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的正念正行震慑了邪恶


【明慧网2005年5月16日】被非法劫持在提篮桥监狱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极大的震慑和抑制了邪恶,杜挺每次被劫持灌食的路上都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大法弟子蓝兵坚定的对狱警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对任何生命都是有益的。”

一、“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在提篮桥监狱上空久久回荡

大法弟子杜挺在2001年绝食期间,恶警把杜挺关进小监,铐上皮带铐,不顾杜挺已经将近绝食一年虚弱的身体,依然强制体罚坐板。恶警刚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打算给杜挺正常的灌食,而是指使一些监狱的犯人弄了一点稀饭,然后几个犯人打手冲进杜挺的小监,把杜挺按在地板上(当时提篮桥监狱还没有床),有的用脚踩住杜挺的身体,有的按住头,有的试图掰开杜挺的牙齿,还有的对杜挺“阴暗的殴打”。所谓“阴暗的殴打”是因为不仅不能见伤,而且不见殴打的动作。

然而,大法弟子杜挺依然没有屈服。邪恶人员“安抚”杜挺,就允许杜挺和其他被关押的人一样可以洗澡,旁边有两个所谓“看管犯”夹持,洗澡当然是单独的。杜挺看到当时提篮桥监狱邪恶的重压,就力图冲破重重黑幕,在通往去洗澡的过道上就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

邪恶对此毫无办法。杜挺每天被拉出去灌食,杜挺对此坚决抵制,不穿囚服,不去医院,不去灌食。于是每天几乎杜挺都被邪恶指使打手拖出小监,扛出所谓的二监区。当时看管犯非常恶劣,由于七、八年,十几年在监狱这个环境中受中共邪恶的污染“教育”,很多人心目中早已没有了“良心”两个字。这些人会看恶警的脸色行事,会琢磨恶警的心理,去干恶警想干不能干的事情。这些打手就趁着拖杜挺去医院的路上,对杜挺下黑手。有的故意狠狠捏一把,有的故意撞一下,有的趁机踢两脚。警察对犯人、对外明面上是宣称不能打人,但是暗地里却是纵容的;只要能“转化”,不出人命就可以。杜挺对此不为人心所动,就是不去医院所谓的“灌食”。在被拖出小监的时候把住牢门不出来,被恶人强行拉出后,坚决抵制几个邪恶之徒的绑架。这几个邪恶之徒费了很大的劲才能把杜挺劫持到医院。这些所谓的“看管犯”每次回到牢房都要感叹:这个杜挺别看还在绝食,劲儿可真大!

从所谓二监区到监狱医院要有一段路要走,杜挺每次被劫持灌食的路上都是用力挣扎,并同时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的呼声长久在提篮桥监狱上空回荡。

杜挺,36岁,大学毕业,户籍住址为甘肃省西峰市北街安定东路86号。2001年2月16日在上海被上海市闵行区公安局不法人员抓捕,2002年03月18日被伪法院非法判重刑8年。在提篮桥监狱绝食一年有余,后来被邪恶蒙蔽,邪恶曾利用此事动摇其他一些不够坚定的大法弟子,包括在上海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宣扬此事。杜挺后来认识到自身的错误,重新走入修炼,宣布所有对邪恶的承诺作废,又开始绝食。目前大法弟子杜挺被劫持在提篮桥监狱二监区。

二、法轮大法是正法!对任何生命都是有益的

在提篮桥监狱对法轮大法学员的调动,一般要由所谓监狱领导统一规划决定。2005年3月,大法弟子蓝兵被不法人员从所谓2监区劫持到3监区。3监区的恶警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蓝兵要求见所谓的队长,告诫他们不要这样,同时告诉他们这样让犯人超时劳动是违反监狱法的,并通知他们要向上级汇报这种事情。3监区觉得像蓝兵这样的人“很头痛”,拒绝接收,就这样一个月不到,蓝兵又被转移劫持到所谓6监区4中队。

在提篮桥监狱3监区一般负责印刷行业的奴工劳役,在6监区有的是缝纫,有的是生产长毛绒玩具。6监区的警察为了“安抚”蓝兵,让蓝兵从事给长毛绒玩具扎眼睛的活,并告诉蓝兵说:这是很轻闲的“劳役”了!是“洋差”!一般只有有关系的人我们才给他这个活呢!并要求蓝兵不要公开宣传大法。蓝兵义正词严的说:不行!法轮大法是正法!对任何生命都是有益的。为什么不让人表达自己的看法呢?

大法弟子蓝兵,男,1968年2月8日出生,户籍住址为上海市香泉路85弄15号301室。在2001年10月8日被上海徐汇公安局邪恶人员劫持后,被伪法院非法判处10年重刑。蓝兵从1999年7.20到他被邪恶非法劫持,一直在上海市内默默做着证实大法的工作。由于邪恶人员对蓝兵进行监控封锁,蓝兵不得已离家出走,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上海的不法人员通过很多渠道知道有个学员叫蓝兵,一直在花费很大的力气来寻找他。蓝兵被劫持后,恶人在他身上花费了很大的力气,在预审阶段曾有7天7夜不让蓝兵睡觉,头顶上用高度的探照灯照着,正如电影里面所描写的一样。

在伪法庭上,邪恶人员强迫蓝兵认罪,被蓝兵予以痛斥拒绝。徐汇伪法院认为蓝兵制作宣传品数量巨大,“情节严重”,非法判处他10年重刑。2002年8月,蓝兵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五监区。当时的大队长欧利刚对蓝兵进行了“重点转化教育”,蓝兵对其不予理睬。到了后来,欧利刚就赤裸裸的威胁说:如果你不转化,就把你调离,到其他监区去干苦活!并且暗示在监狱这个环境里即使整死了也没有人追究,也没有人知道。

蓝兵目前被劫持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所谓6监区。大法弟子何罪之有?难道就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要做一个世上最好的人,就要遭受如此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对此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和不屈的抗争。

在这里,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毕业生瞿延来曾为抗议非法抓捕、争取炼功权利绝食绝水的逾750天;大法弟子熊文旗绝食约600多天,身体被折磨得极度虚弱,目前仍在医院。

历史的今天,正义的阳光已经冲破重重黑暗,将提篮桥的种种邪恶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提篮桥监狱的恶警是否知道“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在此奉劝那些还在做恶的人,悬崖勒马,及早回头,不要继续再做江氏流氓集团和共产邪灵的殉葬品。邪党的结束已在眼前,善待大法弟子就是给自己留下一个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