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用正念对待──我得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5月15日】我是99年720头几天得法的,在非法打压法轮功时,我才刚刚学炼了几天。当我第一次炼功,炼到第二套功法时,师父就管我了,我的小腹就开始疼起来,而且去了二次厕所,教我的同修告诉我这是好事。当时我也想,是的,要不然不会去了两次就好啦。我没学大法之前,可以说是百病缠身,一点凉的也碰不得,常年喝热水,再热的天在地里干活也不敢喝一口凉水和吃水果,如要吃个苹果、梨都得用热水温,春夏秋冬不能在凳子上坐,夏天洗衣服都得穿水鞋戴手套,就这样有时洗完衣服也很难受。自从学法之后,一切病症全都烟消云散,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喝凉水、吃水果一切正常。从此之后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没时间找时间学炼,无论电视怎样诽谤大法,我都不相信,因为我相信大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记得一次和同修借师父讲法录像带听,因为很忙在院子里干活,我就把录音机放到窗前,声音很大,过路的人都能听见。我那时没理智,被不明真象的人把我的同修告上了派出所,警察要到同修家,内线及时通知了同修的儿子把书藏好,同时我在家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操控人的一切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因素。结果警察刚要走,上级来电话到市里开会,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我和同修都明白,这都是师父的保护才使我们免遭迫害,从这件事我反思到,大法弟子无论做什么一定要理智,不能叫邪恶钻空子,使大法和大法弟子少受损失,从此以后我都非常理智。

回忆过去的几年中,我虽然没有做出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可一路走来也很艰难。我学法一年左右就搬家了,和同修失去了联系,那时真是很苦,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真象资料和周刊,每次到原来的同修家就是抄师父的经文。

由于不能及时得到资料和同修沟通,心性也跟不上。一次打工很执著,记得是剪蕨菜,我剪的很干净,可是就是不合格,别人都合格,我为什么不合格,心里很气,可是心里还在想:我是修炼人,在哪都应该表现出一个好人,不能和他们争,就这样心里还是不平衡。这时想起师父的话:“常人难知修炼苦,争争斗斗当做福;修得执著无一漏,苦去甘来是真福。”(《洪吟•迷中修》)你要修去的不就是名、利、情和一切执著吗?想到这我就不生气了,结果菜也合格了。还有一次拣蘑菇,我拣的很快也很好,可每次去验,检查都不合格,拿回来重拣,还是不合格(拿去了她看都不看),我明白这是考验我的心性。一次拣蘑菇下班着急回家,想下午早点来(这次非常执著,早来挣钱),可是在回家的路上,正赶上学生放学,人很多,我都躲过去了,突然从后面急速开来一辆摩托直奔我而来,是撵着撞的,这真是来取命的,当时把我撞的什么都不知道,醒来后,我看到我的车在那边,人在这边,坐起来活动活动没事,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要不然我就没命了。开摩托的人吓坏了,要我上医院去看看,我说没事你走吧。可他马上变了一个人似的,他说:你没事,我有事,车子油箱撞漏了,你给我二百元钱我去修车(其实油箱根本没漏),我很生气(忘了发正念),明明是你撞我,你还跟我要钱。我清醒的说:要钱我不能给你,我的车也不能用了,我们各自修车吧。他说:他要报110。我用大法衡量衡量我没错。我说:你随便。他把110叫来了,交警看了看现场,把双方的地址、姓名报了一下,随后把他的摩托车拉走了,这时我的丈夫和儿子都来了,交警叫我上医院,我说没事,儿子硬把我拽上车到医院做各种检查,我郑重的告诉儿子,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要人家的一分钱,花多少钱自己付。大约过了十多天,撞我的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到交通局去一趟,让我给他说说情,说他摩托车在交通局每天要交20元钱,而且还得罚款(大约千元以上),想把车拿回来,但必须我去说情才能拿回来。当时亲朋好友都不让我去,说该罚,我说不行,我是大法弟子,事事都得用大法去衡量,处处为他人着想,怎么能那样呢?那不和常人一样了吗?我去了之后,交警问我怎样,我说没事,把车给他吧。交警说:那你以后有什么事,我们可不管了。我说:是的(当时没有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至今还很遗憾)。这就是我的执著造成的这场车祸,我虽然修炼事事都能按照法去对照,但心性还很低,人心也多,漏也大。当时我还没有和同修联系上,虽然也讲真象,但讲的很少,没有资料,只是讲大法好和自己受益的状态,怎样做好人。我很苦闷,我求师父帮助(当时对发正念认识不深)。2002年春的一天,原来引导我学法的同修帮助我联系上了我所在地的同修,当时我非常高兴,我知道是伟大的师父慈悲的安排,使我走入正法的洪流之中,走好、走正自己。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

