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换骨──退党后的感受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

故事一:抵触退党、中断修炼引发的魔难

有一退休教师,是党员,虽然天天学法炼功,但有时人心不去,心性提高不上来,造成很大损失。最近对退出共产邪灵组织的事一时理解不了,心里犯糊涂,就跟别人说:“我不练了,这不是跟××党对着干吗?”从此不学法,不炼功,每天到公路上溜达。大法弟子去劝说她,也无济于事。

可她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她老伴身体也不好,手指变得麻木,输了好多天液。自从不炼功后,她胆子变得越来越小,睡觉合上眼就看到一条大蛇,张着大嘴向她扑来,心里很害怕,持续几天都这样。

正在这时,她突然发现别人还没来得及拿走的明慧周刊,一翻就看到上面写着,有一大法弟子在街上行進中发正念,看到从一军人身上跑下一条大蛇扑面而来,被大法弟子清除。看到此,才猛然醒悟,这是共产邪灵在干扰自己,立即盘腿发正念,从此状态越来越好,思想也越来越清醒。

当大法弟子去看望她时,她床上放着师父的讲法磁带,又开始学法炼功了。当即就写了退党声明。

通过此事,我认识到必须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放下人心,否则将是极其危险的。

故事二:脱胎换骨──退党后的感受

两个月前声明退党,在发送出去的同时,感觉一阵强烈的热流由上至下贯穿全身,同时感觉说不出的舒畅;紧接而来又有类似的三次热流,一次紧似一次,就象用一把精细的筛子将自己过了三次一样,过去后有脱胎换骨之感;心中感谢师尊再造之恩。深悔自己得法虽早,但却走了不少弯路,愧对师恩。

在此奉劝各位能读到此文章的有缘之人,尽早与此世间最大邪教(共产党)以及它的一切组织脱离关系,让自己得到重生!

故事三:丈夫的变化

丈夫平时不信神佛,经常有对大法不敬的言行。一次我给师尊敬香,供了一碗茶水,然后我到另一层炼功。突然听到丈夫在一层喊:“水少了!”我没有睁眼。炼完功到上香的那间屋子一看,一碗茶水剩下了多半碗。丈夫从前从来不進那间屋的,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水少了?”他还是很吃惊,说:“你倒的时候我看见了。”

想起丈夫平时不敬大法与师尊的言行,我的泪水又忍不住流了出来:师父,您不计较常人一切之过,仍然珍惜他,点化他,教度他。从此之后,丈夫根深蒂固的无神论有了动摇,有时也看看书,身体也变好了,对他讲一些法上的事情,他自己都说:“我又向前迈了一大步。”前两天他已上网申明退出共产邪灵组织。

故事四:堂堂正正讲真象

2003年5月非典期间,我发真象资料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入看守所50来天,后因绝食身体虚弱,洗脑班拒收而回家。回来后,单位扣发我的退休工资,逼迫我写四书。当时我想这正是讲清真象的机会,就去单位找领导讲真象,去了几次,他们都以各种借口不面对我。后来我想,那我写信给他们吧。写好信要送的时候怕心冒出来了:这白纸黑字,会不会成为他们迫害我的证据?我刚这么一想,就听到一个亲切的声音说:“师父给你做主。”当时眼泪就下来了,我把信送到了单位,堂堂正正的交给了领导。

故事五:坚决抵制迫害、讲清真象

2004年农历新年前夕,有人打来电话说:教委正在整你的材料,想把你送到劳教所去,你小心一点。我知道前不久,为了营救被抓捕的同修,我到教委去找局长让单位出面营救的事,让他们感到忐忑不安。

我们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们要全面否定它,我要坚决抵制它。于是我告诉我老公,任何人要到家里来,不要开门,不准入内,要为家里一个90岁,一个80岁的老人负责,不让她们受到惊扰。凡是单位通知我到那儿去,坚决不去(因被捕的同修就是通知到公安局去询问个事,就被宣布劳教2年被非法抓捕);只要是单位的教师,校长来找我,我就揭露阴谋整我材料的这件事。到后来学校的大部份教师,社会上许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有许多教师很是气愤,都骂教委干的不是人干的事。

3月份,校长亲自到家来找我到教办,我告诉他我不去。校长好说歹说,把我老公弄去。解释说:“他们没有整我的材料,都一个系统工作,谁也不忍心那么干。”临走还送了一大包礼物。后来,据可靠消息:材料报上去,没有批,说是没有具体事实根据。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