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天津大法弟子唐坚


【明慧网2005年5月15日】1997年6月我有幸得大法,每天早晨参加炼动功。后来在唐坚及其他同修带动下,学会了双盘,并在凌晨5点到炼功点先炼静功。当时唐坚虽然家里有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仍然提着录音机,提前到达炼功点,给大家播放静功音乐,并不时给大家纠正动作。我初入法门,一切仍以常人心我行我素,唐坚经常和我交流如何从法上认识、提高心性。

1999年7月20日邪恶铺天盖地,失去了炼功环境,唐坚继续保持和同修联系。就在2000年7月20日的前夕,唐坚给我送来了师父《心自明》的经文,我反复背诵,在逆境中对邪恶诬蔑、诬陷师父与大法的邪恶语言一一驳斥。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唐坚。听说他是在嘉陵道中学(唐坚生前任职的学校)一次大会上校长公然诬蔑大法时,唐坚义正词严予以驳斥,而被绑架至派出所,并被非法判处两年劳教。他因拒绝洗脑而被残酷迫害,狱警让刑事犯打他,见到他的人都说唐坚满身是伤疤,眼睛歪斜,脸部青肿变形。狱警还用电棍电他最敏感的部位,阴茎肿得老大。唐坚绝食抗议,每天还有长时间的繁重劳动。

2002年7月非法判处两年的劳教到期仍不放人,唐坚家人据理力争,将其要回,此时他已绝食10个月。

唐坚回家两个月后,邪恶的610再次把他绑架走,说是“没转化”,他以坚强的意志,坚定的信念,顶住各种残酷迫害,打、电、扇、烫是家常便饭,强制灌食、浓盐水加上玉米汤,使他的内部器官遭到严重损伤。2004年5月,唐坚身体高烧不退,奄奄一息,邪恶610怕承担责任,把他送了回家。唐坚因长期被非法关押、摧残,他怀着一颗坚修大法的心走到了人生的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