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同窗,今日同心


【明慧网2005年5月21日】由于从小到大深受中共党文化的毒害,自1999年7月江××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许多大陆民众听信了官方的欺骗宣传,甚至至今仍在被蒙蔽之中。令人欣慰的是,也有为数可观的一部份民众,凭着他们善良的本性和多年的生活经历,未曾在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中上当受骗,对大法保持了清醒的正念。在我的同学中就有几位这样的“明白人”。

一、同学A现在是一家公司的老总。上大学时,由于班上的同学太多,我和他又不在一个小组,因此两人并不熟悉,甚至连话似乎都没怎么单独说过。毕业后他去了外地,听同学讲,他曾因参加六四后受到官方的迫害。

几年前,我因坚持修炼大法被非法劳教。那年过年,A正好回老家探亲,在一次同学聚会的饭桌上听说了我的事,当场将身上所有的9000元钱全拿了出来,托另一个在本地工作的同学一定要转交给我爱人,并捎话说:他没办法来看我,这点钱是他的一点心意,一定要收下。

我从劳教所出来后,才从我爱人那得知这件事,很是感动!

之后一年,恰逢同学聚会,A也从外地赶来了。我抽空请他和几位同学小聚。那天晚上,听完我介绍了这几年被迫害的经历后,他对我和在座的同学说,“我公司里有个女清洁工也是炼法轮功的,她平时的表现和为人那真是没说的,在我这个老总眼里她当得上我们这个公司里最优秀的职工。前几年我不幸生了场大病,她曾介绍我炼法轮功,还借了法轮功的经书给我看。后来因为工作太忙,我没炼,但她借给我的经书我都看了。我觉得李洪志先生在他的书中所阐述的世界观很博大,视野很宽阔,不是一般人能与之比肩的。99年7月后,我公司里的这位女工跟你的遭遇差不多。有一次,她因为去信访部门为法轮功讨公道被公安抓了起来,我专门派人去把她保了出来。但后来她还是离开了我们公司。临行前,她把以前借别人的钱一分不少的都还清了,给我留了一封信,信上说她要去护卫她的信仰。”

显然,这个修炼法轮功的清洁女工给A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那天晚上,A还讲了一件与法轮功有关的事。

他说,1999年对法轮功的镇压刚开始不久,他正巧回老家有事,不料晚上看电视时,看到我们的一位同学,某大学的马列教授,在官方举办的座谈会上正头头是道的所谓批判法轮功。恰巧第二天另一位同学请他吃饭,这位马列教授也来了。席间,A对马列教授说:法轮功的书教授可曾看过?谁知教授同学竟说没看过。A接着又问,书都没看过你怎么批啊?教授同学答,“这都是上面安排的。”

说完这件事,A感叹道:“这就是××党的做派,也是大陆知识份子的悲哀!”

二、同学B是国内某学科的领军人物之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某省著名的青年科学家。上大学那会,我们两人都热衷于探讨人生和真理,是那种特别投缘和知己的好朋友。大约1997年左右,我曾向他推荐过法轮功,并给他寄过《转法轮》,但当时他没有回音。之后,我也没再跟他联系过。

从劳教所出来后,有一天我忽然想起B。几年中江××一伙为了迫害法轮功,散布了大量的谎言,致使许多善良的中国人上当受骗。想到此,我真有点担心B会不会也受到蒙蔽和毒害。我想,既然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缘份肯定不浅,我有责任去向他说明真象。于是,不久之后我专门去B所在的那座城市看他。

相见之后,自然聊起彼此这些年来的遭际。谈完我的经历后,我问他对法轮功的看法,没想到他说:你讲的这些事我都知道,××党的本性我是了解的,也一直有人在向我们大学教师散发有关法轮功的真象材料和光盘。接着他告诉我:刚开始镇压法轮功那会,他在院里当一把手,开会时经常碰到要对法轮功表态的事,每到这种时候,他总是借故离开。所以这几年来他从不曾在公开场合附和过官方对法轮功的镇压。这些年,上面规定,招收研究生政审时考生需对六四和法轮功明确表态,但他们从不问考生这些问题,而是想方设法帮考生敷衍过去。

他的这番话,让我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轻松的落了地。

临别前,B对我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理解,都支持。但你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

三、同学C笃信民主自由,大学毕业后留校研究和教授中共邪党史。随着学术研究的不断深入,C对邪党的黑幕了解的越来越多,对中共的真实面目看的越来越清,对邪党终于由失望渐渐变为绝望。就因为这个缘故,他后来毅然放弃了原来的专业,改行教别的课去了。

我们虽在同一个城市,但平时很少来往。我被非法劳教的那年,C决定移居国外。临行前他打电话到我家,本想约我聚聚,没想到我爱人告诉他我已经被劳教了,他听了非常吃惊,很为我的处境担忧。出国前,他专门找了另一位为人正直热心的同学,叮嘱他一定要想办法救我。在老同学为他饯行的告别饭局上,大家谈起我因炼法轮功被劳教的事,在座的同学有理解的有不理解的。C对大家说,“××(指我)的为人我是了解的,我相信他信仰法轮功一定有他的道理,决不会象官方宣传的那样!”

我从劳教所出来后,有一年C回国探亲,抽空来看我。聊天时我问他,你都快五十了,为什么放着现成的大学教授不当,还要移居异国?他说,在国内,虽然物质生活不愁,但身处××党的专制之下,无任何政治自由可言,每天听到的看到的都是谎言、腐败和暴力,太压抑了。到了国外后,现在眼不见心不烦,心情舒畅多了。

接下来,他关切的问起我的情况,我便把大法弟子在大陆惨遭迫害的实情一一向他道来。听完后他一点也不吃惊,用他的话说,“××党的本性就是这样的,容不得别人有不同于它们的信仰;谁不信它们那一套,它们就必定会迫害谁。”

分别时,我叮嘱他有空利用国外的有利条件,多了解一些法轮功,他说,“我会的。”

象上面这三位一样头脑清醒、明辨善恶的正直之士,在我的同学、同事和亲朋好友中还大有人在。说真的,我打心眼里为他们高兴。

明白真象的朋友,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