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店子乡政府吴建雷等几年来的恶行


【明慧网2005年5月20日】我是96年得法的。修炼前经常感冒,手还麻,吃饭后胃胀,晚上不能睡觉。下地干农活,干一会就得停下,浑身无力。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到现在已九年了,从没得过病,按李老师要求的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谁都好,孝敬父母,善待所有的人。但是这样的好功法,江××集团却不容许炼。

99年7.20开始迫害法轮功,山东冠县店子乡政府的吴建雷、郭安泯、蒋书刚、郭军奎把我们的大法书都给收走了。在国庆节的第3天,又到我们村支书家里,让村委把我们都叫去。到那里后,不让坐,不让站,让跪着。我想,我们又没罪,凭啥跪,我就站着。吴建雷和郭安泯上来抓住我的头发就打,并把我摁到地上,拳打脚踢,蒋书刚又吼道:“跪不跪?”接着,对我又是一顿毒打,打的我口吐鲜血。他们又吼:“不能吐,咽回去”最后,让家人拿了1050元,说是他们的车费,把我放了。从那后,抄家,抓人无数次。

2000年的7.20前一天晚上,又把我们10多个人骗到乡政府 。关了一天后,让我们每人交200元钱才能回去。我们在一起时,还不让我们谈大法好,否则就打人。2001年的腊月27日,他们又来我家非法抓人,我当时不在家,他们就把我的孩子骗到车上去找我,结果没找到。到晚上九点,把我们家的院子都包围了后,派人跳到我们家。我丈夫说他们这是私闯民宅,他们就打了我丈夫几耳光,然后,一伙恶人蜂拥而上,把我向外拉。我高喊“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党打好人。”这时,我儿子也爬上墙头喊,这伙恶人怕暴露自己的丑恶嘴脸,有的拿着皮棍打我的头部,有的向我的嘴里塞土,把我的头打得淌血后又把我拉进车里。吴建雷吼叫“抓了你100天了”,在车上,我给他们讲真象,他们就用皮棍打我。到了乡政府后,我的鞋子也没了,满脸满身的血。他们又让我擦桌椅我不干,他们又打了我几耳光。在乡政府关押时,我炼功打坐,吴建雷和王为平就抽我的腿,直到把我打昏过去。第二天下午5点,他们用毛巾把我脸上的血擦去后,把我送到冠县610洗脑班。

冠县610洗脑班也同样的邪恶,为首的是任广民、薛连春、陈月芝和邴风台。一次,邴风台把我叫到审讯室,叫保安用皮带摔,往阴部、腹部、心脏踹,还打耳光,我的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凡是坚持修炼的人都受到了这样的迫。十几间房子,每间住7-8个人,吃喝拉撒都在屋子里。每月交600元的生活费,不写“保证书”就不让出来,恶党政府剥夺我们的人身自由6个多月,从2001年的腊月开始一直到2002年的4.25.后来坚持修炼的同修被定罪判劳教。法轮大法教人要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现在在世界上78个国家和地区得以洪扬,得到2000多项褒奖,而唯独中共邪党极力的打压迫害修炼法轮大法的好人,我们真心呼唤善良的人们,赶快醒醒吧,不要再被邪恶的谎言所蒙蔽,扶持正义,同时也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