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挖去旧观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5年5月19日】

1、学法初期第一次学会向内找,见证师父的鼓励

1998年初夏的一天下午,我强行叫我8岁的儿子把手里的一个大桃子给我,我便放在师父的法像前。虽然想表白对师父的敬意,但当时并不知道强迫别人做什么都是不对的,哪怕是再好的事。因学法不久,对法理的认识很粗浅,也不知道什么叫向内找。第二天早晨7点钟,我给师父上香,香一会儿便燃得高低不一,我就在思考,天天上香都是整齐的燃,今天香怎么燃得如此不好,难道师父不高兴了吗?那师父因为什么不高兴?我自言自语的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回想一下我昨天的言行,看在哪里没做好,使师父您不高兴,如果我找到了,请师父您就让香燃整齐吧。好让我知道错在哪儿,以后便于改正。说完我把昨天每一件事都回想了一遍,刚想到叫孩子拿桃子时孩子不高兴的样子(因为他正准备吃),其实当时我也很别扭,难道是这件事做错了?敬师父没错,但做事过程中的心态错了,因为强制伤害了别人。我确定就是这件事没做好(当时并不知那就是向内找),便心里又与师父说:师父,弟子自己认为是错在强制叫孩子拿桃子这事上,我以后不再那样做了。我找对了吗?如果对了,师父就让香燃整齐吧。我睁着眼看着香,正当我眨眼一瞬间,香燃齐了,我感到那么神奇而庄严,同时又不知怎么感谢师父无量的慈悲。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看似平凡,但在我以后修炼的路上遇事向内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注:凡事用法来衡量对与错,不可简单效仿此种判断向内找后找没找到的方式)。

2、在迫害中不忘向内找,并以金刚不动的正念闯出魔窟

2000年11月,我因两次上访与写申诉信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里,恶警张小芳及其管教们叫我看雷锋故事书,我说不看,它对我不起作用,我要看大法书籍,看大法书才能使我升华,找到自己的不足。恶警便不理我了。当恶警放诽谤大法的电视或开揭批会或有采访团来访时,我就要站起来讲真象、炼功,招来的便是关小间、戴手铐、毒打等,面临这一切魔难,我金刚不动。有一次恶警张小芳(7中队)叫几个犹大给我灌输那些邪悟的一套,我眯着眼睛静静的坐着,等她们说累了,自己都没趣了,便对她们说:你们自重吧,将来出去时你们会醒过来的。从那以后恶警便没叫犹大们与我谈话了。但是无论在黑窝里表现的如何好,我总觉得不大对劲,我老问自己:你为什么会被邪恶关押?又是什么原因使邪恶能把你关押住?有一天我忽然悟到: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学法、讲真象,我应该自由自在、堂堂正正的、不受任何邪恶的约束存在着。那时我还不知道怎么发正念清除邪恶,便用行动表示我的心声,恶警们点名时我都不答应。恶警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你为什么不答应?我严肃的告诉她们:因为我不该被关押,这里是劳教所,我应该与这里断绝一切关系,所以我的名字、声音、一切的一切都不能再在这里留下。问我为什么要吃饭了,我便说我的人身很重要,我不会把我的肉身给你们糟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坚定信念,以法为师,我会破除这一切邪恶因素的。就这样我被囚禁到八中队三楼上,被几个女犯看管着。大约在三楼上呆了20来天,2001年11月26日便由我本县的公安及乡镇人员、派出所接回家,在乡政府又被关押15天放回。

3、改变观念,正念正行,全盘否定解体旧势力的安排,走师尊安排的路

回家后我抓紧学法,通过学法,我改变了我以前的旧观念,现在我的认识是:被抓、被关押、被邪恶干扰那都是对大法的侮辱,因为毕竟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要清醒、理智、正念正行的走好师尊安排的路,从一思一念中深挖出旧理“假我”的根,除尽头脑中固有的旧观念,除尽一切邪恶的因素。虽然现在还有邪恶的因素在,但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至今堂堂正正的在家学法、炼功、讲真象。

以上是几年来正法修炼总结出的一点体悟,请同修以法为师给予指正帮助,让我们携手共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