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真象的村干部营救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学员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下面的故事体现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正念正行的力量,更体现了明白真象的世人的觉醒,他们能够放下自己的利益,协力营救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学员。

2004年12月30日上午11点左右,我和几位同修刚学完师父《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突然闯入几个恶警,为首的一个大叫一声“不许动”,我一惊,屋里还有很多大法书籍,怎么办?把心一横,豁出去,转身之际,小声告诉另两位同修发正念保护大法书,心渐渐平静下来了。

恶警问到:“你们在干什么?是炼功吗?”“闲串门的。”他又用手一指“你认识她吗?”这时我才发现是一位昔日的学员(犹大)领来的。

治保主任把一本周刊扔在床上,我一下明白了:原来是10月份的周刊,她看过后没及时收回来。我当时脑袋轰一下,怎么说?现在责怪是没有用的。恶警又追问还有吗?“没有”,我不慌不忙的答道。他又问“家里还有书吗?要有主动拿出来,可在派出所完事,否则翻出来劳教。”我说:“没有了。”几个恶警开始乱翻。

在场的几位同修坐不住了,有一位年岁大的同修要求买药,有要求上厕所的,村治保主任明白应把消息赶紧传出去,让家属做好准备,恶警不准任何人走动。治保主任说上厕所出去了,正好碰上同修的儿子,告诉他赶紧转告各家,心里才松口气。

在正念的抑制下,恶警翻了一阵也没发现什么,他们两次拿起师父的新讲法又放下了,屋里的大法书全部保护下来了,真是“正念显神威”。

恶警没得到什么不死心,叫我们都上车,又翻了一遍,发现床垫底下有一本近期周刊和两份其他东西,气势汹汹的说:“这是什么?哪来的?”“前两天赶集得的”,这时我一点也不慌乱。他们见在家问不出什么,就把我和那位同修带到派出所。我走后,他们又在家里前后院乱翻一通,还录了像。

恶警刚要把其他几位同修带走,这时我村的书记说:“不许抓人。”今天她有事没在家,刚回来听说出事了,就直奔我家,正好碰上车刚开,随即把车拦住,大声质问:“凭什么抓人,她们都是我村的好公民,村里什么事都走在前面,从不为难我们,不许把人带走。”

就这样警车只好开進村委会院内。这时已是下午1点多,先来的恶警还没吃饭,又没有水,场面很尴尬。书记叫人找点水,到外面碰了钉子,有人说“有水也不给他们,谁让他们没事找事,活该。”

办公室内气氛很紧张,有位同修不放心家里的大法书,走到治保主任身边,小声说:“书。”治保主任说:“我哥知道。”那位同修急的说“洗衣机(意思是书在洗衣机里)。”

治保主任赶紧跑出去,恶警说“不许离开。”“我买烟去”,治保主任跑步来到同修家说明情况。刚把书藏好,恶警就开始各家翻,真就翻了洗衣机,多亏及时转移。就这样,治保主任在恶警的监控下,两次为同修送信,感动的同修及家属不知说什么好。

书记为阻止恶警抓人,好话说尽了,也不行,一个为首的恶警说:“市里知道了不好办,走走形式吧,一会把人送回来。”邪恶说话是从来不算数的。

晚上8点多,另几位同修家因没搜出任何资料,被无条件释放,就剩我一个人。过了一会,他们把我叫上车,开起来就走,是回家吗?可方向不对,我心里想管它呢!我是师父的大法弟子,有师在,怕什么,求师父帮助,并不停的发正念,彻底解体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

车很快来到一个大院停下,下了车我一直呕吐,晕车。过一会儿,给我体检,定睛一看是公安分局,听他们小声说:“没准还能合格呢。”出乎意料,高压190,低压170,邪恶没说什么,又把我叫上车,开起来就走。夜晚路很黑,车一拐弯停下,门开了,出来一个老头儿,还有两个女人打招呼,说面熟认识,恶警跟她们说:她晕车,我们把她送这跟你们学习几天,好好反省一下,我们先走,明天有事打电话。

我一听要强制洗脑,决不配合,一定想办法出去,到院里看看,铁门紧锁,墙有3米多高,心一下凉了,转念一想,即使出去了,也是流离失所,苦难不说,这也是旧势力安排的路啊,心里真感到孤独失望。“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父的话在耳边回想,给我增添了信心和力量,一定要闯出洗脑班,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救度众生来了,洗脑班决不是我呆的地方,求师父加持,让我快点出去。

在家的同修见我没回来,都很着急,在压力面前没有被吓倒,和家属一同想办法营救,有的把消息即时传出去,请周边的大法弟子帮助,齐发正念除恶,有的在大街上写“法轮大法好等”标语,还有的把手上的真象传单撒出去,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有的家属一大早找书记,要求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我接回去,电话一个个打出去,先找政法委,他说市里插手,说不上话,又给镇书记打电话,也说不行,年底上级要求很严,村书记真急了,话说的很坚决,以后我村里的事都归你管,书记我也不当了,你不是爱管闲事吗?镇书记一听话很硬,就问:“她是你什么亲戚?放人也行,今年你村一切评比不准参加,奖项全无,一票否决。”书记在名、利面前没动心,一口答应,行?只要放人我什么都不要。

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全体同修及明白真象的村干部的齐心协力营救下,我于2005年元旦下午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洗脑班,没有留下任何污点与遗憾。

同修们见我回家都高兴的哭了,还有的同修在高兴之余提醒我别生欢喜心,别让旧势力钻空子。同修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关心和安慰,集体的力量是巨大的,同修们让我们携手并進,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层次所限,如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