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马三家集中营伪善面纱


【明慧网2005年5月15日】自99年10月,中共邪恶势力和辽宁省司法厅不法人员就有步骤的在马三家建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新的楼房还没建立起,中共省委书记闻世震就为集中营题了名,牌子挂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大门旁,自欺欺人的挂着“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的牌子。

2001年11月,所有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集中在新建立的四层楼房内。共分三个大队,苏境(女),50多岁,对外是女二所所长,对内是所谓的“思想教育学校”校长。刚刚被劫持到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由“四防人员”代替队长搜身、搜查随身带去的衣物(解教时同样严格搜身、查物,害怕它们的罪恶被曝光,学员之间电话号码、通讯地址全部没收),发现法轮功的资料、经文就没收,整钱全入钱卡。长短二套囚服都是扣学员钱发给个人,强制穿上,不穿就加期关押。强制戴学员牌,不戴不让下楼吃饭;强制写“三书”,不写不让家属接见。

法轮功学员是被非法关押的,任何强制我们做的事都不做:不做操、不唱歌、不背三十条、不上法律课、历史课,都被不法人员视为违反院规队纪。学员们洪扬法轮大法好、抄师父的经文,一律遭迫害。警察口口声声说:要维护法律的尊严,但威胁学员说: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机关。

这个骗人的所谓“学校”还设小号强制洗脑。恶警们对坚定维护大法的学员上刑、记过、加期。三大队一名学员不参加升旗仪式,四个恶人拽着四肢硬是从四楼(三大队住四楼)连抬带拖到国旗前。学员寄信,队长先过目,不对队长口味的信不给寄;邮到马三家的信开封检查,不对队长心愿的信,学员根本见不到。2004年5月,二大队三分队队长代玉红说,学员陈玉凤给院负责人写信,要求打她的“骨干”当着全体法轮功学员的面向她赔礼道歉,并且要求去医院检查被打伤的身体,信被队长拿去说是给上交,从此没了音信,她与代队长辩论,队长却说“打你活该”。

这个骗人的所谓“学校”在争分夺秒的强迫法轮功学员给它们创造经济收入。负责生产劳动的队长,不管学员身体状况如何、年龄大小,开不出诊断书的,都被强制干活,寝室就是劳动场所,完不成任务的打夜班(正常就寝是9点)或利用只给的几十分钟的午睡时间都得干活。经常是这份活没干完,另一份又来了,二样活一起干。过年前还让学员包装十万只黄色光盘(大队老委说的)。有的学员不配合队长,不干活,早上就送到队长厕所一直到晚9─11点才回寝室。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学员,强行灌食,收取钱财。

所谓的学校、队厕、队办、对寝、教室、活动室、储藏室、水房、学员用的厕所、一楼隔离区、库房都是封锁外面消息、隔离迫害和强制洗脑的地方。综合楼整个三楼是学员家属接见住宿房间,从2004年开始,辽宁省司法厅搞所谓的“爱心救助”,腾出八个房间专用来强制洗脑,不让回分队;从早6点起-晚10点睡。

仲淑娟,中年人,家住大连,坚持修炼大法,遭到恶徒迫害,六天24小时不让睡觉,然后是早4点─晚10点。2003年所谓的“攻坚战”强制洗脑,又是两次七天24小时不让睡觉,然后是早4点-晚10点。第三次是肉体折磨,在一楼车库,墙上吊着一块木板,窗户用报纸遮住玻璃,几个人将她腿绑上,按着她的手,强制她在师父法像上画,不按它们的要求做,就将手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出了血;强迫写转化书,不写六个人中又两个人拍头打肩、扯下巴、扯耳朵、戴纸帽子、扎纸腰带满屋子游斗,往脸上、衣服上画。恶徒们还将她衣服脱光往她身上用彩笔写满了谤师谤法的话,木板上写满了诽谤大法、诬蔑师父和侮辱她本人的秽语。仲淑娟吃了半年的严管饭,每顿都是窝头、咸菜,窝头是特制的,外皮熟里面生,有沙子,一咬直掉渣。因炼功被关在黑屋子里十二天,24小时不让睡觉,造成高血压,心跳过速缺蛋白。仲淑娟抗议迫害绝食二十天,在队厕里被摁倒,不法人员压在她身上强行灌食,到2004年9月才让进室内。

王淑春,兴城学员,中年人。2003年因抄写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连笔一同被没收。苏境、丘平、三大队大队长将她关进综合楼四楼右侧侧面有窗户的小号,强制她坐在凳上,分别铐上双手、双脚,共十天,24小时不让睡觉,只有吃饭、方便才给打开刑具。她说腰已生病,人在小号里就象在冰箱里一样冷。

