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段经历谈对安全问题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5月20日】去年秋末的一天晚上,天阴着,没有月光,天很黑。我计划到A村去发真象资料,可是途经B村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去A村的路。心想:天下的众生都等着我们去救度,救哪里的众生都一样。于是我就把资料发到了B村附近的几个村庄。事过几日,有消息说;那天早晨有人汇报了派出所,派出所来了几个人,到那看了看,说××村有几个炼法轮功的,就走了。时至今日,邪恶也没有上门骚扰过,而且B村到我村只有一公里之遥,一条水泥路直通。

回顾发资料那时的情况、出发前我首先发了正念,清除干扰我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心态纯正,没有怕心,没有为发资料而发资料的干事心,只想着让众生尽快明白真象而得救,出发点完全基于救度众生。我想起《明慧周刊》上一篇同修写的切磋文章中的一句话:只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坚信师父,正念正行才是最安全的。一切加入人的观念都是不安全的。我非常赞同同修的这句话。对于旧势力我们是全盘否定的,它们的一切安排与它们的出现我们都不承认,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保护,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神圣的天职,是历史赋予我们的重大使命,在履行我们天职的时候,只要心态纯正,基点明确,正念正行,邪恶是不敢干扰的。因为它们也知道它们那样做宇宙的法理也容不了它们。因此我们在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时,心态与基点就是最关键的。

还有一次,吃过晚饭我学法后正准备休息,突然几个恶人闯進屋来,我没把书收好它们就進来了。我坐在床上,那本包了封面的《转法轮》就在床边的一张桌子上,没有任何遮盖。恶人骚扰了20多分钟,甚至还把纸铺在书上写了点什么,但始终没有动一下书。我知道这是师父保护着我和书。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注意安全和怕决不是一回事。当然,我们应该清醒、理智、智慧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不能大大咧咧,满不在乎,在表面行为上不注意安全,那是对大法不负责任,是邪恶钻空子的大漏洞。但是在邪恶有什么举动,“风声紧了”的时候,我们就缩手缩脚,甚至心都咚咚直跳,该做的事也不敢做了、影响到了证实法的事,那就太不应该,还可能被邪恶钻空子加重迫害。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哪个地区出现了问题,出事的同修可能有他执著的东西没有放下,但是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一定是整体出现了漏洞,邪恶抓住了迫害的借口,那里的每一个同修都要向内找,认真反思自己,找到有漏的地方,修去它、这其实也是在窒息邪恶。“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我们在理性上都知道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可是具体到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有多少符合大法的要求、有多少是人的观念在里边,对师父讲的话的坚信成度,就是我们的修炼状态。我们的修炼、我们的提高、都在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中体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们一定要认真学好法,在法理上提高认识,当人心出现时,认清它、排斥它,师父就在给我们消去那些观念产生的不好的物质,直到完全去掉了人的观念,完全用大法的标准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那就是圆满,就是邪恶灭尽之时。

个人层次所限,不对之处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