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后我向师父许上坚修大法的誓言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我是99年4月初开始修炼大法的。第一天炼动功,学头顶抱轮时就感觉浑身发热、通气。晚上去学静功,刚坐上,我就出现了入定的状态,感觉胳膊、腿全没有了。当时我吓的大喊一声,这是什么功?我的胳膊、腿怎么没有了?试着用手去摸,咦,发现都在,这是怎么回事!?同修告诉我,这是修炼的最佳状态。从那天开始,我多年的风湿病好了,也不用吃药了。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爱人他不炼功,可他多年的胃病却好了,我的家庭比以前更和睦了,这更增加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

1、思考后我向师父许上坚修大法的誓言

7.20中共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当时的情况下有不少的学员吓的不敢炼了,我也是其中之一,因为我家人大部份是党员、干部。我顾虑重重,怕他们失去工作,怕他们的前途受到影响,打算把书交上一本应付一下。爱人知道后,很生气的大声对我说:“你不准交!你就把书好好放着,我看谁敢来拿!”听爱人这么一说,我的心里踏实了很多,也不怎么害怕了,同时心里也悟到这是师父利用常人的嘴在告诉我、鼓励我:不要怕,有师在,有法在,好好学,别放弃。我的家里始终放着师父的法像,我向师父许上誓言,我坚修大法决不动摇。

当时有不少的同修出去证实大法,被恶警抓去放回来不久,又准备去北京证实大法。有同修对我说:“你不能在家里偷着学,你也得去北京证实大法,那样修的快,能圆满,同时也得做好進监狱的准备。”我对同修说:“我才修了两个月,我去北京可不是为了圆满,我只想将我的亲身体验告诉他们:修大法没有错。”

我做好了去北京的准备,也准备好了進监狱的行李。我对爱人说:“我要出去办点事,几天就回来。”爱人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就答应了。第二天我准备去买火车票,刚迈出家门,突然间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念头都没有了,身体轻飘飘的,就象在空中一样的感觉。就在要离开家时,一同修来对我说:“你不能去北京,你刚得法不久,一旦被抓着了承受不住就容易把我们供出去,就做了不该做的事了。想证实法在哪儿都一样。”我听着好象也有道理,就答应了。

几天后,听同修说,去北京的人被公安抓去了,有的被抄家,有的被单位开除了,有的被非法教养。当时一听,我的怕心又出现了,而且表现的很厉害,吓的简直无法形容,电话不敢接,敲门也不敢开,儿子在外地也打电话来说不让我炼,那几天书也看不進去,人也坐立不安。有时慢慢静下来,师父讲法的声音、《洪吟》的诗常常在脑海里出现,我背诵着,背诵着,就泪流满面。

那一段时间真的是很难过,怕心很重,思想压力也大,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很多问题不断在脑海里涌现,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为什么要镇压?为什么突然间出现那么多对法轮功不利的指责和攻击?我要不要再炼下去?最后,当我慢慢静下来,回想起炼功后的变化,我终于明白,修大法没有错,我还要炼下去。想通了以后,心里也感觉踏实了。

2、家人和邻居都明白了真象

那时如果听谁说法轮功不好,提师父的名字,我就不愿意听,我会马上对他们讲:“法轮功是好功,电视里是瞎说,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怎么会不管家人,怎么会不照顾孩子?”有人说:“炼法轮功有病不让人吃药。”我就告诉他说:“我虽然炼功时间不长,但是《转法轮》我看了好几遍,里面没有一句说有病不让人吃药的话。我们炼功人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在做,身体在逐渐的变好,没有了病谁还去吃药呢?”有一个邻居是一个退休教师,对我说:“你是才炼功,时间长了就心野了,就顾不了家了。”我跟他说:“你到我家里来看看,我比以前更愿意收拾家,我比以前更愿意关心我的家人。师父要求我们事事要先想到别人,要替别人着想,更何况对我的亲人呢!”我这么讲,邻居们听了都乐呵呵的。

我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不同意我学大法,我爱人支持我学大法。我对爱人说:“我得去咱们的儿子那儿一趟,反正我也想他了,叫他看看我学大法是不是象电视里讲的那样可怕!”爱人说:“对呀,别让他整天没心思工作,去吧,路上注意安全。”爱人要给我买飞机票,我没同意,说:“我们师父平时生活很俭朴,有时还吃学员的剩饭,我坐火车算什么呢!”