二大队的许清焱,锦州农村学员。从2004年3月初-7月6日一直在遭受迫害。在这期间她讲真象,喊法轮大法好!邪恶“骨干”赵秀娟、曹红英就往她嘴里塞满大蒜头,只要她讲真象,值班队长齐富英、王正丽、杨晓丰看见或听到,就分别绑她的双手,从鼻子下面开始包括脸部全部用胶带粘上,有时饭都不给吃,因为她不停的讲真象,揭露迫害,维护法轮大法,警察就说她是精神病,强制去沈阳看病。在沈阳医院,她站在走廊揭露马三家的邪恶,又被拉回来,从钱卡中扣掉200元,告诉她扣掉看病用款。她又被强制关进小号20天,24小时不让睡觉,开始在闷罐里(全封闭的小号),人坐在铁制的刑具椅子上,铁椅子坐的前面是一条三合板,铐上双手,再铐上双脚,脚腕正好卡在三合板边上。这种迫害是看不到外伤,被上过刑的学员只能从外观上看到腿肿,脚起泡,人不分昼夜的铐在刑具上,来月经血流到地上警察都不管。后来又换了一个小号,第十七天,队长杨晓丰见到她没好气的说:看你两只脚肿的象个猪爪子。从小号回来,白天疼的使她坐不住,晚上半夜疼醒再不能入睡。9月上旬,许清焱又像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那种姿式,双手被铐在储藏室用三角铁做成的铁架子上9天,24小时不让睡觉。储藏室是个三角形,面积很小,没有窗户,在三楼楼梯口对面,里面闷热,她站不住,身子向前倾,两只手腕疼痛难忍,向后靠。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看见了,侮辱她。她的双腿、双脚肿成大泡,也不向邪恶的警察低头。12月1日,她因不配合队长张卓慧,不上法律课,给两个队长讲真象,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队长怒火中烧,让她到队长办公室去,她刚打开门,分队长张卓慧、大队长张秀荣撕去平日伪善的面纱,一阵拳打脚踢,她险些跌倒,又被关进小号10天。

锦州学员刘玉芝,中年人。因为队长喊她到办公室,分队长张卓慧嫌她动作慢,态度不好,就让她在队厕瓷砖地上坐到半夜11点多钟。12月1日又因不上法律课,在队办分队长张卓慧给她戴学员牌,她不配合。大队长张秀荣和分队长将她双手绑上,拽着她的头发拳打脚踢摁在地上,打的她口吐白沫,还不住手,还踢,有几名队长进来才住手。大队长却说学员耍诬赖,白天4点半就让她出室内,晚9点以后才回室。

2004年11月初,一名学员卧在床上铺,就寝时,杨晓丰、王正丽、齐富英查岗时因学员没闭眼睛,王正丽骂了学员一句,学员回她一句:你不道德。王正丽又骂了两句,齐富英就站在王正丽身边笑,杨晓丰站在走廊听到王正丽骂学员她都不吱声。11月中旬又因不配合邪恶的大队长、分队长张卓慧又被关进了小号,12月1日从小号放出。

2004年12月28日晚,马三家突然间将一部份遭受迫害的学员新成立了一个五分队,不让下楼,有专人送饭。五分队在三楼的门岗里,储藏室在三楼楼梯口对面,是长期迫害学员的刑讯点,综合楼四楼右侧是集中营的小号。12月初,一大队一名老年学员在小号被毒打,所有被非法关押在各间小号的学员齐喊: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声音连续不断。其中二大队三分队的学员米艳丽高喊: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学员们反迫害的正法洪亮声音响彻马三家集中营的夜空。学员们只要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就放高音喇叭长时间刺激学员的大脑和心脏。

2004年元旦后,在一楼隔离区有一名一大队学员说,因为双手被吊起迫害,肌肉拉伤,后来两只手都变小了,还不能走路,每天由两名学员将她移动到丝口袋上拖着她上厕所。

2004年春节后,在隔离区早晨不到四点钟,可听到中年学员传来“我不转化,法正人间”的声音,由楼上传来,先是由远而近,又有近而远,不知她被关在何处,一直到快天亮时再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一位六十多岁的鞍山学员五天每天24小时不让闭眼睛,被强制坐在小塑料凳上绑住双手双脚,闭上眼睛看管她的人就用口往她脸喷凉水。

以上记录的是一部份在马三家被迫害的学员的事实,从中不难看出马三家在严重违法。撕掉恶警及中共伪善的面纱,让你们的罪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