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难,我们也要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同修大姐L流离失所几年。从99年大法被非法迫害之后,为了证实大法,到北京去上访,被非法劳教。释放后,又到北京去上访,被非法关押,绝食25天后正念闯出,从此开始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的几年中,大姐历经艰辛为同修做资料、送资料……

2004年春天,大姐来到了我们的小镇上,找到了我说是在成立资料点,我欣然的答应下来。其实在自己的家中,我已经在给同修做资料了,只是量太少,而且我还要上班,没有时间。大姐来到小镇上,也是我们小镇众生的洪福!

但是虽然有这个打算,机缘一直没有成熟,以后我和大姐又见了几次面,而资料点始终没有建立起来。直到10月间,大姐给我打个电话,我让她过来。之后,大姐说她可以留在小镇成立资料点了。

1、资料点的筹建

大姐在我家住下来,我们镇上的几个同修商讨后,开始租房子。但我们小镇上那时就是没有租房子的,是旧势力的干扰,还是我们救度众生的心不够坚定呢?几天过后,一个同修跟我提出要买一个房子。当时我在考虑资金的问题。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同修都表现出坚定的心。我们决定买个房子,镇上的同修对法认识都很高,再难,救度众生的脚步不能停下来,几经周折,房子终于买了下来。

大姐在邻近的资料点,拿来一个能复印的一体机,这样我们同修几人,就开始了制作大法资料了。我们的邻近的资料点知道我们刚刚建资料点,资金困难,便送我们一部笔记本电脑。就这样,我们的资料点就建成了。

2、邪恶的干扰,阻挡不了救度众生的脚步

资料点的成立解决了每周都得同修给我们送资料的问题。开始运作挺好的,可是邪恶“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邪恶开始对参与资料点的同修干扰。

参与资料点的同修Z,在资料点的建立中起到很大的作用。邪恶便从她开始下手,Z的丈夫C也是大法弟子,被几次迫害,做得不好。从洗脑班被迫害邪悟后,不学法、不炼功了。后来认识到自己是邪悟,虽然在网上声明作废,但对邪悟的认识不深。这样也就成了邪恶迫害的对象了,出现病状。同修C不能从法上认识,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尿毒症。Z在这种的情形下,也受到严重的干扰,同修到Z家为C发正念。C仍然是认识不清,后来越来越显示出病重,最后不得做透析。在此期间严重的影响了Z参与资料点的工作。但Z没有退缩,虽然自己落过泪,但仍然对大法的坚信不动摇,仍然承担着资料的发放工作。

与此同时,同修大姐L,因为是流离失所的,不便见人。当时正是邪恶想利用清查出租房屋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几次登记的人到资料点处敲门,大姐都不给开门。但是在邪恶的干扰下,大姐有些担心了。找到我跟我合计,如何应付?当时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是用人的办法,不开门。知道发正念,但发正念的因素不够纯正,也没能很好的解决这一问题。后来的干扰越来越大,大姐在资料点呆不了了,在一同修家安排住下了。这样每周的周刊只用我家的一台激光打印机来做。每周要80多本的周刊,累坏了打印机。虽然这样,我们继续着资料点的工作。因为还在打护身符,我到S市买回一喷墨打印机,本想:一是打图片,二是解决每周打印周刊的问题。喷墨打印机买回后,放到同修A家,以缓解一下紧张的局面。当时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就是把资料分散开来做,来分散邪恶的迫害,这些本是人的想法,只是当时我没有悟到而已。按着这种想法,又让同修捎回一激光打印机。让同修大姐,在同修家印周刊。激光打印机速度用得快,很快一盒粉用完了。再灌上之后,激光打印机就来毛病了,出一张纸,要缓几歇,没法打印了,只好停下来。那就用喷墨的打吧。我到同修A家,喷墨打印机也出毛病了,缺墨灯一个劲的亮,不能工作了。当时我是什么心情呢?说不出来。从A家出来,又遇到同修Z,告诉我C不行了,让我去看看,什么心情现在我真的很难描述。

