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病和因果

一个真实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5月24日】这是发生在九十年代初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老张是某局的一位科长,从前年起,得了一种怪病,就是浑身发冷,冷得厉害的时候,浑身打颤,六月天也要穿上棉袄。自从得了这个怪病,他面色苍白,浑身软软的一点劲也没有,所以只好病休在家。近两年老张看遍了省城的大医院,花了上万的钱,也诊断不出他得了什么病,更无从下手为他治疗了。

近日,他的一位亲戚向他介绍了一位民间挺有名的有神通的大师。张科长不信,先是拒绝看病,后来听身边的亲人劝说,也只好试试。反正死马当成活马医。

那天大师来了,张科长躺在床上,五月天张的牙齿还在打架呢。大师并不老,五十多岁的样子,身着朴素,但身上十分的整洁。大师看了张科长一眼,张科长打了个寒颤,心生一种莫名的恐惧。大师说话了:

“受冤的阴灵不要害怕,我是来帮你解冤的,不是来害你的,你放心。”

大师坐下来,安静了一下,说道:

“谁是张同志的亲生姐妹兄弟,留下来我有话说,其他人出去。”

张科长房间的人出去了,只留下张科长和他的一个30岁的妹妹。大师发话了:

“其实这个病也好治,那就看张同志是个什么态度了。”

张妹听说病能治好,顿时非常高兴,连忙问如何治。

“是一个姑娘找来了,她是你妻子的妹妹,你们间的事,你应该还记得。”

这句话说得张科长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脸色十分难看。

张妹若有所忆地说:“大师说的是哥的姨妹琳琳吧?她不是淹死的吗?她找哥哥做什么呀?冤有头债有主呀,她自己落水死的也怨不了别人呀。”

大师轻轻的对张妹说:“她的死与你哥哥有关。并且是害了两条人命。”

大师越说越玄,弄得张妹也摸不着头脑了。

大师说:“这里没有外人,还是让张同志自己说吧,不然我怎么为你看好病呀。”

这时张科长低下头不说话,一幕往事浮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一个春天,那时张科长已结婚两年,这两年中,张科长的岳父岳母相继去世,家中留有一个16岁的姨妹。张妻只有姐妹两人,张妻只好将自己的妹妹接到自己家。有一次,张妻外出有事没能回家,张看到自己的姨妹年纪虽小,但也长得丰满可人,晚上便起邪念将她诱奸了。

后来,这位琳琳便有了身孕。有了这样的事,琳琳胆小,又不能跟姐姐说,眼看肚子一天天大起来。那时正值70年代初的文革时期,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这是何等丢人的事呀,就是不死也会被唾沫淹死。于是琳琳一时想不开,就投河自尽了。

大师看张科长不开口,就说:“你这个病没法看,那我要走了。”

张妹看大师要走,就对张说:“哥哥,我们是一家人,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要想好病,你就直说吧。”

看到张还是不开口,张妹只好恳求大师,让大师明示。大师把自己“看到”的情况扼要道出。并叹了一声,“害了两条人命呀。你身上的寒颤,就是那姑娘在那个世界受苦的反映。”

张没想到天下竟有如此神人,就表了个态,只有病能好,按大师说的话去做。

大师说:“好吧,七天之内,你会慢慢的好干净的。七天以后,我再来,为阴灵念经超度。”后大师又强调了一句“如果不把阴灵超度好,这个病是好不了的。”

果然,到了第三天,张科长身上的寒病基本退了,第四天、第五天张下床行走,象好人一样。到了第七天,身上再没有病的感觉,病象被什么抓去了似的,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已经两年没有这样好感觉了,张看看外面的天,感觉心旷神怡。

可是七天过后,他并没有去请大师,因为他心中有了一个想法,既然好了,也许是我要好了。还请神仙做什么呀。

到了第九天,张的病突然复发,并且比以前更厉害,身上发抖,牙关紧咬,面色灰白,象快死人一样。张妻情急之下,招车去几十里外请大师,可大师已经早上出去了。说两天后才回来。

没过两天,张科长便一命呜呼了。

后来,我问大师,您为什么躲开呢?大师说,像这样没有信用、没有良心的人,我是不想给他看的。你看他害了那姑娘,加她腹中的孩子,那可是两条人命呀,多大的罪呀。我为什么要他说出自己的事,就是要他当作自己亲人的面认罪。可他不认罪,没有一点忏悔之心。你说这样的人,我还有心情为他解冤吗?怨有头,债有主,只好让那冤魂去找他好了。

大师对我讲,像这样过去害了人遭报生怪病,大师看过病例不少,多数都成功了。有一位老干部,几十年一直腰疼,疼得厉害的时候就在床上打滚。找过的医生不知道有多少,吃的药也快堆成了山,也没见什么好转。后来找到大师,大师告诉老干部,说刚解放的时候,他杀死过一个俘虏,那俘虏寻仇来了。

原来那俘虏是国民党的一个营长,由于那营长很“顽固”,不老实,当时做了排长的他,就叫上一个战士,趁着月黑用刺刀从营长后腰戳进去,将营长杀死了。后来老干部非常折伏大师,在家给那位“营长”看经念佛,每年都超度他。老干部的腰疼从此就好了,后一直没有犯过。

大师说:“这人在世上,得要有良心。自己做了恶,就得知道忏悔。良心好,守信用,我才能看得好。”

(文中的张科长和琳琳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