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精進


【明慧网2005年5月2日】

(一)

我今年将近六十,可是别人都说我顶多四十多岁,脸白白的,没有多少皱纹,走路咚咚响,身体看上去非常结实,可八年前我却不是这样。

96年夏,我的腿摔伤了,医生说:筋坏了,得钉钉子才行。我当时吓得不行。当天晚上在江边看到很多人在围着炼功,我很好奇就问他们这个功怎么样,别人都说好,可以治病。于是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念头来学功。我看到炼功场上被红光罩着,一片红光。没几天,睡觉时就看到额头上出来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非常可爱、纯净。因为腿坏了,不能盘腿,同修鼓励我盘,于是我决定盘,这时我就看到师父的法身在我眼前教我“神通加持法”,真是激动呀!当时我就能双盘了,没几天腿伤就好了。以后不管刮风下雨,我都坚持到点上炼功。有时也想偷懒,这时耳边就会有声音催我:“你还不去炼功?”于是我赶忙爬起来。

在我身上还有许多奇事:锁打不开了,我一想师父帮忙,结果别的钥匙也能开锁。看《转法轮》时,看到书里的字是一个个叠起来的。这几年,我看《转法轮》发现书全都变成了古书中那种竖体字格式了,而且字全都亮堂堂的,这种神奇事举不胜举,这更坚定我坚修大法的决心。

(二)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的第三天,我到位于武昌的湖北省政府门前上访,当时有几百人,老人、小孩、学生、教师、干部都有。晚上零点时,来了三十多辆大客车和几十个警察,强行驱赶人群,几分钟后就开始拳打脚踢,然后强行往车上装。当时,我也要上车,警察对我说:“你知道这往哪儿拖吗?你回家吧。”其实这是师父借警察的嘴在点化我,可我当时没悟到。我非要上车,于是就上了。到了武昌长江大桥,我坐的车就爆胎了,警察只好把我们送到了派出所,然后问口供,当时审我的是个小伙子,我告诉他:“一定要记住法轮功好,一定要看书。”这个小伙子说他记住了。第二天下午,派出所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我们都不看,晚上6点钟我们就回家了。

以后,因家里发生了一场变故,我就在乡下呆了两年多,直到2001年才回到家。在乡下,我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附近的村民看到我身体很好(因为我每天都要照顾病人很忙),所以都相信法轮大法好。

2001年回到家后,家里儿子反对,媳妇也反对,只有女儿跟我一起修炼。单位领导也叫我不要去北京上访,我对领导说:“我早就去过了,我本人在工作中的表现,你是知道的,年年都是先進。”结果领导反而对我说:“只要你认为对的,你愿意怎么做都行,我们都不反对。”后来,儿子们看到我身体越来越好,再加上我持续给他们讲真象,现在对大法的态度都转变了。

(三)

2001年师父陆续发表新经文,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于是我就每天坚持静下心来学法、听法,整点发正念,从不间断。看到资料少,就自己掏钱买机器,建立家庭资料点,不管白天黑夜,严寒酷暑,都出去发资料,有时和女儿一起出去。几年下来发出去了几万份资料,由于师父的慈悲加持,这几年中,从来都是平平安安的,非常顺利。

一次,在单元楼下,我正准备发资料,对面来了一个人对我笑笑,于是我就对他说:“我要找××。”那人就和气的说:“××在四楼住,你去看看他在不在家。”于是我顺利的上楼发资料了。

又有一次,我在单元楼上发资料,两个年轻人看到了对我笑笑,我也笑笑,然后就走了。

回老家在火车上,我和对面一人说话。后来那人对我说:“怎么和你说话,我就感到浑身舒坦、精神。你不是个普通人吧?” 我笑着告诉他:“我是修法轮大法的。”

在街上贴真象标语时,女儿对我说:“你真胆大,周围有很多人呢。” 我说:“我让他们看不到我。”

还有一次,我直接去了一个单位的办公室,我把叠好的传单放到办公桌上,然后准备离开,又想不对,就对办公室里的人说:“老板,请你看看,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是法轮功资料,请你记住真善忍好。”他看着我说:“好好,谢谢,谢谢。” 我又说:“看完后,请传给别人看。”他又说:“好好,谢谢,谢谢。” 女儿说:“妈,你只要讲话,别人都给制约住了。”这几年只要遇到人,我就想方设法让他明白真象,效果相当好,从来没有碰到别人反对。

因为做资料的缘故,有时一忙就忙到一、二点钟,可是第二天照样精神得很。这几年,做资料基本都是自己的钱,包括女儿的工资、资金,卖房的钱等。

2004年9月,师父的新经文发表后,我激动的哭了两回,我想自己的悟性太差,文化低,一定要更加精進呀!于是,我每天都出去面对面讲真象,不管遇到什么人,我都不放过机会。这段时间我明显感到正法的進程加快了,有许多人包括老人、孩子都要找我学功。

(后记:以上只是这位老年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证实大法事迹中的一小部份,还有许多事,因文化关系,该同修说不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