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片:神州血泪(北京篇,北京劳教篇)

【明慧网2005年5月17日】

电视片:神州血泪(北京篇)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16分34秒)下载观看(4.2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16分34秒)下载观看(27.6MB)
分段下载Real格式高清晰度文件(27.6MB)分段下载MPG文件(169MB)

电视片:神州血泪(北京劳教篇)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24分5秒)下载观看(6.1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24分5秒)下载观看(40.5MB)
分段下载Real格式高清晰度文件(40.5MB)分段下载MPG文件(246M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二战时,当一群又一群在空气污浊拥挤的闷罐车中经过长途跋涉的犹太人,在波兰奥斯威辛纳粹集中营走下货车的时候,他们的眼睛也许曾经一亮,这里是那样的美丽,红砖绿草,在毒气室和焚尸炉的外面是修整得很好的草坪,但善良的犹太人并不知道在这里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

二战后,纳粹集中营中对犹太人的残暴和屠杀一点点浮出水面,人们被这外表美丽的集中营内所发生的一切震惊的目瞪口呆。

历史是多么惊人的相似。21世纪的今天,同样的罪恶又发生在中国的劳教所。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这场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开始,数以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不经任何法律审判被关押于劳教所,承受着经年的酷刑,虐杀,奴役和精神折磨。随着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摧残的详细报告通过种种方式辗转传出,中国劳教所里的黑暗也一幕幕被公布于世。

推出片名:神州血泪——北京劳教篇

1999年7月以后,大兴县城郊大兴土木兴建改建了几处外表富丽堂皇的院所,到处是鲜花绿草,有的从远处看起来简直就象童话中的宫殿,和喧嚣的北京闹市相比,这里似乎显得更清静。它们就是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北京团河劳教所,北京女子劳教所,北京大兴法制培训中心,北京女子监狱和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在北京抓捕被送去洗脑,被判劳教,被判刑的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就被一车车源源不断的押送到这里。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就发生在这貌似富丽堂皇院所的高墙之内。

让我们先来看看北京劳教人员的第一站,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这气派的大门里面每时每刻发生的故事。

【采访曾铮]:所有的人一進劳教所,到调遣处,一進门听到的头两个字就是:低头。然后第二个声音就是电棍啪啦啪啦放电的声音。电刑就是说,成了家常便饭了。我看到的,有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被绑在椅子上,而且是用4~5个彪形大汉,电她的阴部,电她的头部。电到她大小便失禁,人昏迷过去了,很长时间醒不过来。还有老太太,五十多岁的学员了,来了以后就强迫你写保证,不写是吧,(不写)4~5个警察把她的衣服脱光了,把她踩在地上。夹着4~5根电棍电她。电的那个电流太大了,她不由自主的就往起蹦。他们4~5个警察拿脚踩着她,她都往起蹦。电完了前面电后面,就像烙烧饼一样。浑身都是一个一个圆的、黑的、焦的。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了,也是这样电,没有人能幸免。

有一个18岁的法轮功学员叫李远东,她到调遣处的第一天,因为呼喊了“法轮大法好!”,被大队长王超(音)带着八名吸毒类劳教人员和两名其他罪错的劳教人员,团团围在一个单独的房间,衣服全部扒光,把袜子和内裤塞到她嘴里,对她拳打脚踢,尤其用很硬的塑料底的布鞋猛踢她的下身,有两个在边上看的劳教人员都吓呆了,她的阴部被踢烂尿血,头被打傻。李远东后来被送入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在四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的强烈呼吁下,被确诊精神失常后才被保外就医。

调遣处外貌美丽,但内在的卫生条件极其恶劣,通常连喝的水都困难,更别说有水洗手。在盛夏由于被抓的学员太多,夏装不够,法轮功学员甚至被迫裸体呆在班里。由于没有饮用水,甚至热到、渴到将洗过脸的水都喝了。然而,在这样的条件下,警察还逼迫劳教人员包装北京市民常用的卫生筷,这就是在二十一世纪的北京近郊所谓文明单位里发生的真实故事。

