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师父《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后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5年5月19日】近期学习师父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后有几点体会,现写出来愿和大家分享。

1、讲真象时的语气问题

由于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对很多常人中的问题看的很清楚,所以在讲真象时往往会不自觉的用居高临下的态度。这点我一直没有意识到,直到有一天一个朋友来看我,我诚心诚意的给她讲了一个多小时,旁征博引、有理有据。满以为她会觉得受益非浅,没想到她非常不以为然,说我特地来看你,你倒好,给我上了一个多小时的道德课。然后就匆忙离去了,搞的我很沮丧,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看到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我过去一直跟大家在讲,当今的中国人哪,都不简单。别看那张人皮还是那样,其实主宰那个人的已经不是过去的人了,多数都是高层下来的生命在主宰;还有许许多多在历史上各个民族的王转生到中国去了,所以中国当今的这个人群非同一般。只是人一转生、神一下世,都得入迷中,迷中的人就容易被利用。但是他们都是应该得法的,都是应该被救度的,而且是有大缘份的。”

我忽然明白了,其实我在讲真象时是把自己放在常人之上的,虽然表面力求心平气和,但心里认为他们就是常人层次,迷于常人社会的现实不能自拔,对什么问题都看不到根本,所以无论讲什么的时候总是用一种非常肯定的语气在告诉对方一个道理。而其实现在的中国人都是有一定来头的,由于生命的来源高,因此他们本身也不自觉的带有一种自视甚高的倾向,如果我们不注意语气很可能会使他们产生抵触情绪。

师父早就告诉过我们“语气、善心加上道理”才能改变人心,可我以前总是将语气简单理解为心平气和就行了,其实语气还包括谈话时的方式。比如对自己的晚辈或学生可以直接讲给他们一些道理,而同事或同学最好用探讨问题的口气,对于长辈、领导或老师还是应该顾及到他们在常人社会中的身份,可以用请教的方式去问问题,循循善诱,最后好象是他们自己得到的结论一样,这样他们反而更容易接受真象。“大法弟子在这正法期间,只要世人能理解、从而得救,我们可以如意的运用任何方便救度众生的办法,但是我们也是在选择的用、善用、正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2、不精進就会使身体状态流于常人

平时经常听周围的常人说感到身体很疲惫,本以为是现在的工作和生活压力大造成的。看了师父《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所讲:“构成人的物质是有限的,太快的时间三界内的众生是承受不住的,现在已经几乎到了人类对时间适应的极限了。人类唯一的能够感觉到时间的加快的对比,就是在人们的印象中啊觉的,特别是年岁大一点的人知道,过去一天好象能做很多事情,好象一天很漫长,老也不黑天,可是发现现在从早到晚没干什么天就黑了,而且人的体能也跟不上。每一层物质是有那一层的极限的,这个物质因素跟不上。其实正法速度实际上是非常快的。”又明白了一个道理,由于时间的加快,人的体能跟不上所以才非常容易疲劳,而大法弟子如果不精進流于常人状态的话就会出现同样的情况。只有真正作为一个修炼人的时候,才能不在人类这个时间场的范围之内,才能不受我们这个空间的时间场的制约,才不会由于时间的加快而象常人一样精力不济,不用象常人一样睡那么长时间的觉,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

在这方面我曾有一个很大的教训。前段时间我刚刚有了孩子,怀孕期间正念还比较足,没有认为自己是孕妇就应该放松做三件事,所以整个怀孕期间身体状况一直很好,基本没出现什么孕妇一般会出现的不适状况。但临产前在家人的坚持下,就坐月子的问题我动了常人的一念,想着既然大家都要我按常人的方式坐月子,我也就不要执意不从了,就算好好休息一个月吧。还从师父的法中为自己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但在目前这个宇宙正法的特殊时期,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一旦把自己当常人看,身体状况就会落入常人状态,而且被干扰的极其厉害。因为月子期间晚上要多次起夜照顾孩子,结果白天困的要命,一天到晚昏昏沉沉,感觉时间过的飞快,根本没任何时间学法炼功。好不容易挤出点时间听师父讲法会睡过去,打坐也会睡过去,到发正念的时候孩子就哭,感觉坏极了,甚至出现了常人的产后忧郁症的种种症状,度过了极其痛苦的一个月。后来求师父帮我,并加大力度发正念排除干扰,同时利用满月时亲朋好友来看孩子的机会继续讲真象,才渐渐恢复了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现在我经常一天只睡4、5个小时,可精神状态很好。

3、修好自己必须在实践中真正做到

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甚至于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处理一些事情时就会流于一种常人的那种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了。”很让我深思,因为我在讲真象时经常会碰到效果不好的情况,虽然有一些技巧方面的问题,但作为修炼人我们都清楚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心性问题。我以前认为自己的法理很清晰,心性也还可以,因为师父说“你的心性修上来了,比如说在常人之中,别人骂你一句,你没吱声,你心里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声,一笑了之,过去了,这人心性就已经很高了。”(《转法轮》)我一直自觉自己能做到这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其实是我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理解太片面了,而且只停留在理论上。

作为知识份子,我自然不会与人对骂、对打,但其实平时遇到别人的言语相激时,我的反应总是很快,会立刻用一种文绉绉的方式回应,其实就是在“还口”了。在常人中这种口才好的优势掩盖了我心性上的不足,由于心性并没有真正到位,因而时常起不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的作用。所以心性的修炼真的必须是踏踏实实的,决来不得半点含糊。现在很多同修都很忙,大家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救度众生,可磨刀不误砍柴工,自己修不好,影响救度众生的效果,反而有时错失了救人的机缘。

以上只是个人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妥之处还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