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会为你呼吁到苦难结束的那一天!(图)

一位留美大学生的营救呼吁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自从我的母亲刘桂芙2005年2月28日在北京被非法拘捕,我就在尽力营救她。但是直到三月份我仍然不知道她那里发生了什么。四月三日我爸爸告诉我,妈妈被判劳教两年半!我感到非常沮丧和失望,同时我也意识到营救母亲的路也许将是漫长和不可预期的。

高精度图片
孟祥姬妈妈刘桂芙

我打电话后从其他朋友那里得知,妈妈被捕的时候警察顺手抄走了我家的电脑和打印机。我感到震惊,不仅仅因为警察非法没收了我家的财产,更因为我父亲从来没有和我提过电脑被抄走的事!对他来说,政府非法没收公民财产是习以为常的,和家常便饭没有什么两样。不然的话他至少会跟我提及关于电脑的事情。


美国普度大学学生孟祥姬

我先是为我的父亲感到悲伤,如果那些邪恶之徒从你身边抢走你的妻子和财产你不反抗,其他不相干的人为什么要反抗呢?如果你自己不站起来捍卫自己的家庭和权利,上亿的其他中国人为什么要呢?

但从另一方面想,我也理解他为什么不对我诉苦,他和其他中国人一样经受了许多的政治迫害,他们都深知如果政府拿走百姓什么,百姓是无能为力的。如果你要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多半会使情况变得更糟。所以没有人站出来说话,任由他们做恶。更何况我父亲本来身体十分不好,以前全靠母亲照顾,母亲被抓已经对他的精神造成沉重打击,他又怎么有精力去打这种在中国几乎打不赢的官司?

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可以对中国公民为所欲为。为什么美国政府不敢对美国主流社会的公民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践踏他们的基本人权?很简单,美国人民不允许!但是我们,被中共压迫多年的中国老百姓,却总是默认。

我告诉我父亲去和警察交涉要回电脑。父亲告诉我他们试图在电脑里找到我妈妈有法轮功材料的证据,最后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但他们还是不让我父亲把电脑拿回家。中国政府就这样强行拿走别人的财产,这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妈妈被判两年半劳教,罪名是她房间内有“21份法轮功材料”,但实际上警察只搜到两份材料!我妈妈依法要求上诉,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的警官却说搜到2份和搜到21份没有区别,她仍然会被判两年半劳教,并威胁她将要面对漫长的劳教期,还是省口气吧。如果2份和21分没有区别,为什么他们还费尽心机把2份改成21份?很清楚,他们试图在掩盖什么事情。试想,一个政府剥夺一个公民两年半的自由仅仅因为她有两页纸。听起来都可笑,他们自己都觉得荒唐!这才是他们为什么把2份改成21份的原因。在一个自由国家生活了数年的我觉得中国政府这种做法极其荒谬。

接着,我又听到了更让我心痛的消息。探视时,父亲得知妈妈因为拒绝承认这强加的罪名,始终不肯在保证书上签字。警察就体罚她,一连十几天不让她睡觉,昼夜有人专门看管。

要知道,我母亲2001年第一次被劳教时就曾经被连续罚站完全剥夺睡眠很多天,后来又站了3个月,每天只让睡1、2个小时。可是母亲回家后不愿让她的宝贝女儿过于担心没有告诉我这些,当这次她被抓走后她以前的难友才把她曾经承受过的体罚与毒打告诉了我。开始,我简直不敢去听,我没法想象更无法接受这样惨无人道的事会发生在我善良的母亲身上!可是现在母亲又在遭受同样的迫害。如果中国政府可以逼迫老百姓承认强加的罪名,谁知道他们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这令我更加担忧母亲在狱中的安危。

同胞们,我把这些写出来,希望你们睁开眼睛看看中国发生了什么,听听这些真实的故事,用你们的良知想想你们生活在什么样的社会里。

当我的一个中国朋友得知我在为我的母亲而呼吁,她曾对我说,中国现在的状况确实不民主,人们在许多方面没有基本的自由,但是,她说,民主和自由是社会的趋势,早晚会来到中国,你要耐心等待。平民百姓无论在争取人权上费多大力气,有生之年并不一定能实现……最后,你会发现为自己的生活多奋斗才是更实际的,别在这些改变社会之类的遥不可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自由和民主不是等来的,自由和民主是争取来的,是奋斗来的。如果没有人去寻求改变,如果每个人都是默默等待,自由和民主是永远也不会来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几十年的迫害之后,中国没有改变。有没有人抱怨,有。有没有人质疑,有。有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基本权利、信仰和正义,寥寥无几。如果每一个人都只是等待,期望,梦想,中国不会改变。没有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一个团体可以改变中国的现状。只有每个人都为正义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对邪恶和错误的行为说不,才能从本质上改变中国的人权现状。

我从没有想当一个能改变世界的英雄,我只是希望生活在中国的人们能有正常人所享有的基本人权,我只是希望生活在中国的人们有思考的自由,有说话的自由。如果实现这些意味着将要改变整个的社会体系,那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如果实现这些意味着我将要牺牲自己的时间和金钱,我也没有什么可吝惜的。也许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民主自由在中国的实现,也许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中国人民能够享有思考的自由和说话的自由,也许在为自由和民主奋斗了一生之后并没有改变什么,至少在我回顾一生的时候,我不会觉得遗憾。

至少在我回顾一生的时候,我不会因为没有为我母亲奔走呼吁而感到愧疚。听到中国无辜的人们遭受迫害,我曾经保持沉默。甚至听到母亲在中国遭受迫害,我也曾经保持沉默。但今天我意识到我生活在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我选择为我的母亲站出来,告诉全世界,我妈妈在承受多么可怕的不公正待遇和邪恶迫害。

妈妈,我会为你呼吁,为你的同修们呼吁,和你在一起,直至苦难结束那一天!

当我的母亲蒙难后,她的功友们彻夜不眠在奋力营救她,世界各地众多和她素不相识的法轮功学员也在花费自己的时间和金钱为她呼吁。我无法表达我的感激之心,更不知如何去感谢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这样做完全是无私的,只为正义,不求回报!印第安纳州的美国议员也曾向北京有关当局致信要求立即释放我母亲,还有很多善良的中国人和美国人也向我表示慰问与同情。人在难中所得到的帮助是这样温暖人心。从这些善良人身上,我看到了人类应有的良知和正义感。

我母亲现在被关押在北京大兴县天堂河女子劳教所第7大队,
电话:86-10-60278899 转 5701 或 5819 或 6139,
队长:王兆凤(音),
劳教所副所长:朱晓丽(音)。

北京大兴县女子劳教所(新安劳教所)。邮政编码:102609
总机电话 010-60275858 或 010-60276484 或 010-60277013

美国普度大学学生 孟祥姬