记得第一次A同修给我资料时,她把每一份资料都装在小红包里用两面胶粘上,可我拿回去之后不知道怎么用,心里很不安,心想这么多,我怎么做,而后又一想不行,这是大法赋予我的使命,必须去做,必须救度众生。随后我推着车,发正念,大白天每户送一份。一次扔到一户开着门而且在门口洗衣服,我心里咯噔一下,想拣起来,又一想不能拣,她可能没看见,我走过之后看她真的没看见,我知道是师父在慈悲呵护我。那时我感觉给我的资料很多(因怕心),这批没做完,又来一批,自己又有人心,我想我必须走出去助师正法,同时我又想起了师父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这样我晚间走出去哪都送。后来我和B同修一起出去发放真象资料、贴条幅、送光盘等,我们协调的很好,每次我们都很顺利。

正当我们做事很顺利的时候,家庭的阻碍也随之而来。一次我拿回真象资料,家人都不高兴,晚间不让我出去,我和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其实他们都知道大法好,就是怕心),发正念也不好使,怎么办,我想起师父在《忍无可忍》中说:“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我就用另一种方式说:那好吧,既然你们怕,我可以走,也不连累你们,救度众生的事我必须得做。说完我就收拾东西要走,这时孩子说:妈,你别走,我们不管你了,你出去小心点,丈夫也这么说。这一关就这样闯过来了。从此以后不论刮风下雨,风雨不误,资料不够我们自己写,经常出去挂横幅、条幅(都是自己用黄绸子做的)。每个横幅最长5米,短的2──3米,条幅一般都在1.5米(一尺半小条幅不算)。在2003年夏的一天,我们四位同修出去挂横幅(拿了三个大横幅),我们选择了一个平时人多的游园和早市场,第一幅挂在早市场和游园中,第二幅挂在乐园上,挂上之后我们不紧不慢的在走,在想下一个目标。走到大桥中心处,被一名便衣警察截住(警察在那蹲坑,我们也是有漏),问我们是不是学法轮功的,刚才在那挂横幅,我们说我们在溜达,他马上魔性大发说:你们骂,同时指向一位高龄同修,你骂。同修说:我从来不骂人,我们也同时说不会骂人。当时我的身上还有东西,C同修身上也有东西,在这时我和同修灵机一动,妥善的处理好身上的东西。师父说:“……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身上没有任何邪恶所需要的借口,胆子也壮起来了,正念也足了起来。他还在继续叫我们诬陷师父(我们根本就不配合),他同时亮相,把电棍、手铐、手机全部拿出来,还向派出所打电话说:这有四个炼法轮功的,赶紧来车,当时我们四个同修都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所吓倒,头脑清醒,也没有怕心,心态平稳,我们采取了两个面对面讲真象,另外两个发正念,求师父救救我们,铲除这名警察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当时求师父只有几秒钟后,这个警察马上态度变了,来了180度大转弯,口气也平和了,也没有那么邪恶了,也能听進我们讲真象了,我们你一言我一语,讲大法的美好,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中共的新闻造谣、诬陷和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等等很多,使他明白了真象。这时他打手机说不用来车了,而且还要和我们到安全的地方好好探讨探讨法轮功,我们坐在地上,各自都讲了学法轮功如何如何好,身心受益,做事处处考虑别人,是世上最好的好人,又讲了江氏集团不择手段镇压法轮功,用煽动造谣、迷惑欺骗、挑拨是非,向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真善忍”的一批好人進行迫害,到贪污腐败,贪赃枉法等等,我们一直谈到午夜12点。他说:他是警察世家。最后,他跟我们要书看看,因为当时我们手里没书,答应他给他请一本《转法轮》。从这一点上看坏事又变成了好事(但决不能效仿,因为当时我们是有漏的,否则决不会出现这种事),是师父加持我们,呵护我们,我们才能转危为安,这一切都归功于师父和大法,没有师父我们就寸步难行。

师父说:“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大法是圆容的》)师父还说:“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事后,我们互相切磋,找出了漏洞,因为我们整体协调没有达到共识,因此,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发现问题及时改正,以后我们每次做讲真象、送资料之事,做完后,我们都互相切磋,向内找,找出不足,在法中归正自己不正的地方,一切用法来衡量,时刻用正念对待,更進一步做好师父赋予弟子的三件事,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救度更多的世人,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