【陈刚】:(象我们当时所有被劳教的人都被逼着包筷子,它就是一次性的筷子,然后用一张纸,把它前面包上,所谓的“卫生筷”。调遣处里面本身环境很脏,我们几个月都不让洗澡,然后洗手平时就是给2~3分钟,20个人抢5、6个水龙头,而且水流也很小,每个人身上都臭的。

在调遣处的时候,我们平均要包16-20小时,甚至于21、22小时,困的不行了还在那里包。每天都要包一捆大概70多根,包一百捆,大概要包7000多根,有的要包到上万根筷子,不够数不让睡觉。

不光是法轮功学员被要求来包筷子,所有劳教的那些吸毒、嫖娼、抢东西、偷东西的都让他们包。包的时候整天不能洗手,有些人身上还有疥疮,有的身上还有病,有的犯人因为仇视社会,故意在筷子头上夹脏东西,有的在自己身上脏的地方蹭,在脚上蹭一蹭。

调遣处被称为“鬼门关”,然而它只是漫漫恶梦般劳教长夜的开始,按照那里的警察的说法,我们有的是时间跟你磨,直到把你折磨得精神崩溃,直到把你转化。

经过调遣处,男学员就被转到团河劳教所,女学员则被关到北京女子劳教所。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和北京女子劳教所关押着北京几乎所有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有艺术家、有教授、博士后、博士、硕士,还有很多大学生,有老人,也有少女。他们在这里受到经年累月的苦役、洗脑和肉体摧残,承受着超出人的承受极限的痛苦。由于关押的学员太多,劳教所多次扩建,其中北京女子劳教所,自99年至今换了三个地方。第一个地方是天堂河女子劳教所。第二个地方是新安女子劳教所,第三个地方就是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

和调遣处的凶蛮相比,劳教所给人的第一印象似乎文明多了,常常可能一开始迎接法轮功学员的是所谓“春风化雨”般的问寒问暖。然而这一切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关心学员,而是让你放弃信仰的一种手段。中国共产党的劳教所里还发明了一套特殊的不同于纳粹的方法,它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消灭,而且是精神上的消灭,即通过强制手段强迫人们放弃信仰或思想。它要用尽人类历史上一切最卑鄙、下流的手段叫你放弃信仰,光放弃了还不行,还得叫你表现的快快乐乐的放弃,叫你诋毁你的信仰,同时歌颂它的伟大光荣正确。在劳教所,对于法轮功学员采用的一切的手段和目地就是要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转化。在那里,一个警察转化一个学员可得到一千元甚至两千元的奖金,如果做不到就得被罚一千五百元。从所长到警察,“转化率”高就会被评为先進,并嘉奖,反之则要受处分。在这种层层高压和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下,很多警察已忘却了良心,费尽一切心机用尽所能促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如果法轮功学员不放弃,警察微笑的面孔立即会化为狰狞,酷刑随即就会跟上。在团河劳教所和女子劳教所,都有所谓的集训队,攻坚队。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到那里,一切残酷的迫害就在那里更隐蔽的进行着。

导弹研究专家武军被折磨得几近精神崩溃,肌肉功能障碍,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

法轮功学员龚成喜在铁笼子里至少被关了九个月,多次被绑死人床,受尽非人的折磨。

2004年1月26日,55岁的法轮功学员彭光俊,北京市怀柔区桥梓镇人,在团河劳教所集训队被警察刘金彪,倪振雄,赵江等人毒打迫害致死。其家人被恐吓而不敢伸冤。

女子劳教所攻坚队里打人专挑吸毒人员做打手,外表看不出,全是内伤,行凶时还打开电视机放大音量,以盖过惨叫声和抗争的呼叫声。

在北美明慧网、北美大纪元网站,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投书披露在北京劳教所受的各种折磨。

