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辗转如大戏 千载机缘莫错失

世界法轮大法日随想


【明慧网2005年5月14日】公元前399年的某一天,在古希腊的卫城脚下一座监狱中,一位老者披发跣足,热烈的和身边的朋友们谈着他的梦想、他追求的真理。一个狱卒端着毒酒走进来,老者平静的看了一眼那陶罐,对朋友们说:“好的,我的日子到了。”然后一饮而尽。

老人的名字叫苏格拉底。这位被后世尊为先知、大哲的老人其貌不扬,身材矮胖、长着狮子鼻、并且秃顶。他曾经每天站在“宙斯门廊”前,和自己的学生柏拉图等人探讨智慧和真理。他口中智慧妙言迭出,常常把那些自认为知识渊博的浅薄之辈驳得目瞪口呆,因此他在广大青年中享有很高威望。然而这最终到底引起了保守贵族们的嫉恨,他们给他安上了两项罪名:第一条是慢神:自命为有智慧,“天上地下的一切无不钻研”;第二条是蛊惑、腐蚀拉拢青年:自命可以传授德行。

差不多是在同一时代的中国,公元前493年,一位六旬老人,带着他的门徒在列国四处奔走,推行他治国的“王道”。然而功利的政治家们似乎并不买他的帐。当他们师徒一行人到达宋国时,宋国的司马桓魈非但不欢迎,甚至打算杀掉他。这群倒运的师徒不得不连夜逃往郑国。不料仓皇奔逃中老师和弟子们又走散了。弟子们四处打听老师的下落,有个郑国人说:“东门外有一老者,阔额高颧,头似唐尧,颈似皋繇,肩似子产,自腰以下,不及禹者三寸,累然若丧家之犬,不知是不是你们的老师。”弟子们找到老师后,据实相告,老者哈哈大笑:“样貌有点夸张,若说似丧家之犬,倒是象极了,象极了!……”

这位老者就是此后影响中国两千多年,被后人尊称为“至圣先师”的孔子。这位四处碰壁的老人,最终决定不再做官,专心授徒和整理经、史。然而后人将其主要言论集结起来,竟然成为只需“半部”即可“治天下”的书——《论语》。

目光短浅、自谓聪明的人们,往往在嘲笑和不屑中与真理错失交臂。两千多年前在在古罗马帝国的属地拿撒勒城的人们曾经嘲笑木匠出身的耶稣:你不就是木匠约瑟的儿子么,你有什么道可以传授我们?!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之后曾有300多年时间,他的门徒被古罗马暴君、贵族们酷刑折磨、活活烧死甚至是喂狮子,这些门徒被描绘为敌视人类、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的恶魔。而如今古罗马帝国早已灰飞烟灭,两千年来基督教的博爱和宽容精神却奠定了西方文明的基石。

人们常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话不错,然而这一出出反复演绎的历史大戏,又在告诉着人们什么呢?

13年前,1992年5月13日。一位衣着简朴的气功师在吉林省长春市第五中学开办了为期10天的气功学习班。当时参加学习班的180位学员们还没有意识到,也许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一出大戏,已经悄然拉开了序幕。几天后,“法轮功真神了”的消息,在学员们的亲朋好友中不胫而走。这个功法不但祛病健身功效卓著,同时更具有全面净化心灵的奇效。“真、善、忍”三个字,开启了人们久已尘封的佛性。短短7年间依靠人传人、心传心,法轮功已传遍大江南北,更远涉重洋在异域扎根,海内外修炼者达1亿之众。然而这却引起了当权者的莫名妒恨,被指为“和党争夺群众”。转眼间,行政、特务、军警,关押、酷刑和虐杀等所有强制手段,加以广播、报纸、电视上种种可怖离奇的谎言欺骗,倾国资源被用以对付一群修心向善的普通百姓。预言中的“恐怖大王”果然从天而降……

陈子秀、赵昕、高献民、刘成军、周志昌……这2200多个名字的背后是无数令人心碎的悲惨故事。他们曾是农村妇女、大学教师、普通工人、国家公务员,他们曾是亲人心目中的好妻子、好丈夫,他们曾是慈母、严父……2200多个曾经如你我一样鲜活的生命在非人的折磨中忍受,在极度痛苦中去世。

承受了6年的无名苦难,面对劳教、监禁、流离失所,以及社会上被谎言蒙蔽的人们冷嘲热讽,法轮功学员们的心中却没有仇恨。他们智慧的用各种方式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真象,他们坚信真象终将破除谎言,和平终将战胜暴力。正如阳光终将驱散迷雾,他们的真诚、坚忍和慈悲也终将熔化人们心中的霜雪。

6年的狂风暴雨中,法轮功依然顽强而和平的挺立着。那个因妒嫉发狂、叫嚣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小丑却被告上了多国法庭,面临正义的审判。在八十年“伟光正”的历史上,这个集古今中外所有整人手段大全的邪党,这一次居然没能把“整人斗争”进行到底!

在党文化的习惯性思维中,很多人一提到法轮功,第一反应便是“中央定了性的”。是的,“定了性的”,并且还在不断升级。秦王朝的赵高也曾将鹿“定性”为马;苏格拉底也曾被“定性”为蛊惑青年,基督徒们也曾被“定性”为反人类。“定了性的”,这不正是上苍留给人们在善与恶、良知与恐惧、理性与盲从之间的一次选择么?

人世迷茫,我们从何处而来,又将向何处而去?历史的大戏演绎着社会的兴衰,也演绎着人世的沉浮。每个生命都在这场大戏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每个生命也都有机会在至关重要的历史时刻作出自己的选择。为了您珍贵的选择机缘,也许有人付出了生命,而他们却义无反顾。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机缘,对您至关重要。红尘中的千年的辗转往复,陆离多姿的一幕幕历史大戏,也许都是为了今天的机缘。难道不该珍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