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定格在哈佛广场的反酷刑展(图)

【明慧网2005年5月24日】(明慧记者悦然剑桥市报道)每年四、五月之交,哈佛大学的中国大陆学生社团“哈佛中国评论 (Harvard China Review)”都会举办一年一度的、以中国为主题的大型研讨会。每次都吸引很多美国东北部地区的华裔精英和希望拓宽中国市场的西方人士。由于直接受中领馆的支持和中共造谣宣传的毒害,“哈佛中国评论”一边倒的强调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和市场吸引力,给人以中共经济前途无量的假象,使得与会的很多中西方人士对中共前景充满幻想,反而对提出中共人权状况和信仰自由等问题的人士抱有排斥和误解,认为这是负面看待中国。

为了让参加“哈佛中国评论”的人士和哈佛大学的师生了解中共本质以及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波士顿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对哈佛大学的系列讲清真象活动。

(一)“九评”是破解中共毒害的良药

针对许多中西方人士急功近利,想在中国市场捞一笔,而排斥真象的情况,学员们以传播“九评共产党”为突破口,让人们看清中共邪党的本质,从而不再被“中国经济形势大好”的欺骗所迷惑。4月30日,法轮功学员在“哈佛中国评论”停车场入口处打出多条中英文横幅,如“‘九评共产党’引发百万退党潮,投资中国必读‘九评共产党’(See why over 1 million have resigned from the Communist Party; Read ‘Nine Commentaries’by the Epoch Times)”,“退党是良知的觉 醒”,“爱我中华退出中共”和“中共 ≠ 中国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China)”。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许多开车来参加会议的中西方人士都看到了横幅,据现场参加打横幅的汪先生表示:“看到很多车里人的表情显得极为震撼”。同时路口的交通信号灯处有学员向等信号的车内派发中英文“九评”,大多数开车来参加会议的人士看到了横幅和拿到了“九评”。

值得一提的是,当学员在事前向警察局申请打横幅许可时,警员在听到真象后,表示非常支持,原本的申请费也给学员免了。

(二)时空定格在哈佛广场的反酷刑展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哈佛广场比邻哈佛校园和哈佛地铁站,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几次反酷刑展都在周末举行,虽然都下着雨,但哈佛广场上的人们依然被深深的吸引,不由得停下了雨中匆匆的脚步。反酷刑展的组织者玛丽·白若牧女士介绍说:“当我们的酷刑展立起来的时候,那一刻好象时空都定格在哈佛广场,周围行色匆匆,沉浸在个人世界中的人们好象一下子醒过来了,都不由得围过来,要看清楚,象定住了一样,我们的反酷刑展成了一个聚焦点。”

另一位组织者周巧愚女士则表示:“正义站在法轮功学员一边。几次反酷刑展都是在天气预报有暴风雨的前提下如期举行的。大家觉得我们所做的就是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本质,唤醒更多世人,一点暴风雨挡不住我们的脚步。每一次当我们来到哈佛广场时才发现雨并不大,只是毛毛细雨。有趣的是,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同修都说‘我家那边和一路上都是瓢泼大雨,可是一到哈佛广场雨就小了。’”

几次反酷刑展上,学员们不断的听到哈佛的师生说“前一、两次就看到了,实在太震撼了”。反酷刑展中有很多美好的故事,这里仅举几例。

“希望天气很快变好”

反酷刑展对面的咖啡厅里坐着一位看似学者的老人,他微笑并感慨的告诉我们同修:“我希望天气很快变好,在这样的天气里也只有法轮功能坚持。我知道你们在过去几年里一直都这样做着,法轮功非常伟大!你们很美!”

“我要告诉我弟弟”

一位老人站在橙色横幅前看了又看,同修跟他讲完真象后又和他解释横幅上的话:“不要听你中国同事讲的,他们是被谎言欺骗的----”,老人说:“我弟弟去中国的一个公司做事,最近刚从大陆回来,他一点都不知道在中国发生的这个迫害的事情。我会把这份报纸给他,我要告诉我弟弟横幅上的话”。

“你们是这个宇宙中最美丽的生命”

一位瘦瘦的身材挺直的美国中年妇女走進反酷刑展,第一句话就说:“我感觉很不舒服,我难过得不舒服”,接着她又解释:“我了解这场迫害,每次看到你们活动展示真象的场景,我就非常难过痛苦。这么多好人却在中国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五年多了,每天晚上当我一想起这件事,我都痛苦的要死,……”然后她握住同修冰冷的手搓来搓去并亲吻了几下,眼含泪水问:“告诉我怎么才能帮你们制止迫害,怎么办?”同修回答:可以跟美国的媒体议员、各级政府部门打电话、写信联系,把真象传递给你更多的亲朋好友,这位女士说:“我已经做过了,当然我还会做,但这还不够,是不够的,我一定要想办法,每天我要更多的为你们祈祷。”“过去我一直在佛教中,现在我已经没有钱了,但我必须制止这场迫害。”“你们是这个宇宙中最美丽的生命……”。说完后,妇女来到演示酷刑的同修面前,双手合十,深深的不停的鞠躬,泪流满面。之后她又走入炼功的队伍,模仿同修做了一会儿抱轮才静静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