中央电视台2002年4月8日《焦点访谈》播出了《从毁灭到新生王博和她的爸爸妈妈》,新华社通稿中确认了这样一个事实“2001年4月,王博被送到北京新安劳教所接受教育转化”,却只字未提是如何对这个19岁少女转化的和这种转化的罪恶。王博父母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情感不和,因王博的苦求而未能离婚,苦苦维系着这段婚姻。王博在这样的家庭中自然也无快乐可言。后来王博母亲先学炼了法轮功,身心变化巨大,对王博父亲的态度也一改从前。王博父亲看见王博母亲的巨大变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因为学炼法轮功,王博的家庭从几乎崩溃的边缘变成了一个充满欢乐笑语的幸福家庭,王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走入了学炼法轮功的行列。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后,王博一家因身心受益,全家人都走出来为法轮功上访,并被抓捕被迫害。其中19岁的王博孤身一人在新安劳教所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包括连续多个晚上不让睡觉等等直至精神濒临崩溃而被转化,天真烂漫的王博被洗脑后,竟然带着警察把前去看望自己的父亲抓進了洗脑班,并在劳教所里参与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谩骂和殴打。她曾经痛苦的对父亲说,她的精神已经死了好几回了。这场镇压。迫害和转化把一个新生的幸福家庭带入了毁灭,把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孩子引入了歧途。

2002年下半年,《生命无罪》这部为迫害法轮功歌功颂德的影片部份在团河劳教所和北京女子劳教所拍摄。剧情公然违背事实,颠倒黑白,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善良和正义的残暴迫害刻画成了一幕幕的“温情感化”。把对劳教人员的酷刑虐杀,疯狂洗脑描绘成爱心,诚心的感化;把因为迫害造成的成千上万的善良法轮功学员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捏造成帮助他们重塑幸福的人生。历史会还原真实的一切。

【陈刚】:普通的那个劳教人员别说电棍电在身上,啪啪啪一响就求饶了,说错了错了。警察知道我们这些人是因为信仰进来的,要强迫我们放弃信仰,他也知道一根电棍可能还不够得用几根电棍同时来电,甚至最多的有时用11根、13根电棍同时来电一个人。那真的是超出人的承受能力啊!我知道象其他的劳教人员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当时看到这么电一个人的时候,整个通道的普通的劳教人员都在骂那些警察:没有这样没人性的。但是对法轮功学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还有一次他们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警察指使10多个劳教人员,先是打我打得我全身都是伤,把我踩在地上踢呀打呀,踹我的脸哪,脸都变形了。然后又把我捆起来,腿脚捆起来,胳膊捆在背后,然后嘴用那个,他们怕我喊,用胶带给我封住,然后再把我的脖子和腿也绑在一起。我根本就吸不了气啊!几乎就是窒息而死,我得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吸进来一点点的气。哎呀!那简直太痛苦了。然后又把我塞到那床下边去了。一个矮床,上边的床板呢,人被塞下去它就被顶起来了嘛,这些人就又坐到那床板上往下压。我真的就是差点就死了。真的我就觉得那个腰就像断了一样。那之后啊,至少有两个星期不能走路,腰根本就一点劲也使不上。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就是因为也是承受同样的这种折磨,残废了,他再也站不起来了。

相似的一幕幕场景也发生在与调遣处和劳教所相邻的北京大兴法制培训中心,北京女子监狱和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

在北京大兴法制培训中心,清华大学的虞超被固定在木板上,身体呈大字形长达5个月。

在北京女子监狱,北京顺义区妇幼保健医院医生董翠芳于2003年3月19日被警察席学会、田凤清和周英等迫害致死,她的未婚夫首都机场优秀飞行员申文杰也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一对幸福美好的恋人被活活拆散。

更有甚者,北京“未成年犯管教所”,原名“少年犯管教所”,也被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甚至是年迈的法轮功学员。原中科院博士生导师李宝庆的老伴63岁的刘静航投书北美明慧网,叙述了在那里的所见所闻。

如今的中国大地,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信念中,邪恶得以延续,在面对那残暴猖狂所表现出的冷漠中正义在泯灭。

如果有谁提起纳粹的残忍,人们会义愤填膺的谴责其灭绝人性。但您可知道,纳粹式的隐瞒世界的秘密屠杀却在拥有5000年文明的古国中国发生着,而人们却生活在表面平静的环境中被谎言蒙蔽着。

真善忍无罪!

修炼无罪!

然而镇压还在升级,鲜血还在流淌!多少人在这场残忍的镇压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多少人变成了残疾,数不清的家庭破碎支离,数不清的儿童、老人无人照养。又有多少个孤儿寡妇的眼泪流淌,还有那些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的海外儿女的凄凉!

天为之动怒,地为之动容!

2003年1月20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宣告成立。宗旨是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