因为路途遥远,有不少人坐车的时间长了腿脚都要肿的,我却一点问题也没有。我对面坐的两个是河南人,腿脚都肿了,连鞋子都穿不進去了,看到我很轻松的样子,就问我:“大姨,你的脚为什么没肿呢?”我对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比你们多坐了一天的火车一点都不感觉累。我还告诉你们,别听电视里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说的都是假话!我炼功时间不长,但我身体的病全都好了,如果象电视里讲的那样谁还敢炼呢!”他们说:“我们村里也有不少人炼这个功的,有的人被公安局抓走时也不感到害怕,看来这个功是挺好的。但如果不去围攻中南海就好了。”我就跟他们解释说:“不是去围攻,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向政府反映实际情况,法轮功学员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不能说是围攻。就好象你的孩子在学校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你是不是要找老师,老师不管,你是不是要找学校,学校不管,你是不是还要向上找一样,能说是围攻吗!?”他们听了都赞许的点头。

我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讲了一路,没有感到害怕,我想这都是慈悲的师父在帮助我。到了儿子那儿,我还是那样讲,我跟儿子说:“你看你妈的身体怎么样!?是不是比以前健康了,这要放在以前,我怎么可能坐三天三夜的火车跑这么远来看你!更重要的是,我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我把在《转法轮》学到的一些法理讲给儿子和他的战友们听,儿子和他的战友们听后都表示赞同。我在临走时,儿子对我说:“妈,你看这个功好你就炼吧,我支持你。”我听后心里真高兴。

2001年中央电视台的“自焚”事件播出后,我当时就告诉同修和身边的朋友,中央电视里演的都是假的,因为我曾经去过北京的一所大医院,亲眼见过被烧伤的病人,跟电视里演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身体根本不能包扎。我在家里做饭有的时候被油烟呛得说话都很难受,那个小女孩的气管刚手术就能讲话、唱歌?那不明摆着骗人吗?“自焚”在电视里刚表演完,儿子就打来电话说:“妈,中央又在讲假话了,哪有警察拿灭火器巡岗的,那个打坐的人,坐的姿态也不对,跟你炼功的姿态不一样,我的战友们也在私下里说:‘中央在玩火。’”

3、排除一切干扰好好学法

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和精進的同修接触,法学的也不好,新经文看的又少,不理解走出来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开始还以为是出去炼功,叫公安局抓去在狱中修炼。后来遇到同修说:“师父叫咱们走出来,是让你放下常人的执著心,讲清真象,制止迫害,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们当时都理解错了。”

还有一个阶段,我有大概一年多的时间都是在看《论语》,儿子休假回来发现这个现象,对我说:“妈,你怎么总是看第一页呀!”我说:“是吗?”儿子说:“我回来时你就看第一页,现在还是第一页。”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在利用儿子的话点化我,我感觉非常羞愧,师父怎么能要我这样的弟子,我要下决心排除一切干扰好好学法。

4、感谢师父慈悲苦度

儿子休假回来,他发现地上有宣传讲真象的传单和光盘,就捡起来再贴到人家门上。回来跟我说,我很高兴,就问儿子:“你不怕吗?”他说:“怕什么呢!李老师不是说放下执著,救度众生吗!”我问他:“你怎么知道师父说的话?”

儿子说:“大法书我也看了,真的是很好。”我们家始终都放着师父的法像,儿子的战友和同学要来家里玩,我对儿子说:“把师父的法像放起来吧。”儿子说:“不用,他们不会干涉我们的信仰。”凡是来我们家的人,我都给他们真象传单,讲真象给他们听。

学习师父的经文《路》使我明白了,每一个修炼的人所走的路都是不一样的,不是人人都做一样的事,只要是讲真象、证实法,无论什么样的形式都可以,都是在走你自己的路。我比较善于讲,那我走到哪儿就把真象讲到哪儿,叫人们都明白法轮大法好,大法是受迫害的。

现在我们家里的人都开始学大法了,亲戚大部份也开始学了。我弟弟的连襟是警察,他值班蹲坑,看见有发资料的大法弟子,他主动避开,不去抓,怕将来遭报应,家里不平安。

我感谢师父给了我这么好的修炼环境,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一定会勇猛精進,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修炼机缘,做好师父交给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走好以后的路,直至正法结束的那一天。

这只是自己在修炼中的体悟,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