到同修Z家看罢C,同修帮他发正念,同修C好了,我又得去工作。

在下班的路上,我暗暗的想:师尊,再难我也要做下去。就这样在元旦放假,我和F市的同修J约好,到S市去修机器。我把两台机器都背到S市,又把我家中那台激光打印机的部件卸下来,都一同拿到S市。到了S市,到买激光打印机那,问明同修给我买的激光打印机的故障,原来是粉仓上有个芯片,一个仓用过就得换芯片或者换仓;又到买喷墨打印机那解决故障,原因是安装供墨系统没有用原装墨盒带一下。这家中卸下来的激光打印机的部件,要换新,但卖主手头没有,和我同去的同修J答应过后替我去取。我的心亮堂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回到家中,大姐从家中回来了,回来了之后,大姐象变个人似的。说话也不象以前那样的怕心很重了。原因是大姐回家后,与其兄长(大法弟子)交流,找到自己的执著所在——怕心重。这样大姐又回到了资料点继续工作了,我的负担从而也减轻了。

邪恶的干扰被破除了,在干扰中,也暴露出我们资料点的同修,在整体上及每个个体上有漏洞。表现在整体的协调性不好,例如:大姐有怕心,我看出了大姐的怕心,但却不能为大姐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而是埋怨大姐的怕心重,使邪恶能钻我们整体有漏的空子。而其他的同修也是如此,从整体上削弱了力量。

在大姐能正确的认识干扰,并能摆脱干扰后,我们的资料点,又恢复了正常了。

然而,邪恶就是恶毒,它就是要干扰的和破坏的。在F市的一个资料点被破坏掉了,同修J被迫到我们的资料点来。因为我和F市的资料点的同修通过电话,因此邪恶也来调查我。当时我的压力也是很大的,但最后终于正念战胜了恐惧。最后我悟到,这是师尊让我清除对我们产生干扰破坏的邪恶因素。当时,对F资料点的破坏,同修都不知道是谁破坏的,让我知道是F市公安局的国保大队的恶警所为。于是我把这条消息,发到网上。把邪恶的因素曝光,从而彻底的清除。之后,又因为我们资料点的同修M经常跟我通电话,F市的国保也对M進行了调查,M也能正念对之,最后使迫害破产。无论怎样被干扰,资料点的同修,都没有停止救度众生的脚步。

3、在法上认识法,正念清除邪恶,发挥整体法力

在资料点工作,若哪个参与的同修有漏,就是邪恶对资料点整体破坏的借口。这就要求资料点的同修,加强自身的修炼。资料点的每个同修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配合好,做好资料的工作,发挥大法弟子整体的法力。这就要求,参与资料点的同修,更要加强学法,才能彻底和否定邪恶的破坏和干扰。当时,我们所在县的一个小镇N镇的资料点,被破坏了,F市的国保又对我進行调查。当时我想:我和N镇的资料点没有来往,只是3个多月前,一个同修给我打了一次电话。但是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我找不到我的漏洞之处。一次我做个梦:我对N镇被迫害的同修说,我和你没有来往呀?他对我说,你跟一个小女孩有来往。我如梦方醒:F市资料点被迫害的小女孩,对我有情。我和同修切磋,这是那个小女孩被迫害的一个原因。由此同修又给我指出,我和同修Y有情,我吓了一跳,这是邪恶想迫害我的借口。于是我下决心去掉和Y的情,当时就一身轻。真是“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同修M被调查时,我和他切磋,是因为M产生的显示心和欢喜心,招来邪恶。这样我们都从法中找到自己被干扰的自身的漏洞,在法上认识法,提高上来,邪恶也就自然的败退。每当同修被干扰的时候,资料点的其他同修就为其发正念,清除邪恶的破坏和干扰。我们资料点的同修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整体法力令一切邪恶的因素胆寒,不等来迫害我们就已经自灭了。

在资料点运行,半年多来,参与资料点的同修,都能认识到自己在个人修炼和证实法中的不足之处,破除邪恶的干扰。在整体的配合上,越来越和谐和圆容,不断在法上认识法,形成完整的救度众生的运行机制。

我们参与资料点的同修,在参与资料点的工作中,无论受到什么干扰,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再难,也要救度众生!

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