你不说,一会我废了你!”“让你跪暖气片!”我整整两天就是在这红色恐怖和残酷的酷刑中度过的。现在想来,真是人间地狱,令人毛骨悚然!这哪是警察,简直比土匪还恶!

经过家人送礼,请它们吃喝,才放我回家。罚款2000元(送礼请吃不计在内)。

在此篇文中,我用“它”来代“他”,实际上它们的所作所为已经根本不是人了!在此我也请社会上的正义人士帮助我,在法律面前我要为我们善良的老百姓讨回一个公道。在此我也揭露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