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南充市一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16日】有一次,我在滨江大道河边散步,碰见第一次抓我的管段民警张某某,劝他要行善,给自己未来留条路,他明确表态,他已离岗,不再管了。在此,我真诚的希望他能够明白真象、弥补罪过。

我是四川省南充市大法学员,于1997年5月喜得高德大法。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我还是时常去火车站附近炼功。2000年4月左右,我早晨去火车站铁昌路边炼功,被南充市顺庆区公安局延安路北城派出所管段民警张某某,凌晨3~4点在那里蹲坑发现。他问我:你是不是火车站炼法轮功的?我坦然回答说:是。就这样,我第一次就被绑架到北城派出所,恶警们这才跑到顺庆区国安局补办了拘留我的手续,非法拘留了我15天,非法抄家,抢走大法资料,至今未还。

2000年4月,有个同修向世人洪法,被恶人举报抓捕后,他的家属供出了我,于是延安路121号顺庆区北城派出所管段民警张宝江,伙同区国安局的邪恶之人一伙共5人于4月28日晚连夜赶往我的老家嘉陵区河西乡抓我。我第二次被绑架,被非法关到南充市顺庆区延安路121号北城派出所,遭到非法拘留1个月。

2002年9月,中共邪党16中全会期间,9月26日晚12点,有人来敲门,一看是管段民警罗友富带路,伙同国安、610邪恶之徒余祥明一伙共6人上门,没有任何理由,也不出示任何手续就开始非法抄家,结果啥也没找着。恶人不甘心,第二天上午10点钟罗友富带上国安及610余祥明等数人闯入我家,不分青红皂白,更不由分说又非法抄家,将我给女儿写的信的底稿和大法资料都强行抢走,还将我从8楼一直拖到1楼,强行塞入警车,第三次把我绑架到北城派出所,拖下车来就非法给我戴上手铐,开始对我进行非法审讯。

恶人拿出一张明慧快报逼问我从哪里来的?因我认为这些恶人不配审问我,便答道:从不认识的陌生人手中得到的。610的恶人余祥明不相信,他说:如果你说出来,我可以给国安说一声放你回家,不说就判你劳教。我很清楚这是骗局,于是不答理他。我被非法拘留20天左右。2月中旬北城派出所派警察将我非法押送至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看守所期间我爱人给了我50元钱作零花用,交给看守所,我离开南充时已花去20元,剩余30元在去绵阳的途中花去10元,还剩余20元,待我从劳教所出来至今,不法人员都未归还我。本是小事一桩,但也说明当今这些所谓的警察已经败坏到什么程度:多少都想贪,都想占,难道不是吗?

我被非法投入劳教所之后,恶人派两名吸毒犯包夹我,其中一人名叫任思平,南充人,来监管我。只要不“转化”,就强制你坐在小板凳上,身体保持正直端坐,两眼平视不准乱动,膝盖中间放一张纸,不能落地,两手平放在膝盖上,不准说话,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觉,直到你写了所谓“三书”为止,才可以大小便,睡觉,但从此以后做任何事都得事先喊报告。更有甚者,其他刑满释放人员回家都是政府派人送回当地交人,可在南充不法人员借故称抽不出人来,勒索修炼人钱财,就特别规定大法弟子出狱由自己的亲属在国安和610办好手续去劳教所接人,因此我爱人于2004年元月15日亲自赶车去绵阳新华劳教所接我回家,恶人又节省了一笔开支,又在大法弟子身上吸取了一笔血汗钱。

在此我奉劝一句:那些还执迷不悟、死心塌地为江氏流氓集团卖命的人,醒悟吧!时间不长了,机会不多了,不管你怎么追,怎么保都来不及了,没有用了,恶党始终都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了。你们应该清醒的、冷静的为你及你的家人留条后路啊!

相关电话:
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迫害法轮功办公室:0817-8213974

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
电话:023-67851870
邮编:400023
大队长:武春梅、舒畅、谭清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