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潍城区大法弟子徐清昌被绑架


【明慧网2005年5月13日】2005年4月12日(农历三月初四)下午4点左右,潍坊市公安局、潍坊市610、潍坊市潍城区望留镇派出所一群恶警,绑架了潍城区望留镇望留屯村正在家里干活的村民徐清昌。非法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真象资料、录音机、给儿子听英语的录音机、炼功带、讲法带、师父像全部被非法抄走、抄家。他妻子干活回家,看到快80岁的婆婆和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抱着哭成一团。他妻子看到家里被恶人弄的乱七八糟,悲痛欲绝。徐清昌的母亲因有病,多年卧病在床。恶人全无顾及,连被子都给翻了个底朝天。还有徐清昌以卖咸菜为生的包、味精都给扔了一地,8旬的老人被吓的吃不进饭,整天以泪洗面,盼儿子早日回家。

大法弟子徐清昌今年39岁,97年正月初一身强体壮的徐清昌突然得了偏瘫的症状。本来家庭就很困难,有病的母亲不到40岁就守寡,整天吃药,孩子还不到3岁,全家的重担都落在了身高不到一米五的妻子身上。对于徐清昌来说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住进潍坊市人民医院6天不见好转就花去三千多元。又转中医院10多天花去近四千元。因为这钱都是借的,为了省钱就出院回家打针吃药。刚出院那几天走路还得人扶着,整天以泪洗面。为不了一点小事就哭,怨天怨地,望着老的老小的小,都有不想活了的念头。

家庭的重担都落在身体矮小的妻子身上,妻子照管着家,还得出去挣钱买药、养家。赶集卖东西卖的好就买点饭吃,卖的不好就舍不得买饭。日子长了,饥一顿饱一顿,冷一顿热一顿的,就落下了个胃疼的病,右手还痒痒蜕皮裂口子出血,有时遇上不顺心的事或干不了的活就偷着哭。怕徐清昌知道了着急,当面还得有说有笑,装出没事的样子。

1997年9月,徐清昌经过多人介绍,有幸得了大法。一开始学就抱着好病的想法,通过学法一段时间,他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有生老病死。从此徐清昌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也不成天哭了,也没有轻生的念头了,病情也一天比一天好了。妻子和母亲也都受益了。妻子的手痒痒裂口出血也不知不觉好了。家里又有了往日的笑声。

可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日,村委、镇政府里的人到徐清昌家里把大法书、师父像、炼功带都抢走了,逼迫他写保证书。还经常到他家里骚扰,有时候晚上都睡了,再叫开门到屋里说一些恐吓的话。吓的一家人吃不好睡不好。特别是老人和孩子在恶人走了以后,久久不能入睡。在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里,还有镇上的不法之徒三天两头的去威逼。徐清昌只好违心的放弃了修炼。

没有心法的约束,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为一点小事就跟妻子吵架。在不修的这段日子里,他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跟他妻子也别别扭扭的。

直到2000年底,徐清昌又走回了大法修炼。精进实修,身体也越来越好。开始他以卖咸菜来养家户口。他到外村去卖咸菜,见到无人管养的老人,就不收钱给老人甜酱、咸菜等等。收到人家给的假钱他就撕掉,象他这样卖一天咸菜才赚十元多钱,收入这么少,还要养家。都不把收到的假钱再去害别人。他这样全村公认的好人共产党竟然绑架,还洗脑、转化、勒索他的钱。难道把他转化成坏人,共产党才算达到目的吗?

徐清昌现被关押在新华路奎文党校院内的“潍坊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际是“610”洗脑班,“610”还逼迫望留屯村委的工作人员轮流看着他。

别再助纣为虐,不为自己的未来着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宇宙中不变的真理。灾难来临的时候,再后悔也晚了。清醒清醒吧!未来是人自己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