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母在迫害中双双含冤离世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我家过去家境贫寒,母亲徐桂芝患有心脏病、风湿、肺气肿、气管炎、二间瓣狭窄等,身体不好常年吃药。文革时爸爸裴儒被打成走资派,本来母亲心脏病很重,又加上父亲每天被批斗,母亲就常年住院,生活苦不堪言。1999年初,母亲喜得大法,炼功不到半年时间,一身的病全好了。母亲感慨的说:“我这一辈子没得好,净遭罪了,就炼法轮功这半年是最幸福的。”

父亲得了脑血栓,看到母亲通过炼法轮功一身的病全好了,也开始了修炼。父亲修炼不到一个星期,感觉很好。可是99年7.20后,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电视不停的播放“自杀、杀人”等谎言诬蔑法轮功,乡派出所非法将哥哥抓到了乡政府。文革的伤痕还没有痊愈,这场打压运动又开始了。母亲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在7.20当天就摔倒了,送去医院抢救,住院维持到2000年1月,母亲含冤去世了。

办完母亲的后事,我们和父亲一起回忆起了自家的往事和亲身遭受过的恶党的迫害。父亲语重心长的说:“共产主义是××党用来欺骗人民的鬼话,××党太坏了,早晚得完蛋。”

爸爸一直担心我,怕我被恶党抓去,遭受恶党的迫害。在他去世的前几天,就不会说话了,但他心里明白。我一边安慰爸爸,一边说:“如果江××不发动这场迫害运动,我的母亲也不会死的,您的病也会好的。”奄奄一息的父亲听到我的话后,使劲的点点头,然后流下了伤心的泪水。我们全家人都痛哭失声。2003年1月,父亲也含冤去世了。

今天看到师尊的新经文《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倍感师尊对众生的洪大慈悲,师尊给了千千万万含冤而死的众生一个机会。我感到全宇宙的众生同我一样真正体验到了“佛恩浩荡”的深刻含义。读完师尊的讲法,我立即拿笔给亲人写退出恶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